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轻佻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她想起来,他虽然是天杀的人,却未必会涉足朝堂,未必对这天下局势有兴趣,人心难测,并非每个人都贪恋权势,并非每个人的目的都是重兵在握权倾天下。

    对眼前这人几乎一无所知,她确实没有足够的把握,秦令能让这人心动。

    但若是秦令都不行的话,楚云笙再想不到其他的能同这人交易的东西了。

    心里紧张极了,面上却还强自装着镇定,只是她天生不是演技派,这般强壮着镇定的模样全部被这男子看在眼里,他突然随手抛了手中的粗瓷酒盏,在楚云笙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倾身到她面前,抬手勾起了她下巴,另外一只手在楚云笙准备抬手还击之前将她的手腕锁到了他的掌中。

    楚云笙整个人几乎被困在了他怀里,下巴被他有些霸道的勾起,那般动作虽然轻佻,但见他此时的眸子里却无半点猥琐,那双囊括浩瀚星海的眸子里,除了让人窒息的魅惑,还是魅惑。

    冷不丁的被人贴的这么近,这般暧昧,楚云笙当即就要发作,但苦于手腕被他扣着,下巴被他勾着,自己在内力上不是他对手,体力上更是挣扎不过,楚云笙只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看他到底要做什么。

    “我只要姑娘一样东西。”

    随着他靠近,那清冷的梅香越发浓郁了几分,楚云笙这时候才想起来,为何在出山谷的时候,他会摘下那一枝梅香让自己拿着。

    是为了掩盖他身上的这一缕梅香。

    跟阿呆相处久了,她自然知道,阿呆身上散发的是淡淡的如同青荇般的清香,而这人仿似自带一缕梅香,在山谷初见,自己当时因为窘迫,根本就没有在意这些,后来两人同乘一辆马车,也因着他所摘的那一枝梅香,所以掩盖了下去。

    这人真是好缜密的心思。

    十分不喜欢被人这么胁迫着对视,但自己现在完全处于被动,处于劣势,迫于无奈,楚云笙只得扬眸,淡淡道:“什么东西?”

    似是很满意楚云笙这般反应,那男子嘴角上扬,露出一抹笑意,一瞬间,只让人觉得隔间里似是被人用夜明珠照亮,又夺目光华了几分。

    虽然,他只穿着普通的长衫,但一身高贵雍容的王者气息,却无处不在。

    那璀璨的眸光,一瞬间,只让人想到高山之上,绝顶之巅上的雪狐。

    至美,至妖,至高贵。

    仿似只一瞬间就能将人的魂魄给吸了去。

    楚云笙下意识的深吸了一口气,才让自己保持灵台清明。她认真的看着他的眸子,不愿意错过里面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

    “姑娘应下便可,而且……”

    说到这里,他又靠近了楚云笙几分,冷冽的梅香喷洒在楚云笙面上,他凑近楚云笙的耳际,几乎是咬着楚云笙的耳垂说的:“难道,你觉得,你现在除了应下,还有别的选择吗?”

    因为他的靠近,楚云笙已经僵硬成石雕的身子下意识的一怔,一颗冰冷的心在这一刻,蓦地抽痛了一下。

    打蛇打七寸。

    这人知道,在什么情况下,说什么话能切中要害让她瞬间缴械投降。

    她确实没有别的选择,对于她来说,算是比较重要秦令跟比起救姑姑来说,都不值一提,更何况其他,反正她身无长物,无所谓,只是不知道这人到底所图她什么。

    这买卖,怎么看,自己都不吃亏,而且她没有退路,再纠结倒显得矫情了,楚云笙当即咬牙,郑重道:“好。”

    看着她应下,这男子才松了手,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随着他放开了她,楚云笙周身被包裹的梅香这才淡去,而那种令人窒息的压迫也才终于散去,她终于得意舒了一口气。

    深呼吸了一口,楚云笙看着没事儿人似得,拿了她面前的酒盏,自己倒了一杯,优雅饮下的男子,忍不住出声问道:“为何你没有中毒?”

    之前没有戳破他身份之前,楚云笙在他的酒里下了蒙汗药的,她是亲眼看了他全部饮下,这才跟放心他摊牌,否则她也不敢贸然行事,毕竟这人的内力深不可测,她不是对手。可是刚刚压制着她的他,分明没有一丁点中蒙汗药的迹象。

    “这点伎俩对我来说,算不得什么。”说着,他还当着楚云笙的面,带着几分得意似得,将那加了蒙汗药的酒又饮了一杯。

    楚云笙忍不住转过脸来,翻了一记白眼,却不曾想,正好被他捕捉个正着。她面上有些挂不住,连忙岔开话题:“既然现在已经达成协议,站成同盟,那阁下是否可以也表现出一点诚意?”

    闻言,那双好看的眉,稍稍扬起,又是一抹惊心动魄的美色,他道:“好,你问。”

    终于得了发问的机会,楚云笙坐直了身子,认真的看着他,挑眉道:“你是谁?”

    那男子看着她,也认真的回答:“天杀,季昭然。”

    楚云笙的一口老血梗在喉头,差点给喷了出来。

    看着他认真的表情,跟她这问题差了十万八千里的答案,楚云笙有些气结。

    她是问他的名字他的身份,而他的这个回答也太字面了。

    天杀,季昭然,是个什么鬼。

    除了知道他一个称呼之外,别的多一点的信息都没透露出来。

    第一个问题就碰了壁,楚云笙有些郁卒的不知道该如何问下去。

    而她还没问,悠然高雅的坐着的季昭然挑眉,先问她来,“那么姑娘,你到底是阿笙,还是秦云锦?”

    他记得,在陈国遇到她的时候,她说过自己叫阿笙,当时看她的神情,并没有作假,那么阿笙到底是她小名乳名,还说她其实……并不是秦云锦,关于她的身份,他十分好奇。

    既然秦令他不感兴趣,楚云笙也不隐瞒,淡淡道:“如果,我说,我叫楚云笙,跟秦云锦并没有关系,你信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眉弯扬起,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眸光深处,却没有放过季昭然的任何一点表情细节。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