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威胁?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楚云笙闻言,慢慢的抬起头来,顺着那道打量的目光看进去。

    面前的人,穿着一身紫色直裰朝服,腰间扎条同色金丝蛛纹带,黑发束起以镶碧鎏金冠固定着,修长的身体挺的笔直,整个人丰神俊朗中又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此刻看向她的目光里带着几分揣度。

    这种情况下,作为一个刚进赵王宫的小医女,楚云笙只需做到慎言慎行就可以了,至于应付何容,她相信,换了一个身份和面孔,他根本就不会将自己同前世的楚云笙联系起来。

    越多的慌乱和掩饰反而会引起他的猜忌。

    所以,楚云笙就这么平静的,不发一言的,看着他。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其实也不过是那么眨眼間的一瞬,但楚云笙却感觉过了一个轮回那般漫长。

    “你叫什么名字?”何容已经错开了与她对视的目光,又往她身前走了一步,待站定,他的目光只是轻飘飘的落在了她的头顶。

    楚云笙低下头来,恭谨道:“回殿下的话,民女柳执素。”

    分明刚刚参拜的时候就告诉过她的名字了,还要来问这一句,楚云笙在心底里翻了一记白眼,面上却未表现分毫。

    何容低下头来,看着伏跪在身下的女子,从他的角度看,只看得见那女子衣领处露在外面的一截白嫩的后颈,他只淡淡的扫了一眼,便转过了身去,“既是为柔妃保胎而来,想必是做好心理准备了,宫中规矩繁多,你可要小心,切莫触犯了宫规,否则,即便你是柔妃的亲戚,也依然难逃责罚。”

    “民女谢殿下提点。”楚云笙拜谢,这时候,萦绕在她鼻息間的那人的幽香终于淡去,她抬起头来,只看到他孤傲冷漠的背影径直离去。

    警告乎?威胁乎?

    她绝对不相信何容会有这么好心的提醒一个小医女注意宫中规矩。只是,因为有了今日这一次会面,下次自己再有什么动作,一旦被他抓了把柄,估计很难过去了。

    楚云笙心地忍不住叹息了一口气,这才跟着云喜站起身子,继续往云裳宫走去。

    去的时候,柔妃刚用过午膳,正在自家宫里的花园里散步消食,见楚云笙去了,忙热络的招呼她,还挽着她的手逛园子,做亲昵状。

    在来之前,楚云笙在心底有过对柔妃容貌以及神态的猜测,但这诸多猜测,都在见到她本人之后,通通被推翻了。

    她曾想,这样一个如今宠冠赵王宫的女子,至少应该梳着雍容的富贵装扮,穿着华丽的宫装,整个人一身高贵浑然天成。

    实则不然,只见她一身鹅黄色未加任何点缀和纹样的纱衫,外间披着一件同色系的织锦皮袄,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肩头,未用一簪一带,整个人如同是从画卷中走出来的秀丽少女,虽不是绝世倾城的美貌,但胜在清新脱俗,于这人人都裹在厚实的冬衣里的后庭之中,便犹如一株不染纤尘的水仙,让人顿生怜爱。

    在见到她的一瞬间,楚云笙就已经明白了为何她会如此深得赵王宠爱。

    对于远从楚国来的这个远方表妹,柔妃面上甚是疼爱,吩咐了宫女在她的云裳宫腾出了一间房,跟她的寝宫距离不过一个院子。楚云笙心里却明白,这是为了方便替她保胎。楚云笙替她把了脉,确定了脉象平稳一切正常,又给她开了一剂保胎的药膳,柔妃对她也发和善了

    柔妃对她越好,则越说明她对这腹中的胎儿看的越重要。但好在柳执素之前跟她的接触机会并不多,所以嘘寒问暖的问题,已经牢记柳执素家谱资料的楚云笙应付起来绰绰有余,聊了一会儿,柔妃有些体乏了,这才由两个贴身宫女扶着回了房歇息。

    看着她离去的芊芊背影,楚云笙很难将她同天杀的一员联系起来。

    那可是天杀,随便找一个出来都是绝顶高手的天杀,而面前的这女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武学高手,这般的演技就已经让她折服。

    在柔妃身边小宫女的带领下,楚云笙回了柔妃指定给自己的房间,这样,就算是暂时住了下来。

    刚刚进宫的这两天,她很是规规矩矩,每日除了三餐时间,都会去柔妃面前请安,并替她把脉,手把手的为她的饮食和穿衣用具把关,别的事情一概不过问。不是她不想行动,不想通过这些宫女太监的口中打听,而是初来乍到,虽然只是一名小小的医女,但在这般敏感时期来到了柔妃身边,她早已经被后宫的各位主子高度关注了,所以这几日,她的一言一行,都有小太监小宫女在暗中观察,就连柔妃身边的贴身宫女,也会对她多留意几分。

    所以,这时候,她绝对不能轻举妄动,虽然心急如焚,但既然已经到了这赵王宫,便急不得,否则,连自己都搭进去了,还怎么救姑姑。

    她咬牙,静下心来,打定主意这几日先取得柔妃信任再做图谋,但并不表示,那些有关姑姑的信息不会传到她耳里。

    这一日,她才从御药房领了几味药膳所需的药材,刚走到御花园前的拐角,就听见身后那掩映在一排梅树后的假山传来一阵嘀嘀咕咕。

    宫里长夜寂寂,难免有些小宫女小太监私下交好,趁着休息的档口八卦些宫里的趣闻,嚼些舌根,这些,她这几日也撞到了不少,当下也不以为意,正要提起步子离开,却冷不丁的听到那正在进行的嘀嘀咕咕里,有“卫国公主”的字样,楚云笙提起的步子瞬间愣在了原地,她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弯下腰,做脚腕疼痛的状,慢慢的揉自己的脚腕。

    实际上,她已经调动了体内的真气,用力将自己的六识发挥到极致,只为听清假山背后议论的什么。

    “月月啊,最近可苦了你了。”

    “可不是嘛,被分去那云秀宫当差,我跟你说啊,这次若不是上司局的肖总管是我干爹,只怕我现在都没有命再见到你们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有这么可怕。”

    “你们是不知道啊,那些跟我一同分配去云秀宫的姐妹们,都接二连三的失踪了,后来换来的宫女们,都是些我从没有见过的面孔,而且,她们啊都跟冰雕一样,平时理都不理人的,还好我有干爹,托侍卫捎信给我,让我装病,然后再找了个借口,把我调了出来,不然的话,我估计也会跟那些失踪了的姐妹一样了。”

    这话说到后面,那女子的声音已经带了几分颤抖,似是想起了极其可怕的事情。

    而楚云笙的心,在听到这里的时候,也一时间,忘了呼吸。

    ps. 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