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不辞而别

    眼看着楚云笙身子一天一天好起来,笼罩在春晓,元辰师傅眉间的不安也越发浓郁了起来。←百度搜索→

    不用问也知道,他们都在担心姑姑在卫国会遇到什么不测。

    从她同姑姑分别来到这里治疗,到现在,转眼过去一月有余,但关于卫国,关于卫宫,却是没有一丁点消息传出。

    一开始,他们还可以安慰说,没有消息传来就是好消息,但日子一久,却已经不对头了,即使没有什么事情发生,那么春晓的那些部下也该有回报平安的消息传来。

    而如今,却是音讯全无,让人如何不担忧。

    这日清早,早早的为大家做好饭,春晓同元辰师傅到一边商量了一阵,就来同楚云笙道别。

    楚云笙也知道,她再也等不住,要赶回卫都看看,她自己都恨不得马上插了翅膀飞回去,可是还有最后一味药没有服完,正是除毒的关键时刻,万万马虎不得,否则就是前功尽弃,所以元辰师傅和春晓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她离开。

    如今,看着春晓离开,她也只恨自己不能一同前往,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想知道姑姑是否平安,她暂时不能去,至少春晓去了,也安了一分她的心。

    匆匆的道别,两人没有说多余的话,要说的,对方也都知道,春晓便骑着来时的马离开了,楚云笙一直在谷口目送着她离开,才转身返回住处。

    春晓走了,剩下了一个从不说话的阿呆,和平时嬉笑玩闹没个正经最近却越发沉静的师傅。

    他们三个人的日子,过的越发安静,甚至一整天,都不会有一句对话。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春晓走后的第五天,楚云笙清除体内的余毒已经到了最后阶段,所以,每日的用药也是加大了份量,药物里有令人安身的成分,所以这天,她睡到了晌午才起来。

    隆冬十分的阳光懒懒的,透过有些斑驳的窗台照了进来,楚云笙在床上穿戴整齐正要起身,却感觉总有哪里不对。但又想不到是哪里,她思索着,穿好鞋袜,将被褥叠好,走到桌前,抬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才发现茶壶里的茶还是昨夜的,凉的。

    平时她起来,总会先喝一杯茶,缓和过精神来,而且,平时春晓都会在她起来之前沏好茶,等她起来,茶是热的,温度刚刚好,自春晓走后,这都是师傅来打理的,她因为服了药,所以比较贪睡,每天早上起来,师傅不但将他们的早饭做好,就是桌上的茶也帮她换好。

    今日,怎的没换?

    发现了这个问题,楚云笙才终于反应过来为何自己从起床的一刻就察觉到哪里不对,但又想不起来具体是哪里。

    原来是,房间里少了一块木雕。

    自从来到这里,占用了阿呆的房间,虽然被师傅每日用一块桂花糖跟他谈妥了条件,但楚云笙却知道,每日一早,天将将亮,蹲守在茅草房顶上的木雕都会窜进屋子,然后定定的看着她和春晓,直到她们起床为止。

    第一天,楚云笙和春晓翻了个身,冷不丁的被房间里多出来的一个人影差点吓了个半死,才知道在阿呆的理解范围内,一晚上就是一晚上,天将将亮就算达成了协议,所以,多出来的哪怕一丁点时间,都不在他的交换范围内。

    慢慢的她和春晓也就习惯,半梦半醒间,看到角落里那个带着桃木面具的木雕,愣愣的冷冷的站在那里。

    而今日,这一室清冷,却哪里还有那只木雕的半点影子。

    心底有了猜测,楚云笙三步并作两步走出屋子,看了下师傅的房间,厨房,甚至茅草屋周围,她都扫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他们两个人的影子,而且他们剩下的那一匹马也不见了。

    这一切绝非偶然,若说元辰师傅是去山里采药或者帮哪户人家诊病去了,那么自从她来到这里就跟她基本上寸步不离的木雕阿呆又会去哪里?

    难道,元辰师傅放心不下姑姑,带着阿呆一起出了山谷?

    可是,阿呆性格太过自闭,很难沟通和驾驭,带着阿呆去卫国,显然并无益处,而且此去只怕凶险万分,元辰师傅虽然偶尔会施些小把戏戏弄阿呆,但楚云笙看的出来,他是真的待阿呆好。应该不会让阿呆一同涉险。

    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不应该。

    楚云笙左想右想,都想不通,眼看到了午饭时间,她也已经完全没有了胃口,就打算去厨房烧水泡最后一次药浴,走近灶头,刚揭开锅盖,就见锅里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龙飞蛇舞的几个大字——“为师出谷一趟,口粮已经备好放在粮柜,切记按时服药,好生静养,待为师归来。”

    师傅留的。

    果然是出谷了,那么阿呆呢?纸条上没有交代,现在又不见他人,应是跟师傅一起去了吧。

    楚云笙叹了一口气,将纸条折好揣进怀里,挽起袖子,一边开始烧水熬药,一边思忖,今日的药浴,再加上两天的口服,应是无碍了,不知道她快马加鞭,是否能追的上师傅,又或者等下泡好药浴,她就把这几天的药都煎好,放进陶瓷罐子里随身带着,这样明日就可以上路。

    不,应该说,最快今天下午就可以出发!

    这样想着,楚云笙不由得加快了手中的动作,等到她熬好药汤,将整个人都浸在药汤里的时候才想起来,来时所带的拉着马车的两匹马,分别都被春晓和师傅带走了,这隐世的村子估计是连一头骡子都找不到吧。

    这样想着,心头也不免焦急起来。

    因为她怀揣着心事,所以感官就没有那般敏锐,没有听到从院子外,走来的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一直到那脚步声走到了门口,她上了门栓的房门被推开,楚云笙才回过神来。

    一霎那,外面的阳光通过低矮的房门瞬间涌了进来。

    一霎那,自己裸露在外面的大半个身子就要被人看光!

    一霎那,楚云笙的惊叫就要破嗓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