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身份

    季昭然好看的眉梢微微一动,露出一抹笑意,他将头往床枢上靠了靠,换了一个更加舒适的姿势,这才道:“难道姑娘内心,不是希望我放他们一马?”

    闻言,楚云笙哑然。

    确实。

    虽然这人想方设法暗害自己,想从这里获取有关秦令的消息,但她想起上一世,见到的他,并未如同其他人一样,对自己有过轻视,而且骨子里,他们还是有一脉血缘关系。

    所以,这一次她并不想置他于死地。

    也只是这一次,心底暗自告诉自己,也算是把这点可能并不存在的亲情还了他。

    她心里这么想,但却还没有说出来,不料季昭然早已看了去。再也不好问什么,楚云笙别过了脸去。

    被楚云廷这事儿一折腾,已经是深夜了,而且睡意全无,楚云笙干脆抽了一张被子,铺在了地上,双腿盘膝,开始凝神运功起来。一路将四肢百骸的真气调度起来,在丹田处运转,越转越浑厚,体内的余毒已清,现在她每日的打坐练功,几乎可以说是一日千里。

    在运转了两个小周天之后,她只感觉到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是通透的,一身清爽,睁开眼帘,眉目澄澈,这是又精进了一个境界。

    “想不到你人虽然傻了点,天赋倒是不错。”

    玉石抨击的声音自头顶上方传来,说出来的话,却并不如这音色中听。

    楚云笙拂袖起身,瞪了一眼好整以暇依靠在床头的季昭然,不以为意道:“我只是没有阅历,所以遇到很多事情难免慌乱,虽然看着像是给自己找借口找台阶,但你且看着,我会变得强大起来。”

    说这番仿似宣誓一般的话的时候,季昭然的目光一直望着楚云笙,见她那双如同冰雪晶莹剔透的眸子里,写满了认真和执著,这个身形瘦弱的小姑娘,脸上还带着稚嫩,然而这句话,却带着无比的坚定和让人不敢轻视的光芒。

    以至于,多少年以后,他回想起来,那时候的小小少女,那时候她那一句让他都不由得露出赞赏的话。

    你且看着,我会变得强大起来。

    *********

    在这赵国边城的镇上之后,再没有见到过楚云廷的动作,不知道是因为被季昭然震慑了不敢再贸然动手,还是就此打住,不再来找楚云笙的麻烦,总之,从这里出发一直到赵国都城,一路都十分顺利。

    那个车夫老伯一路将他们送到了赵王都便没了踪影,甚至连路费都还没有问楚云笙收取,正当楚云笙为此啧啧称奇的时候,季昭然的一句话,才让她恍然。

    人家那是他天杀的人,而且人家也并非仅仅是个车夫,人家那一手三千繁华剑,在整个天下,几乎是人人谈之色变。是楚国排名第一的剑客。

    听到这一点,想起一路的点点滴滴,楚云笙真忍不住骂自己是猪脑子,居然真的是一点都没看出来,她一直被车夫年迈的外表所蒙蔽……

    真是大意!

    不过,仅凭这一点,天杀的实力也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样的一等一的高手,居然心甘情愿的听从季昭然的差遣,做车夫,那么他在天杀的地位也可想而知。

    楚云笙没有问过,她现在的全部心思都放到了姑姑身上。

    一踏入赵国都城,一城的繁华倒没有让她惊讶,让她有些意外的是这里街道宽阔整齐,行人匆匆,繁华固然繁华,但是却少了几分喧嚣和热闹,一问季昭然才知道,赵国以法家治国,律法极其严苛,尤其是在王都的百姓,每行一步说一句话都要前后思量了再说再做,否则,一句不谨慎的话出口,不但害了自己卿卿性命,还会累及自己的亲朋近邻。

    往日陈国皇族虽然**骄奢,但对百姓却还算是厚待,而如今,陈国覆灭成了赵国附属,对那些百姓而言,却并不见得是好事。且不说赋税加重,便是死在这严苛的律法下的,也已经不知有多少冤魂了。

    这些,都是这一路从陈国出来到赵国王都,楚云笙耳濡目染的。

    还有听的最多的,是关于姑姑的,老百姓的街头巷议,有说好的,有说歹的,有诋毁的,有赞美的,各种声音都有。

    最初她还会愤怒,会激动,会有情绪波动,后来慢慢的,也就懂得了跟这些人计较并不会有什么实际效果,也就懒得去搭理了。

    赵王宫的地形图包括地下暗道,早在那夜的小客栈,季昭然就已经画给了她,而她记性也很好,已经暗自记下,如今最主要的是要先见到姑姑,确定她的安全,并知晓事情的来龙去脉,这样才能施展营救。

    而赵国对外宣称姑姑暂时客居在云秀宫待嫁,她要如何混进宫去,这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不过,这一个困扰了楚云笙一路的问题,在进了赵王都,被季昭然一路带着前往楚国在赵王都的驿馆并看到他拿出的面具之后,楚云笙也才终于放下心来。

    季昭然给她的,是一个女子的面具,并伴有一份详细的,这女子的背景资料。

    楚云笙将面具先放在一边,摊开那背景资料一看,一排小字映入眼帘:柳执素,楚国御医院院首柳行云之女,擅医术,承其父之衣钵,在楚国王宫中专为妃嫔命妇诊治……

    还没看完,楚云笙忍不住又抬眸打量了一番已经戴好面具改头换面的季昭然,还是问了出来:“阁下是谁,能有这般本事?”

    楚国宫廷御用医女的身份,岂能是轻易可要造假的?更何况,此时楚云笙跟他两个人还堂而皇之的坐在楚国设在赵国王都的驿馆里,四面都是楚国的护卫。

    此时的季昭然已经换成了一副清俊儒雅的少年模样,虽然也英俊,但比起他本来面貌来,已经差了不止多少层次。

    他抬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优雅的饮下,不急不忙道:“我啊,我是楚国这次前来赵国贺寿的使臣,纪云,姑娘可要记好了。”

    不知道他是没听明白呢,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跟自己打马虎眼,但既然他不想说,楚云笙也就放弃了追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