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利用

    闻言,云晴神情自然的对着楚云笙展颜一笑,道:“让姑娘见笑了,我爹爹是个游走四方的郎中,虽然从小耳濡目染,其实是连皮毛都不算的。←百度搜索→”

    见她这般作答,楚云笙也不好再问什么,在这宫中,谁没有个秘密呢。

    两人相携回了云裳宫,还没到,远远就已经看见了赵王的御辇停在了云裳宫的宫门口。

    这几日,楚云笙还没见过赵王,想必是因为刚刚柔妃这一番肚子疼,惊动了他。

    传说中这位君王薄情寡淡,翻脸比翻书还快,后宫佳丽三千,却从未独宠一人,有些位份不低的妃嫔,有时候也仅仅是因为一点小举动,或是说了他不喜的言辞就会被打入冷宫,甚至丢了性命,传说中的伴君如伴虎,在他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如今,宠爱柔妃,也多半是源于她腹中的胎儿。

    等楚云笙和云晴走到宫门口的时候,才发现,御辇旁边,还站着一人。

    只见他穿着一件明黄色朝服,头束黄金冠,虽然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但那一身高贵和轻狂气质却展露无遗。

    那般刀削一般精致俊美的五官,虽有几分神似何容,但比起何容来,多了几分霸道和冷酷。

    虽然何容的本质上毫无疑问也是霸道冷酷的,但他内敛,恰到好处的将自己一身风华和轻狂甚至野心都收敛了起来,让不知情的外人看来,只觉得谦谦公子,温润如玉,而眼前的这个人,眼角眉梢,无一不流露出志得意满的张扬。

    也无怪乎,他是赵国的皇长子,而且还是嫡出,本就是从出生便被赵王册封为太子的人。

    也是这一次被挟来赵国,要和亲的对象。

    不管这一场阴谋是不是他策划的,都铁定跟他脱不了干系,所以,远远见着他,楚云笙已经从心里生出几分厌恶。

    但即使是心底不喜,却还是要跟着云晴一起,走到他身前行了一个跪拜礼,他倒也没有注意她俩,挥了挥手就打发了她们下去。

    这时候,云裳宫内一片笑语传来,是赵王携着柔妃走了出来,楚云笙只远远看了一眼,暗自记下赵王的模样,便随着云晴和这里所有的宫女太监一起,跪下叩拜行礼。

    六十岁的赵王看起来远不止六十岁,体态龙钟,即使裹着厚厚的狐裘,依然可见其消瘦的风都吹的倒的脆弱,但见精神却是挺好的,跟柔妃一路说说笑笑的走到了御辇前,在看到太子何铭的时候,这才收敛了笑容。

    “父王。”

    他朝何铭点点头,“去御书房说。”

    说罢,一行人令了命令,直接摆驾御书房。等他们都走的远了,柔妃脸上一直挂着的柔和笑意这才散去,她低头,见楚云笙还跟一众宫人跪在地上,忙摆手示意大家起身,又携了楚云笙去了内室,替她把了脉,确定只是因为凉了胃,并没有别的大碍,这才舒了一口气,宫里的御医,她是信不过的,唯有眼前这位娘家人,她还有几分相信。

    楚云笙又劝慰了几句,便下去帮她熬安胎的药,这些事情,她都是亲力亲为,不假于他人之手,而每个宫里的小厨房,恰恰也是整个皇宫里八卦消息最多的地方。

    她正守在炉子前耐心用扇子煎药,几个胆大的宫女已经在灶台前嘀嘀咕咕了。

    “哎,你们听说了没有,刚从云裳宫调来我们宫里的那个香月啊,刚刚在御花园那里跟人嚼舌根说柔妃娘娘这是一女胎,而且阴气重,说自从柔妃娘娘怀胎之后,整个云裳宫都阴气森森的,说这一胎啊,只怕是不祥之兆,会带来祸事的。”

    “她才来咱们云裳宫几天啊,就敢这么议论,这要是柔妃娘娘捉到,是要割舌头的。”

    “岂止是割舌头这么简单,她们议论的这些啊,恰巧被路过的三皇子听到,为了以正宫规,她现在啊,同她那两个交好的宫女太监已经去黄泉嚼舌根了。”

    “啊?就这么处死了?可是我听说她还有一个上司局总管干爹啊,平时看着挺机灵的一个人,又有着这么一个后台,没想到……”

    “怪只怪她自己命不好呗,偏偏被三皇子听到,要知道啊,咱们那位三皇子,看似温润如玉,平易近人,实际上是最铁面不徇私的。”

    ……

    听着她们在讨论自己刚刚撞到的那一幕,楚云笙自己回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只是没有想到何容居然会用这么一个借口。

    简直就是一箭双雕。

    既找了一个看起来没有任何出错的借口解决了那三个人,又顺带给了这后宫中的人一个嚼舌根的一个爆料——柔妃怀的这一胎,不祥。

    也许起初见着是没有什么,但时间长了,在这后宫中传的沸沸扬扬了,人言可畏,到时候,只怕赵王也不会置之不理,当然,这是后话了。

    楚云笙将熬好的药汁倒入玉瓷碗,在经过那几个仍旧在嘀嘀咕咕的小宫女身边的时候,还是笑着提醒了她们一下:“这后宫中隔墙有耳,姐妹们不小心的话,只怕是要步入香月姑娘的后尘,她尚且还有干爹肖总管做依仗都难逃厄运,更何况大家呢?”

    一番话,听的在场的几个小姑娘当即当即吓的闭了嘴,仔细一想,楚云笙说的确实在理,当即又对楚云笙这一番善意的提醒感激起来,对她越发友好起来。

    楚云笙回了房,脑子里一直在想一个人的名字,肖总管。

    不知道全名是什么,等寻了机会,她要找个小宫女问问,打听宫里上司局总管的消息,应该不是什么敏感话题,所以问题不大,不会引来别人的猜忌。

    而她之所以要打听这个人,是因为之前在花园里听到香月说的——若不是她干爹将她调离了云裳宫,她只怕也已经没了。

    这么说来,对于云裳宫的事情,这个肖总管,应该多多少少是知情的。

    打定了主意,楚云笙也就对这个上司局,留意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