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改变行程

    心头蓦地一暖,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更不知道,她说了,他是否能明白。←百度搜索→

    楚云笙这边心思转动的飞快,而她面前站着的少年似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淡淡的扫了一眼楚云笙就转过头去,径自离开。

    村里人跟阿呆相处久了,自然也知道他的性子,都很默契的,给他让出一条路来。

    楚云笙也不好再说什么,跟张叔又打听了一下如何出谷,出谷后去往卫国该往哪个方向走,以及这附近的城池等诸多细节。

    再三跟这些淳朴的村民们道了谢,张叔还把楚云笙送到了谷口,楚云笙这才踏上行程。

    出了山谷往北面走,动作快的话,能在太阳落山前赶到距离这里最近的市集,然后找一间客栈歇脚,明早再去早集上雇一辆马车去卫国。

    楚云笙一边加快步子走着,一面盘算着行程,在看到前面路口停着的一辆马车,以及马车旁,梅树下的少年。

    青衣,乌发,桃木面具。

    暗香,浮动,绝色年华。

    一霎那,楚云笙脑子里浮现出这般的句子来。

    有寒风掠过,少年仅用一根桃木簪固定的发丝随风飞舞,楚云笙吸吸鼻子,嗅到风里除了那浓郁的梅花香之外,还有一缕让人安心的清香,从前不觉得,也未曾注意到这个时刻跟在自己身侧抬头就能见着,举手就能够到的少年,竟然还有这般的风姿神韵。

    随着楚云笙走近,梅香越发沁人心脾,阿呆眸子里的星光也越发让人觉得晕眩。

    “你早上出去就是为了找这个?”楚云笙指了指马车,同时对着马车前面坐着的车夫微微一笑,算是打了招呼。

    阿呆点了点头。

    能做到这些,不知道是阿呆突然开了窍,还是因为得了师傅的吩咐,楚云笙眼下却也顾不得纠结这些,她看着已经在车边,替她打好车帘,准备扶她上车的阿呆,有些迟疑道:“你确定要跟我一起去卫都?”

    虽然今天的阿呆的表现确实挺好,跟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但万一他这幽闭症是分时段发作的,时好时坏的,可怎么办?她总不能时时刻刻守在他身边,用桂花糖做赌注吧?

    更何况,她此去,是要混进卫国皇宫,查明真相,这一路凶险可想而知,她并不想多连累一个无辜的人。

    闻言,阿呆没有说话,只是坚持着为她打开车帘的动作没变,依然是初见他时的固执模样。

    论固执,她是比不过阿呆的,这一点她已经领教过无数次了,既然他愿意跟着,而且凭他的功夫,应该足以自保,想了想,楚云笙只好作罢,提步上了马车。

    阿呆将楚云笙扶着上了马车,没有立即跟上来,楚云笙掀起一角车帘看去,只见他在梅树下,身子轻轻一跃,青衣翻飞间,再落地,手上已经多了一支开的最盛的梅花。

    待他也上了马车,在楚云笙对面的车壁前坐下,将那支梅花递给楚云笙的时候,楚云笙依然有些没反应过来。

    隔着桃木面具,他的表情她看不到,但那双眼睛,即使是车内光线昏暗,依然不减半分璀璨。

    楚云笙抬手将那支梅花把玩在手中,正欲开口询问,却听车夫问道:“小姐少爷,如果刚刚是老奴没有听错的话,你们这是要去卫都?”

    楚云笙将车帘抬起,看着已经有些上了年纪的车夫,肯定道:“是的,敢问老伯,最快需要多久?”

    “哎!”车夫长叹了一口气,挥了一下缰绳,马儿嘶鸣着拉动着车轮开始前行,“我是送不了你们去卫都的,最多只能送到卫都最近的城池,大概要五天路程。”

    “为何去不了?”

    “小姐还不知道吗?如今的卫都已经是连只苍蝇都进不去了,我前一趟也才送一位从这里出发的年轻人去那里,还没到城门口,就被那里驻守的禁卫军给拦下来了。”

    楚云笙注意到这句话里的几个关键字,前一趟,这里出发的年轻人?

    是师傅?

    “敢问老伯,那位年轻人可是穿着跟我这衣服样式差不多的一身海蓝色长衫,外衬一身素白色外衣,一头黑发用一根木簪挽起,而且身上并没有佩戴玉佩的,但是气质却超尘脱俗,不似一般人?”

    那车夫肯定的连忙点头,笑道:“正是正是,我想着,你们都在这附近搭的马车,应该也是同乡,原来还真是认识的。”

    真的是师傅。

    “那,那位年轻人被禁卫军给拦下来之后去了哪里?”

    车夫继续扬着手里的缰绳赶路,一边回过头来,看着楚云笙,答道:“这我可就不敢肯定了,不过被禁卫军拦下来之后,他曾问我可否带他去赵国都城,加钱可以加倍,但是,小姐你也看到了,我这上了年纪了,从这里出发颠簸去了卫国都城这几日身体已经是有些吃不消了,更何况要去冬意更浓的赵国,所以就婉拒了,不知道后来他找到马车了没有。”

    顾不得去想其它,楚云笙满脑子里都是疑惑,卫国都城为何会被严加封锁,这时候师傅应该是想尽办法混进王城才对,怎么会千里迢迢要去赵国都城?

    不过,接下来老伯的一句话,点醒了她。

    “我们去那一路啊,那个年轻人都在打探关于卫国王都的消息,以及公主殿下和亲的事儿,他对这个尤为上心,在被禁卫军拦下的时候,我当时才停车掉头,还没走远,听到有禁卫军对他说,公主殿下的凤体已经在赶往赵国的路上,当时那个年轻人啊,那张脸啊,雪白雪白的,就……”

    说到这里,本来打开话匣子,是不是的回过头来望着楚云笙的车夫怔了怔,看着此时楚云笙同样煞白的脸,愣愣道:“就跟你现在是一样的。”

    楚云笙哪里还顾得上他的惊讶,当即拍着车壁催促道:“老伯停车停车,我们不去卫国都城了,你可不可以送我们去赵国王都?如果你不想去那么远,那么你能送多远送多远,只要把我们停在城镇上,让我们再找一辆马车去也行。”

    那车夫有些惊讶的回头看了楚云笙两眼,再看一直没有做声的少年,心想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不过手中的动作也不敢耽搁,当即将马车调了个头,往赵国王都的方向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