第四十五章 利用

    楚云笙走近了肖放两步,放低了声音道:“请恕奴婢斗胆,请问肖总管,最近是否一直郁结于心,胸闷气乏,夜间还会咳嗽,咳出来的痰里还带着血丝?”

    闻言,刚刚还有一丝不耐的肖放愣了楞,不答反问道:“你又如何知道?”

    楚云笙抬头,迎着他那一双打量的眸子,从容道:“以前肖总管的皮肤应该没有这么白,是最近这一个月才开始的,不但有这些表象,而且经常还头晕体乏,此时正值冬日还好,阳光不多见,若是哪一日放了晴,太阳探出头来,只怕肖总管的身子更虚,不知道奴婢猜的对不对?”

    肖放的一张脸,在楚云笙说这一番话的时候,由最初的疑虑变成了惊讶,最后居然还带着几分惶恐,他上前一步,猛的扣住楚云笙的手腕,用力之大,毫无怜惜可言,他道:“快说,你怎么知道!”

    楚云笙早已经料到他会有这般激烈的反应,她非但不反抗,还将自己的一身内力都掩了下去,垂眸,低声道:“奴婢是云裳宫的医女,柳执素。”

    听她这么说,再看她的神情确实没有半点作假,肖放这才放开她,一脸紧张的盯着她道:“我问过太医院的人,只说我这是身体虚乏所致,听姑娘所言,似乎,另有隐情?”

    见他口中的称呼已经由“你”改成了“姑娘”,明显已经客气了起来,楚云笙抬手一边揉着刚刚被他抓过现在还火辣辣的疼的手腕,一边解释道:“奴婢学医尚浅,也不敢妄加断言……但……如果奴婢不说的话,却又觉得是害了肖总管。”

    见她支支吾吾的,肖放心底的焦急更甚,语气也越发低软了起来:“哎哟,我说柳姑娘,你有话就直说,说错了,我也不怪你。”

    楚云笙闻言,咬了咬牙,做下了决心状:“那请恕奴婢直言,肖总管这症状,跟某一种中毒症状有些类似。”

    “中毒?!”肖放下意识的重复了一遍,经过楚云笙这几次欲言又止,而且对他的症状又说的那么清楚,甚至比他自己都还清楚,他俨然已经相信了楚云笙的判断,当即道:“我怎么会中毒?是什么毒,可以解吗?”

    面对他接连串的发问,楚云笙有些诚惶诚恐道:“还请肖总管让我把把脉,确定一下。”

    说着,肖放很配合的抬起手腕,交给楚云笙诊脉。

    楚云笙做闭目沉思状,良久,才放开了他的手腕,语气里不无担忧道:“也许是奴婢学医不精,若是有误诊,还请肖总管放过奴婢。”

    “你但说无妨。”

    “据奴婢初步诊断,确实是中了某一种慢性的毒,这种毒悄无声息,看起来也跟正常的体乏之症一样,但时间一久,毒素慢慢侵入肺腑,只怕……”

    “只怕是什么?必死无疑?”说到这里的时候,肖放的面色又白了几分,不过这时候的白,却如同蒙上了一层死灰。

    楚云笙低下头,算是默认,她松了肖放的手腕,良久又道:“不过,肖总管,也有可能是小女子误诊,您大可以让太医院的御医们给瞧瞧,他们的医术不会比小女子差到哪里去。”

    不提这还好,提到这里,肖放刚刚如同被蒙上一层死灰的面色,多了几分潮红,那不自然的红润,是因为气氛和恨意所致:“太医院那帮家伙!阳奉阴违,明里是太子殿下的人,实际上,这些年不知道收了三皇子多少好处!”

    后面半句话里的“三皇子”他说的咬牙切齿,那般的恨意,楚云笙听的分明。

    话一出口,肖放就后悔了,他怎么因为一时情绪把持不住,在一个外人面前说这些,也不知道这小医女听进去了没有,他眼观鼻鼻观心的看了一眼楚云笙,见她依然是一副从容淡定的模样,那双如冰雪剔透的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他当即也就放下心来,没有在多想,只是把注意力放到了自己的病情上。

    楚云笙装作什么都没听明白的表情,扬起一张干净的笑脸来,道:“而且,肖总管中毒还不算深,如果相信奴婢的话,奴婢这就回去开几味药方来,您按奴婢的方子来,假以时日,也可以排除毒素。”

    闻言,刚刚还一脸气愤和灰败的肖放,两只眼睛瞬间燃起了两团小火苗,他有些兴奋的道:“好好好,你这就回去开方子,回头我让人去取,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知会一声,在上司局,以后也没人敢拦你。”

    楚云笙闻言,笑着点头,行了礼就转身离去,也没有再多说别的。

    很多事情,急不得。

    在来此之前,她已经做足了肖放的功课,至于关于他的那些症状,也是从云裳宫里跟香月交好的小宫女嘴里套的。

    她本来也是一位是体乏之症状,本来还打算编造一个中毒的借口,唬一唬这个人,却不曾想,给他一把脉,她还真的发现他果然有中毒的症状。所以,她更乐得顺水推舟,把这戏演下去。

    至于,为何要在肖放面前以这样的方式表现自己,也是刚刚那一番试探,她从肖放口里得知,太子和太医院的矛盾由来已久,如今,这个太医院把持在三皇子何容手上。

    那么,被派往云秀宫为姑姑诊病的太医,也应该是三皇子何容的人了,不仅如此,包括云秀宫那些被换上的宫女太监。

    整个云秀宫,都被何容换了自己人——他到底要做什么?

    这不仅是楚云笙最关心的,只怕如今的东宫太子,也会坐立不安了。虽然卫国公主只是他们利用的对象,但到底还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对于这个未婚妻的情况一无所知,若是被人操纵利用,受害的是谁?太子何铭,并不是傻子。

    想通了其中几个重要的关键,楚云笙才这般大胆的在肖放面前表现的自己的医术。

    所以,且不说自己这样会得了肖放的信任,方便以后自己的行事,如果她运气好的话,肖放在太子何铭面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