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意料之外

    楚云笙有些不解,随着他的目光,转过头去看她身边的阿呆,这一见,让她的心跳险些漏掉了半拍。

    什么时候这大厅里的灯重新被拨亮了?

    还是说,因为身边的这人,如芝兰玉树一般,自带万千光华?

    刚刚,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对付楚云廷身上,全然不记得自己之前扑倒在阿呆身上,为了捂住他的唇瓣而揭去了他的面具。

    之前地上光线暗淡,伸手不辨五指,所以,她根本就没有看清那张桃木面具下的阿呆的容颜,此时得见,简直惊为天人。

    他白皙的皮肤看上去如同刚刚剥了壳的煮鸡蛋一般,吹弹可破,俊美绝伦的五官完全不似凡人,长眉若柳,身如玉树,黑玉般的眼睛里仿似装着浩瀚星海,直让人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楚云笙看向他的时候,他也正垂眸,看着她,只见他如樱花般绝美的唇瓣,微微勾起,旋即,嘴角便绽放出一抹蛊惑人心的笑意。

    那样倾世绝色的容颜,多一分显得妖娆不可方物,少一分神圣不容侵犯。

    那般恰到好处的鬼斧神工,仿似得了天地间所有的灵气和造物者全部的才情才孕育而成的心头之珠。

    跟他这样一对比,之前那些所谓的绝色美女,完全都是渣,根本上不的台面。

    在这样直让人忘了天地万物身处何地的绝世容颜面前,也难怪楚云廷会那般惊讶,就连同阿呆相处这么久都楚云笙都有一刹那失神。

    不过,她又很快反应过来……这真是这些日子,同她朝夕相处的阿呆?

    阿呆看着她的目光从来都是淡淡的,静静的,没有表情,没有感**彩,哪里如这双眸子一眼可以吞噬人心?还是说,仅仅是因为揭去了面具,也让他卸下了所有心防和伪装?

    想到这里,楚云笙下意识的退后一步,跟阿呆让开了一点距离,而这一动,才将目光从阿呆的脸上移到他身上,她这时候才发现,阿呆今日穿的是一件水蓝色长衫。

    什么时候起,记忆中的青衣少年已经走出自己幽闭的天地,可以接受其他颜色的衣服了?

    她有些懊恼自己对阿呆的关心太少,这一点都不曾注意到。

    “他是谁?”楚云廷终于将打量的目光从阿呆身上抽离,转过来问楚云笙。

    这个问题倒是问住了楚云笙。

    阿呆是谁?

    她只知道,是师傅从小带回山谷悉心照顾的幽闭少年。

    其他的,她一无所知。

    此时,若是对楚云廷说,他仅仅是一个山谷里长大的少年,莫说楚云廷不信,就连现在的自己,都是不信的。

    “他们是我的客人,四皇子殿下。”

    楚云笙尚未作答,这时候,一直隐身在角落里的一人自高台后的阴影里走了出来,他看似随意的靠在高台边上坐下,实际上那双锋利如刀的眸子里的警告意味已经十分明显。

    二元。

    那个之前在堂前,被装作掌柜老者的楚云廷使唤的跑堂二元,那个收了楚云笙一锭银子,态度殷切的二元。

    此时,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流露出这样的态度。

    让人如何不惊讶。

    似是没有料到二元会出来干涉,楚云廷转过身去,目光紧紧的盯着二元以及近在二元咫尺的自己亲妹妹,有些不满道:“你们天杀做生意,一向最讲究信誉,今日是想赖账不成?也不怕这事若是传出去,天下人还会不会相信你们再同你们做生意。”

    “殿下此言差矣,”二元抬手支着腮帮子,一张清秀的脸颊上,满是笑意,道:“我们天杀打开门,做天下人的生意,从来不过问任何私人恩怨,无关是非,无关善恶,只要价格谈得来,一切买卖皆可以做,而我们的信誉,殿下也应该知道,这名动天下的诚信,也不是一天两天靠三五个人吹嘘就可以达到的,我们之前跟殿下谈妥的生意,是协助你端了这次参与红袖招拍卖的这一锅,现在我们已经办到,算是这笔生意已经做好,等下殿下派人轻点好这里的财物,再将这次的报酬交与我的属下,这桩生意,我们算是合作愉快,而这两个人,是我的客人,我若不护他们周全,就是在砸我们天杀的招牌了,殿下看看,到底哪一个才是有失诚信呢?”

    他说的云淡风轻,但谈吐间所带的不容置疑的胁迫已经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楚云笙听的心惊。

    天杀。

    还是上一世,被放出锁妖塔不久,在陈国皇宫里,从那些宫女太监们私下的八卦墙角里,听到过关于天杀的点点滴滴。

    据说,这个组织成员遍布天下,各个都是绝顶高手,随便拉出一个人来,都能列入各国的高手榜,而他们打开门来,做天下人的生意,放言,上至王侯将相,下至平民百姓,只要能出的起对应的价格,就没有他们取不到的人命,他们具体杀过哪些人,做了哪些人的生意,楚云笙没有问过,但从那些宫女太监,甚至那些权贵们听到他们的名号而流露出来的惊恐不安的神色间,她也能感觉到,这个组织,并非只是口出狂言那么简单。

    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天杀的人,没有想到楚云怡楚云廷他们会和天杀合作。

    更没有想到,二元会说,他们是他的客人,而且言语间还带着对他们的维护,是有谁已经在暗中盯着自己了吗?而且为此已经买通了天杀的人?

    楚云笙没有想到,楚云廷也是没有料到,他起先还有些不满,但在面对二元这般态度之后,再联系自己的处境,却又不得跟他起正面冲突,只得妥协道:“不知道阁下是做了谁家的生意,要来保护这二人,我愿意出双倍的价钱。”

    虽然复国,需要大量的钱财,在红袖招做的这一笔,虽然很可观,但还远远不够,若是能将秦云锦掌控在手上,就无异于得到了秦令,哪怕是花上再多的代价也是值得的,楚云廷在心底,默默地打着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