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恐惧

    不等楚云笙睁大了眼睛调整视觉,二元已经从怀里摸出了火折子,又变戏法搬的拿出一盏灯笼点上,走在了前面,为他们引路。

    借由着灯笼微弱的光,楚云笙才勉强看清,这洞口里是一路通往地下的石阶,两侧坚硬的石壁被打造的光滑无比,她下意识抬手摸上去,触感十分的好。

    但二元的一句话却吓的她立即收回了手。

    “这石壁上都有机关的,小公子切记要小心,不要触碰的好。”

    见楚云笙惊的缩回了手,二元这才转过头去,一路顺着石阶往下走。

    楚云笙想着这石洞建造也不简单,刚刚故意触摸那一下,也不过是想让二元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

    二元走在最前,楚云笙紧随其后,阿呆在最后面。

    三个人,顺着石阶一路走下去,越往下,越阴冷,二元手中的灯笼里那一丁点火光在明明灭灭几次,楚云笙也在铺面而来的几阵阴冷的风中,汗湿几重罗衣。

    倒不只是如寻常女子怕鬼那样,楚云笙对黑暗,尤其对这样狭窄空间,未知的黑暗,有着巨大的心理阴影。

    她怕黑,尤其怕这样一个可以吞噬一切的深不见底的黑洞。←百度搜索→

    而究其原因,自然是因为在暗无天日的锁妖塔里被关了十六年后,对黑暗的恐惧早已在她心头根深蒂固。

    这会让她回想起那不堪回首的十六年,想起无边无际的恐惧和孤寂,想起娘亲,想起自己的身世和世人的唾弃……

    越往下走,心越沉,那些已经被她在心底里最隐秘的地方加了数道枷锁的往事,一幕幕浮现在心头。

    她沉浸在往事里,殊不知这时候的自己,早已经泪流满面,四肢也早已寒意入骨。

    直到有一双温热的大手覆盖在了她的掌心,反握住她已经没有了一点温度的小手,并在黑暗里准确的找到她已经满是泪意的眼睛,替她擦去泪痕。

    楚云笙有些诧异的回头,看向贴心的做着这一切的阿呆。

    一瞬间,突然生出这样的想法,也许在心智未开幽闭孤僻的阿呆眼里,她只是一个孩子气的小姑娘。所以才让他反倒成熟了许多,变得照顾起她来。

    也不等她细想这猜测有几分准,前面引路的二元已经停下了步子,楚云笙松了阿呆的手,也不管在这暗淡的光线里,他是否看的见,她依然回头,对他用嘴型说了两个字,谢谢。←百度搜索→

    这才转过身子,跟到二元面前,之间这石阶已经到了尽头,他们面前的又是一块巨大的石门。石门上布满了标记有各种颜色的凸起。

    二元抬手,在当中一个红色凸起上,按了三下,又在其中一个白色凸起上按了三下。

    巨大的石门应声而开。

    伴随着轰隆隆石门里机关转动着、搬动着石门缓缓打开的声音,里面的明晃晃的光线伴随着浓郁的脂粉味、酒肉香以及嘈杂如市集的声音也随之铺面而来。

    待石门全部打开,纵使是见到过奢华的陈国皇宫的楚云笙也不由得暗自惊讶,这里果然当得起人间天堂逍遥窟这几个词儿。

    映入眼帘的,是一顶巨大的撒花绣金丝云纹帐,挂在偌大的底下厅顶上,下面,是一个巨大的高台,高台上有四个镶金石柱,柱子上雕刻的云纹,挂着金碧辉煌的装饰,每个柱子的跟前,都放着一尊一人多高的铜制九枝灯,将整个高台照的如同白昼。

    相比于台上的光华璀璨,台下则简单的多,光线也暗淡了许多,不知道是刻意的突出台上的耀眼夺目,还是为了台下豪客们身份的安全,所以这般安排。楚云笙进门口看去,只隐隐看到许多排座位,以及不时交头接耳的人头,而每个人的相貌,却隐在昏暗的光线里,看不甚清楚。

    在楚云笙快速扫视过全场之后,二元已经走在前面,把他们领到了第四排偏左的两个位置坐下,简单嘱咐了几句,他便退下了。

    楚云笙牵着阿呆一起坐下。

    不同于晚上在大厅看到众人的那般小心谨慎,不知道是因为光线昏暗,让大家抛却了那么多小心谨慎使然,还是因为这里的规矩,以及布局给了大家十足的安全感,总之,楚云笙坐了下来之后,只听到四周嘈杂的讨论声,有些吵,有些闹,也有几分有意思。

    有人说:“这红袖招的拍卖,老夫是来第三回了,希望今年可以看到能令老夫一眼相中的绝世好剑,也算不枉费这几年的期待。”

    有人说:“去年我在这里居然拍到了天下第一剑的啸月,所以今年再来看看,要是再能碰个绝世高手,也不计代价的拍下,给我小儿子做护卫。”

    有人说:“拍那些武功高手,武林秘籍,绝世好剑的,有什么用,本公子从来只喜欢醉卧温柔乡,要知道,这红袖招哪年拿出来拍卖的姑娘,不是个绝世美人儿呢?”

    最后那个人的声音才落,引的周围数个人发出了齐刷刷的吞咽口水的声音,楚云笙听的分明,不等她将心底里的厌恶压下去,却听有人拔高了几分音量道:“我可听说了,今年红袖招的压轴可是比往年更要精彩。是位绝世美人儿呢!”

    “红袖招哪一年推出的女子不是绝世美人?今年又有何不同?会有这般语气说更精彩?”

    人群里发出质疑,因为光线太暗,而且人多,楚云笙也分不清这声音到底从哪个位置哪个人口里说出来,她只得竖起耳朵,假意喝茶,继续听下去。

    直到有人说了一句:“听说,那美人儿,可是陈国的妖孽公主呢!”

    咔嚓,手中的玉瓷盏应声而碎。

    冷不丁的听到这一句,楚云笙一个把握不住,手上的内力失控,瞬间捏碎了掌中的杯子,滚烫的茶水瞬间洒了一手,不过她却似丝毫感觉不到痛楚,全身的神经都集中到了这些人的谈话中去。

    好在因为光线暗淡,甚至看不清邻座的表情,再加上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刚刚那个拔高的音量拉了过去,所以并没有人发现楚云笙的失态。xh:.254.20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