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轻薄

    “阁下什么意思?”楚云笙挑眉,语气里也带了几分毫不掩饰的恼意。

    季昭然摆了摆手,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淡淡的笑道:“没什么意思,姑娘你只定了两间房,而我又不可能与那车夫一间房,所以,自然是要委屈一下,睡在这里了,难道有什么不妥吗?”

    怎么会没有不妥,哪里都不妥好吗?

    楚云笙瞪了他一眼,立即拒绝道:“孤男寡女,怎么都不妥,再说,阁下身份尊贵,铁定不会因为一间房费都付不起要在我这里凑合。”

    “哦?”季昭然意味深长的看了楚云笙一眼,嘴角已经挂上了一抹浅浅的笑意:“可是,如今,是我在做你的买卖,按道理不是姑娘管我的吃住行吗?哪有我自己上杆子掏腰包的道理,再说,我们同房,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之前都不见得有如何不妥,莫非姑娘你是……”

    后面的话,季昭然还没有说完,就见楚云笙已经气鼓鼓的从铜镜前起身,坐到了他面前的椅子上,定定的看着他,十分认真道:“那个不算,那是因为之前你是阿呆,而且,什么同房,只是在红袖招我睡在了你房间的隔间里罢了。”

    “但,那人不是阿呆,就是我,而所谓隔间,依然是一间房,姑娘又何必做无谓争辩呢。”看到楚云笙脸颊上浮现出的那一抹不自然的红晕,以及她气鼓鼓的神情,季昭然忍不住再气上她一气。

    楚云笙看到面前这人,刚刚在铜镜面前练习了那么久的喜怒不形于色,心底默念了那么久的要有城府要沉得住气,全部都被抛到了脑后,此刻,她只想把这人一把扔了出去。

    但是,虽然还没见过他出手,但见他平素吞吐之间的气息以及走路时轻盈的步伐,隐约也可猜到他的身手绝对不凡,自己毒素刚清,功夫还没有恢复,根本就不是对手,所以,她只能先忍了。

    换股了四下,这里不比红袖招,有给护卫睡觉的隔间,整间屋子就一张床,而看这人一身尊贵优雅的做派,也肯定不会在地上打地铺的,楚云笙只得叹了一口气,默默地走到床边,打算拿床被子自己在地上打地铺凑合一夜。

    然而,就在她抬起的手刚刚触碰到床上的被角,刚刚还慵懒的坐在桌前的季昭然突然动了。

    他身形快如闪电,不等楚云笙反应过来,他整个人已经掠至床边抬手点了楚云笙身上的几处穴道,让她动弹不得的同时,他已经拦腰抱了她两人一起翻滚到了床榻上。

    上一刻还打算拿起被子打地铺的楚云笙万万没有料到季昭然会有如此突然的动作,下一瞬,她整个人都被他抱在怀里,周身都被包裹在冷冽的梅香之中,在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不等她看清周围,季昭然已经弹出一指劲风,熄灭了烛光。

    浑身上下使不出力,四肢不能动弹,楚云笙的眸子恰巧对上他的,她张口就要发作,却发现哑穴也被点了,尽管她用内力试图冲破穴道,却发现是徒劳。

    这人的手法,快,准,刁钻。

    黑暗里,这人的一双眸子熠熠生辉,对上楚云笙那双写满了恼意的眸子,他灿然一笑,抬起指尖放至樱色的唇畔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楚云笙稍安勿躁。

    虽然才揭穿他身份不久,但这些日子他以阿呆的身份跟她的相处都还算融洽,而且并无伤害她半分的意思,所以楚云笙对他才没有那么戒备,所以才冷不丁的被他这么钳制了。

    冷静下来,心里也知道他并非登徒浪子,此时这么突然的举动定然有他的道理,只是心里仍旧有些气恼,到底她是个女孩子啊,怎么能就这么随随便便给他搂搂抱抱。

    不过,再看到他的手势之后,楚云笙彻底冷静了,一颗心也跟着安静了下来,虽然被点了穴道,耳朵却竖了起来,展开六识去感知这周围的情形。

    这一冷静,立即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了。

    沙沙沙。

    很细碎很小的声音,在窗户边响起。似是有人用利刃轻轻的撬着窗户,又似是鞋尖轻轻的在地面摩擦所发出的声音。

    楚云笙心底警铃大作,抬眸看向季昭然,但见他神色无虞,脸上依然挂着气定神闲的浅笑,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就在她松了这口气的瞬间,她才发现,身上的穴道已经被他不知道何时解了开。

    季昭然睡在外面,楚云笙被他圈固在里面,虽然穴道被解,但已经了解了此时情况有异,她也再不敢擅动。

    但见他对自己眨了眨眼睛,楚云笙尚且还没领悟到那晶亮的眸光里的含义,随即,便是一阵天旋地转,她被他抱着,无声的翻了个身。

    若不是她定力算好,而且已经有所戒备,差一点就要惊呼出声。

    待这个身子转过来,成了她在床外,面朝着外面,而他在她身后,那双修长如玉的手,依然揽在她的腰际,有些滚烫,有些痒,楚云笙下意识就要去拨开,但这时候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在见到紧闭的窗户纸被人挑破的一个小窟窿,以及从那小窟窿上伸进来的一截冒着袅袅烟雾的竹筒的时候,她瞬间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了,也就全然忘记了还停留在她腰际的那双手。

    虽然功夫还没有全部恢复,但是屏息一时半刻也并非难事,在见到那烟雾的一刹那,她就已经屏住了呼吸。

    身后的季昭然自然不用她提醒。

    只是她不知道他打算如何应对,是静观其变,坐等背后之人现身,还是等下趁其不备先逃出去,再做打算。

    这才在赵国边境,而她也记得自己并没有同什么人结下仇结下怨,如果有人要对付她,那么目的也应该只有一个,秦令。

    可是,在山谷了多久,秦云锦就消失了多久,她的行踪,是没有几个人知道的。

    如果让她猜测,她也只能想到一个人。

    才在红袖招别过不久的陈国四皇子,楚云廷。

    在黑暗中,凭借着敏锐的洞察力,看着窗台上自那个竹筒里不时冒进来的烟雾,楚云笙的眸子也一寸寸的冷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