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挫败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只见他保持着慵懒的姿势未动,脸上依然挂着一抹浅笑,只是眸光里,并未见有几分亲切,“既然是姑娘说的,我自然是信的。”

    “既然如此,那阁下以后就直接叫我云笙好了,不用姑娘前姑娘后的叫了,”楚云笙瞪了他一眼,补充道:“妓院里的妈妈叫手下的丫头也是姑娘来姑娘去的。”

    闻言,那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刚刚眼底里还带着的几分疏离也瞬间没有了踪影,他点头:“好,云笙。”

    自动无视他眸子深处的打趣意味,楚云笙接着问道:“那你既然是天杀的人,消息也应该很灵通罢?可知道公主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那你要先告诉我,你跟卫国公主,萧宜君,到底什么关系?”

    说这句话的时候,季昭然已经收敛了几分玩味的表情,他的目光落在楚云笙的脸颊上,脑海里浮现出属下递上来的关于陈国大将军之女的画像以及一些细节,可是越想,这两者之间不能重叠的地方越多。

    楚云笙也不避让,迎着他打探的眸子,直截了当的说:“一位故人。←百度搜索→”

    在陈国锁妖塔前,他是见过自己为了姑姑奋不顾身的,所以说些其他的说辞,也不好糊弄过去,干脆不否定,不承认,就跟他说起自己的身份一样,让他猜去吧。

    反正,她是打定了主意,不会告诉他,也不能告诉他。

    且不说告诉他了他会不会信,这一世,她的复仇之路需要面对的困境还有很多,关于她身份这般重要的事情,她不能随便告诉一个还不够信任的人。

    似是已经料到她会做出这般反应,季昭然脸上神情未变,他拿过一根还未动过的筷子,沾了粗瓷酒盏里剩下的酒,在桌子上一边画着,一边解释道:“卫国公主已经被送到了赵国王都,如今以和亲公主的身份暂居云秀宫,婚期定在二月初八,只待下个月赵王六十大寿一过,就要为她和太子操办婚事,只怕到时候想要脱离赵王宫更是难上加难,所以,这次赵王大寿,宴请各国来使,就是一个不容错过的好机会。”

    楚云笙认真的看着他沾着酒的筷子,犹如游龙走笔一般,在桌上画着赵国王宫的分布图,心惊他到底是有多强大的消息渠道,就连赵国王宫里,那些暗道的分布都了如指掌。

    这个人,简直深不可测。

    而正是因为这样,他的所图,才让她觉得不安和害怕。

    季昭然没有看楚云笙的表情,自然也没有想到她这一刻的心情和想法,自顾自的继续道:“即使救出了萧宜君,只怕卫国的形势也不容乐观。”

    “什么意思?”楚云笙一惊,但旋即,自己也想明白了,为何姑姑会突然颁布诏书答应和亲来赵国,以她对姑姑的了解,她是绝对不会做出这一步的,且不说赵国刚同陈国交战结束不久,亟需休养生息,短时间内,不宜再同卫国树敌,现在的和亲基本没有什么必要,单单就说留小舅舅一个人主持卫国大局这一点,姑姑也不会这么做。

    她是被人胁迫了,还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这才是楚云笙最担心的,如今听季昭然的意思,似是他知晓各种内情?她从知道消息之后一路提着的一颗心,这时候恨不得跳出嗓子眼来,眼巴巴的看着季昭然,等着他的下文。

    他只看了她一眼,便垂下眼帘来,似是叹息似是呢喃道:“这两个月,我也是在楚国跟陈国之间奔波,所以,对于各中细节知道的并不清楚,天杀的情报网,还没有呈递最新的讯息给我,这些,也只是我的猜测,虽然从未同这位公主打过交道,但见她从政的手腕来看,是决计不会做出这个决定的,所以……我想,一定是受人胁迫,而既然她人已经被带到了赵国都城,那么卫国的情况,只怕是更糟糕了。”

    楚云笙听完之后,默然了。

    虽然这些都印证了自己之前心底的猜测,她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但真的被人挑破了说出来,依然让她有些接受不了,心底有些堵,难受的紧。

    之前有很多想问的,想说的,此时也已然没有了兴致,楚云笙同季昭然又说了两句不相关的话,就匆匆告别回了房。

    以前还觉得,重生之后,自己坚强了,强大了,现在才发现,自己依然脆弱到不堪一击,但凡是遇到自己关心的亲人的问题,她的脑子就是一片浆糊,自己的情绪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

    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匡仑报仇,能不能在这乱世中生存都是一个问题!

    那一夜,楚云笙回了房,并没有睡下,而是在反思自己。她对着铜镜,用手捏着自己的脸颊,一遍一遍的练习笑容。如何笑的滴水不漏,如何笑的温文儒雅让人看不见眼底的情绪。

    上一世的她见过的人,接触过的场面,寥寥无几,即使有了秦云锦的记忆,但是真的到了自己面对的时候,她依然做不到应付自如。

    就比如,应对季昭然,她在他面前,就像是一个演技拙劣的孩子,一举一动都被他看穿了去。

    这还没走出复仇的第一步,这样的自己,她已经能遇见失败的将来。

    就这样,她对着镜子,折腾着自己的面部表情,一直到脸上肌肉僵硬开始抽筋,再动不了,她这才放过自己,回过神来一看,夜色已深,一灯如豆,昏暗的房间里,何时坐了一个风姿如玉的人?

    那人以手支颖,眼睛微微蹙起,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双格外晶亮的眸子里的光亮,胜过日月繁星。

    虽然相处的这些日子,已经习惯了阿呆突然出现在她的房间,但是前提是,那是阿呆,即使已经换做了眼前的这人,但楚云笙的意识里,那也是自我封闭的少年阿呆。

    而如今,他的身份已经被挑明,再这般出现在自己房间,这让楚云笙如何不被吓了一跳。

    惊吓之余,便是气恼。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