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交涉

    他是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他穿着跟阿呆一样的青衣,带着阿呆的面具,一样的一言不发,这换做是谁也要以先入为主的意识认为他就是阿呆,到头来,却还不肯承认是他的欺瞒,而怪她自己一厢情愿的认错了人!

    这人!

    真是可恶。

    虽然,从一开始,也怪她自己大意,对阿呆太过信任,信任到根本就没有想过这面具下早已换了一具灵魂。但他这样一直默认不否定,顶着阿呆的身份本身就是一种欺瞒。

    楚云笙深吸了一口气,事到如今,跟他在这里争论孰是孰非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楚云笙冷静了下来,再抬眸看向那男子,眸子里已经是一片澄澈,“阁下跟在我身边,有何目的?我不相信仅仅是因为受了我师父的嘱托要保护我那么简单。那日,在红袖招,我看到过二元手下所带的那些天杀成员杀手,确实个顶个的都是高手,而这些人中,随便拎出来一个,保护我,都是绰绰有余,又怎么会劳烦到阁下呢?”

    虽然不知道这人在天杀是什么身份,但肯定是不低的,但凭那一日二元看向他眸子里的敬畏,楚云笙也可以肯定这一点,再加上他本人这一身难掩的风华。

    这样的人,冒名顶替在自己身边,只是为了达成师傅的嘱托?楚云笙自然是不信的。

    可是,这些日子,他也确实没有做出伤害自己的举动。

    所以,她才看不清这人的面目,看不清他的目的。

    否则,刚刚下在那酒盏里的,就不会只是蒙汗药那么简单了。

    那男子眸光淡淡的扫过楚云笙,漆黑的瞳仁里,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他道:“我只是跟你师傅达成了一笔交易,去琉璃谷只为取回他应允的药莲,既被你误认做了别人,也就顺势用这样的身份下去,倒没有别的意思,只是顺便,只是顺路。”

    琉璃谷是师傅他们隐居的那处山谷的名字,而药莲,楚云笙却不曾听师傅提及过,但既然在同天杀交易,想来也应该不是凡品。

    “只是顺便,只是顺路?”楚云笙重复了一遍,目光没有离开那人的眸子:“那阁下的意思是,你也要去赵国都城?”

    男子垂眸,算是应了。

    看着他如此疏离淡漠的神情,围绕在楚云笙心头的诸多疑问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她本来就不擅长与人交际,遇到眼前这人,就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看到她几次欲言又止的模样,那男子那一双好看的眉峰扬起,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道:“你是还放心不下那个阿呆还有你的师傅,也担心此刻身在赵王都的卫国公主的安全,而且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信我?”

    没有想到,自己心中所想,被这人猜的一字不漏,楚云笙也不否认,点头道:“我该怎么信你?”

    单凭师傅的三个字,她很难做到全部信任天杀。

    那男子收敛了一直慵懒的坐姿,抬手拿过桌上的酒盏,顺势给自己倒了一杯,不答,反问道:“那你觉得,现在,你除了信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这一句话,堪堪的问到了楚云笙的心坎上。

    如今,她在这世上,除了姑姑,举目无亲,认识的人,也只有师傅春晓,没有一点实力更没有什么根基,即使如今这般心急火燎的赶去赵国,她也很清楚的知道,单凭一己之力,能做的几乎是蚍蜉撼大树。

    在去赵王都的这一路,她都在盘算着,该如何应对,该如何绸缪,但现实却是如此残酷。

    将这句话听了进去,楚云笙的目光随着这男子手中的粗瓷杯盏几经摇晃,最后落回他的眸光里,已经恢复了镇定,她道:“诚如阁下所言,我没有别的办法,但如今,我既已知道阁下是天杀的人,天杀打开门做天下人的生意,那么,可有兴趣跟我这笔生意。”

    “搭救卫国公主萧宜君?”

    “正是。”

    “代价呢?”男子的目光落到手中的粗瓷酒盏中,那般优雅的姿态和神情,仿似那并不是劣质粗瓷,而是水晶夜光杯,里面盛着的也不是廉价的烧酒,而是琼浆玉液。,“要知道,你师傅拿出毕生心血所培育的药莲,也不过是能换的我们派人护你和那个呆子周全,而你,又凭什么有这么大的口气觉得,自己能付的起这代价?”

    心里在嘀咕,那药莲果然不是凡品,同时内心深处也不免被人细心妥帖的呵护而一寸寸温暖起来,表面上,楚云笙却镇定的,迎着那人的眸子,笃定道:“如果,我说秦令呢?”

    闻言,果然见到那男子的眸光里有一丝异样的光彩,一闪而过。

    心底暗忖,赌对了,面上,楚云笙继续道:“如果,我猜的不错,阁下就是那一日在陈国,安平侯之子,陈言之府上搭救过我的人。”

    虽然当时他带着陈言之的面具,而且刻意掩盖了一身尊贵的气质,但声音却是没有变的,在听到他说第一个字的时候,楚云笙就将记忆中,那个人的影子和眼前这人重叠起来。

    如果是其它人,不知道她的身份,她还要在解释自己是秦国大将军之女的事情上解释半天,但正因为是他,见到过陈言之为了秦令逼迫过自己的模样,在红袖招,见过陈国四皇子对自己是秦云锦的指正,所以,这时候,她说自己是秦云锦,并且用秦令作为交换的代价,相信这人不会不相信。

    至于秦令对这天下权贵的诱惑……不用细想也知道,更何况,这人还是天杀的人,虽然自己也想不起秦令具体去了何处,但只要过了眼前这关,让这人相信了自己,成功救出姑姑,以后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本以为这个绝对诱惑的交易能打动这人,却不曾想,他只是轻晃了一下酒盏,扑哧一笑道:“姑娘凭什么觉得,秦令在我这里比那药莲重要?”

    闻言,楚云笙一怔,一颗心也随着一点一点,沉入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