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挑明

    车夫老者已经早早的吃了饭回了房休息,这时候的小隔间里,只有楚云笙和阿呆两个人。

    阿呆带着面具,面具下的表情如同他那双浩如星海的眸子一般,让人猜不透。

    楚云笙给自己和他分别倒了一杯酒,又把刚刚托店小二买来的桂花糕推到了阿呆面前,柔声道:“取下面具吧。”

    外面寒风呼啸而过,不时地拍打着紧闭的窗台,房内燃着的火盆烧的正旺,夹杂在一阵阵木炭燃烧着的气味里,有一缕淡淡的梅香,轻轻一嗅,沁入肺腑。

    阿呆本是静静的坐在桌前,听到楚云笙这句话,也没有推辞,很随意的揭下了那张桃木面具。

    随着那张面具被揭下,仿似整个房间的光线都明亮了几分,又是那张动人心魄的绝美面容,楚云笙的目光只是轻轻掠过,便顺着他放下面具的动作,落到了桌子上,那张桃木面具上。

    刚刚烫的酒还散发着袅袅酒香,楚云笙不会饮酒,但还是把酒盏放到了唇畔,象征性的轻抿了一小口,看着阿呆面前放着的那块桂花糕,笑道:“在山谷里,你不是每次都要抢师傅的酒喝吗?怎的今日不饮了?这酒,嗯,还不错的。”

    烈酒入喉,有些辣,有些呛,楚云笙的一张小脸被憋的通红,却还是努力的咽了下去。

    闻言,阿呆抬眸,看向楚云笙,漆黑如墨的瞳仁里有一抹楚云笙看不懂的深邃,他抬手拿起面前的酒盏,水蓝色长衫的袖摆便在空中划出一抹优雅的弧度,那粗瓷杯子停在他樱色的唇畔,没有立即饮下,只见他停了下来,楚云笙的眸色未变,看到他停下手中动作没有继续饮下,以为他会拒绝,她那颗提着的心也跟着紧绷了一下,却在下一瞬,只见他好看的唇角微微勾起,扬起了一抹摄人心魄的笑意,不等楚云笙想那笑意的含义,他已经抬手一扬,一杯烈酒,已经被他一饮而尽。

    楚云笙的目光落在他放下的,已经见了底的粗瓷酒杯上,终于开口道:“我们已经到了赵国边境了,不出两日,就可到达赵王都。”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已经抬眸看着阿呆,目光望进他的眸子深处,不愿意错过他眸子里的一丝一毫的情绪变化,她一字一句,慢慢道:“所以,你还要继续扮演阿呆吗?”

    闻言,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里,绽放出了一抹笑意,似是释然,似是欣赏,似是单纯的好笑,但却并无半点意料之外的慌乱或是被人识破的窘迫和不安。

    只见,他抬手,懒懒的依靠在桌子上,找了个舒服的坐姿,以手掌支着精致如玉的下巴,抬眸看着楚云笙道:“果然。”

    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音色如流水击玉石,清明婉阳,如他的容颜一般,带着打动人心的魅惑。而楚云笙此时却无暇欣赏和赞美他的声音。

    果然什么?

    果然是被她识破了?

    还是说,他已经猜到了楚云笙已经识破了他的身份,果然如他所料,自己在这酒里下了毒?

    可是,若是后者,他刚刚为何还将那一杯酒一饮而尽?

    楚云笙心下一咯噔,不知道他所指的到底是哪一个,但却不愿意同他卖关子,因为此时,除了对他的目的感到不安之外,她还担心真正的阿呆去了哪里。

    这桃木面具是阿呆的。

    似是看穿了楚云笙心头所想,所急,那男子好看的眉梢稍稍扬起,不急不忙道:“受你师傅所托,他已经被我们保护了起来。”

    “你们?”楚云笙轻吐了一口气,将心底里那个猜测说了出来:“所以,你也是天杀的人?”

    男子挑眉,有些戏谑道:“那姑娘以为,我是谁的人?”

    心底里叹息了一口气,楚云笙下意识的咬了咬唇瓣,有些不解道:“既然是天杀的人,受了我师父所托,那为何要对我隐瞒,而且还要冒充阿呆的身份,若是我没有察觉,你是否还要一路欺瞒过去呢?要说你这么做没有目的,我是不信的。”

    若不是之前在红袖招,那一夜,在抬手揭去他的面具,看到他的容颜以及一身的气场,再注意到他身上的衣着,还有当时二元不经意看到他的目光里带着敬畏和请示,楚云笙根本就不会怀疑到他的身份上来。

    因为有了怀疑,所以才会细想,这一细想,直接让她当时就出了一身的冷汗。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身边的阿呆有了一些不一样的变化呢?

    是那清清冷冷淡漠的眸子里,多了几分深邃开始?

    还是什么时候他已经换掉从来不肯有任何其他颜色掺杂的青衣?

    亦或是更早的时候,在出山谷的时候,他主动为她从那一株盛开的梅树下摘下的那一枝梅香?

    还是自师傅出谷离开,就已经带走了真正的阿呆,那一日,毫无预兆的打开房门撞到她在药浴的,就已经是眼前的这男子了吗?

    楚云笙清楚的记得当时他的眸子,以及当时不同于记忆中幽闭不涉人事的木雕阿呆的反应。也是因为身在安全避世的山谷中,再加上独属于阿呆的桃木面具,让她先入为主的认定了他就是阿呆,所以才会以为……在那般情况下,心性不全的阿呆会打开了一角天地,从他的世界里走出来一小步。

    却原来,身边信任的,心智执着单纯的少年,早已换了人。

    想到此,楚云笙心底不禁升腾起来一抹恼意。

    那人却似丝毫不见楚云笙的表情,抬起另外一只手,指尖落在那桃木面具上,有些好笑道:“我本来并没打算欺瞒姑娘,那一日履行你师傅所托,去山谷寻你,本是为了省去向让那些机警戒备的村民解释的麻烦,所以带了阿呆的面具,却不曾想,撞到了姑娘……”

    说到这里,他故意顿了顿,看到楚云笙强自镇定的脸颊上浮现出一抹难为情的红晕,这才继续道:“然后被姑娘当成了阿呆,但姑娘细想,我却是从未说过自己是阿呆,所以,哪来的欺瞒一说?”

    本来已经有些恼羞成怒的楚云笙,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爪子忍不住抖了三抖,牙齿也磨的嘎嘣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