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办法

    “小公子果然睿智过人。←百度搜索→”

    “那我可不可以再请教一个问题?”

    “但说无妨,小的知无不言。”

    “看不见听不见,我算是见识了,那些大厅每桌上都低声细语不敢喧哗就是这个原因,可是,为什么,我刚刚跟着小哥进来大堂的时候,那些人都那么警惕的看着我?”

    闻言,二元露出见怪不怪的神色,靠近了楚云笙些许,低声道:“想必小公子还不知道,我们这里每个月十五,都会有一场活动,是以都会聚集天下的豪客贵人,为了交易便利,他们都会将钱财带上,所以……这中间嘛,自然也少不了盗匪剑客想从中牟利,所以也无怪乎大家看其它人都是一副戒备的神情。”

    至于什么活动,虽然二元没有说明,但练习到之前车夫老伯的碎碎念,楚云笙猜测,估计**不离十就是那个地下拍卖了。

    对着二元笑着点头致谢,楚云笙道:“那我若是想参与到这活动中来,可是需要什么引荐的?”

    车夫老伯也说了,寻常人连这门槛都进不来,更何况还是私底下背着官府的拍卖,应该是一般人摸不着门道的。

    本以为不会有那么容易,却没想到,听了楚云笙如此一问,二元当即笑道:“小公子有所不知,既然掌柜让小的领二位住这云字号客房,自然是可以参与的。”

    就这么容易?

    楚云笙脑海里回想起,从一进门之后,那掌柜老者的打量,以及把他们当贵客一般看待的殷切。

    原来,从一进门,他们就已经通过了他们的探查。

    至于为什么这么轻易,楚云笙却不知道,在外人看来,她身边跟了一个内力深不可测,寻常人都探不到底而且周身都散发着高贵清越气场的阿呆,能用的起这样的人做保膘的,又岂会是普通人?

    又问了二元关于拍卖的一些具体细节,时间,楚云笙这才转身回到屋子。

    她进屋,正欲关上门,才发现之前一言不发默默等在一边的阿呆也跟着她进了屋子,而且十分自然的走到了屋内茶几旁,坐了下来。

    楚云笙对他扬了扬下巴,抬手指了指隔壁的房门,耐心解释道:“现在不是在山谷了哦,隔壁那间才是你的地盘。”

    好整以暇大老爷似得坐在那里的阿呆,摸了摸脸上带着的桃木面具,便没有了声音,算回应了楚云笙,但身子却根本就没有一丁点要挪窝的打算。

    楚云笙深吸了一口气,默念,不能跟这呆子计较,她抬手摸了摸怀里,出谷的时候没想到阿呆会跟她一起上路,所以也没带上师傅放在家里备用的桂花糖,而在路上,经费紧张,所以也根本没想到要给他买桂花糖。

    眼下,看着这么一尊菩萨在自己房里,赶不走,打不跑,斗不起,楚云笙只能认命的关上了房门。

    好在,这房间的内部装饰也不比寻常酒楼,许是为了住店的豪客安全和方便,每个房间都专门分出了一个小隔间,里面设有床褥,给护卫歇息。

    楚云笙扫了一眼阿呆,觉得跟他谈什么他睡隔间,她睡里间的话,无异于对牛弹琴,所以她吞了吞口水,决定省些力气。

    二元说拍卖会在半夜子时进行,到时候只要到大厅找到掌柜,自然会有人引路,而现在才刚过晚饭时候,一路疲惫,楚云笙根本就没有胃口,只想趁着这空当,多休息一点,晚上才有精神筹谋。

    至于,筹谋什么,她将目光在阿呆身上留恋了一圈,满意的看着阿呆迎着她不怀好意的眸光打了个寒颤,才去了隔间,蒙着被子就睡了过去。

    为了尽可能的早点赶到赵国,这些天都在日夜兼程的赶路,车夫老伯身子扛不住,累了需要休息的时候,就把路线说给她听,他回车里打盹儿,她则牵着缰绳,勉勉强强算半个车夫。

    上一世,连阳光都见的少,更别说会骑马会赶车了,而这一世,她得了秦云锦的身子,虽然换了一个灵魂,但身体的本能犹自记得,倒对这些技能十分熟练,楚云笙想着,这也跟秦云锦常年生活在军中,骑马打仗劳作锻炼四肢的协调也优于常人分不开。

    脑海里的思绪乱乱的,想起一出是一出,但很快的,困意来袭,楚云笙就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的格外的沉,而且,之前一直困着自己的那些噩梦再没有来袭,她睡的很安心。

    等一觉醒来,才发现距离子时应该一刻钟都不到,楚云笙蹭的一下用最快的速度从床上爬起来,动作利落的收拾妥当。

    等从里间出来,才发现阿呆还坐在她进去睡觉之前的椅子上。

    神情,动作,甚至连衣服上的褶皱都没有变一下。

    不知道是他一直都这么呆呆的坐在这里,还是说他也睡饱了一觉,再重新坐回这里。

    但考虑到他的“呆”性,楚云笙觉得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见楚云笙出来,阿呆抬起头,瞥了她一眼,算是打过招呼。

    楚云笙见他依然文思未动,连忙走过去,脸上尽可能的露出一抹讨好的笑容道:“呆哥,我们等下要去一个十分重要的场合,今晚的表现,可全靠你了。”

    闻言,阿呆的眸光眨了眨,算是听进去了,示意她继续。

    “你也知道,我们俩这一路剩下的盘缠,哪里够住这么好的房间,睡这么好的床榻呢,所以……等下咱们得想办法找银子,”说到这里,楚云笙凑近了阿呆继续,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得到的声音,在他耳畔低语道:“这里等下会有一场拍卖,我等下让二元帮忙,把你……当成护院拍卖出去……”

    说到这里,楚云笙明显感觉到靠近自己的阿呆的耳朵动了动,害怕他要生气,楚云笙连忙解释道:“当然只是假装拍出去,等人出了高价,明天我拿了银子退了房,你再用功夫从这里逃出去,我们在临淄城的东门口碰面。”

    阿呆动了动,抬起细致如瓷的手,就要有所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