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再逢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楚云笙跟着柔妃宫里的管事太监先到了内司局去做了登记,这才跟着他往柔妃所住的云裳宫走去。

    一路上,这个叫做云喜的掌事太监没少提点她这宫中的忌讳,楚云笙都一一应下,跟着他转过御花园的时候,远远看着有几个穿着朝服的人在花园中的凉亭下饮茶,其中有一人,长身玉立,一身朱玉风华,在这几个人中尤其扎眼,在看到他的一瞬,楚云笙的心跳险些漏掉了一拍。

    她还没有想到过,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再见着他。

    “云笙,你额际的凌霄花,配你,最是恰当。”

    “云笙,我相信,你不是什么妖孽,你是这时间最澄澈温婉的女子,我要娶你为妻。”

    “云笙,相信我,跟我走。”

    ……

    那些,他说过的话语,言犹在耳,而如今,在这才过了多久,她和他,已经隔了两世人。

    那些过往的片段顷刻间犹如洪水猛兽在脑海里泛滥开来,绕是在来这里之前,她想过很多种可能会偶遇赵国三皇子的片段,想过很多即使擦肩而过也能让自己心平气和的应付过去的场景,然而所有的设想,在见到他的这一瞬,全部都土崩瓦解,对着镜子练习过无数遍的面无表情,镇定自若,统统都荡然无存。←百度搜索→

    楚云笙只感觉到心肝脾胃的血液都在逆流,那是怎样一种恨意和悲愤!

    陈国灭国,与她何干,是不是他一手操办,她并不在意,她恨的是他的利用,他的无情和毒辣。

    他是这世上,除了娘亲之外,第一个对她伸出手来,将她从黑暗的深渊里救赎的人,他救她出了锁妖塔,给了她一片光明,而这短暂的光明,却被他亲手碾碎,对于他来说,自己甚至连踏脚石都不算。

    脚下的步子犹如千斤重再迈不动,耳畔也是一片轰隆声,她分明感觉到走在前面的云喜已经停下步子在催促着她,然而她的神识却无法归位,身子亦是挪动不了分毫。

    正在凉亭里同几位皇子寒暄的何容感觉到了一道异样的目光朝自己打量过来,敏感的他当即转过身来,循着那道目光而去,正正看进楚云笙的眼底。

    那是怎样一双冰雪剔透的眼睛,仿似这世间万物,阴谋诡计都照不进那样一双眸子,仿似一弘清水,可以洗涤这尘世所有的污垢和不堪,他还是一次见到这样的眼睛,想到这里,何容眉头一皱,想起一人,跟面前的这个女子的眼睛倒有几分神似。

    神识游走,已经有些失态的楚云笙在何容的那道凌厉的目光打量过来的一瞬间,当即就恢复了意识,她连忙垂下眼帘,避开了与他目光对视,提着裙裾,迈起小碎步追上云喜,道歉道:“对不住,对不住,我最近一路赶过来身体有点吃不消,刚刚头晕目眩,所以还请云喜公公切莫跟我置气。”

    云喜本来见她那副突然丢了魂魄的样子,也只当是头晕目眩,所以也并未同她计较,当即催促着她赶紧回云裳宫给柔妃请安再回去休息。

    两人一前一后,就要绕过御花园,却在刚转过身子走出没几步,就被人从后面叫住。

    “站住。”

    那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润如玉,饱满的音色里,带着久居上位者的威严,让人下意识的就要服从的停下步子。

    而楚云笙一身的血液在听到这两个字的一瞬间,几乎凝固了。

    身后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衣摆摩擦声,那人渐渐走近,属于他的幽香也渐渐的飘入她的鼻息间,曾经,这味道让她无比心安,而如今,只会让她胃里翻江倒海的作呕。

    不过,这等时候,面上却哪里敢表现出来,在估摸着他走到她身后几尺之外,楚云笙已经收敛好了脸上的表情,跟着云喜一起转过身子,对着那人跪拜了下来。

    “奴才云裳宫云喜,给三皇子殿下请安。”

    云喜似是也没有料到会被这位大人突然叫住,显然有些意外,不过常在后宫中摸爬滚打的掌事太监,哪里会连这点反应都没有,他头也不抬,当即一脸诚恳的解释道:“奴才走这里过,扰了三皇子殿下的雅兴,还请殿下恕罪,奴才愚笨,刚刚走到近前,才看到三皇子殿下在,想要上前参拜,却又怕奴才微贱触了三皇子殿下的霉头,所以这才想悄无声息的从一边退下去。”

    皇宫里,同主子们除非正面迎上,磕头跪拜,一般时候,宫女太监们见到主子们在,都会远远的避开,今日云喜这般做法也确实没有半分不妥。

    而且,不知道这位殿下能记得他这个小奴才几分,但他到底是如今宫里最得宠的柔妃身边的红人,所以,见过这么多次照面,他应该也有几分印象,并不会为难自己,可是怎的突然叫住了他们?

    云喜心里泛起了嘀咕,说了那一番话之后,才发现头顶上方久久都没有传来三皇子何容的声音,他壮着胆子抬起一点点头来,用眼角的余光瞥去,就见身前站着的那个长身如玉的人此时正怀着几分打量的目光看着跪在他面前的楚云笙身上。

    原来是这小医女引起了三皇子的关注。

    也难怪,宫里突然多了一个外人,又在这般敏感的时期,难免上头的人会关注几分。

    想到这里,云喜才在心底轻轻的吁了一口气,同时他扯了扯楚云笙的袖摆。

    楚云笙这才动了动身子,尽量用自己的语气平静且镇定道:“民女柳执素,见过三皇子殿下。”

    “民女?”何容面上表情未变,只是那眸光淡淡的扫了一眼云喜,吓的后者当即开口解释道:“这位姑娘是柔妃娘娘在楚国的远房表妹,此次听闻柔妃娘娘怀有身孕,特来探望,奴才这正要领着她去云裳宫请安呢。”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明显的感觉到刚刚还笼罩在自己头顶的凌厉目光柔和了下来,她正欲松一口气,却听他道:“抬起头来。”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