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拜师

    日子便这般闲淡的过了下来,楚云笙的身子也一日好过一日。

    随着元辰师叔对她的治疗,除了身上的余毒渐清,身子好转,她的脑子也逐渐清晰起来。

    这个清晰,是对秦云锦这身子逐渐适应,她的经历,她的记忆,以及她平生所学的功夫,也都让她一一记起。

    但惟独是关于最后城破秦令不知所踪的那一段,依然是空白,无论她怎么去回忆,都想不起来,而且,每回忆一次,脑袋就跟炸裂了一般,痛苦一次,如此几番,楚云笙也就放弃了。

    她不是秦云锦,能从她身上重生捡回一条性命,已是老天垂青,若能想到秦令的下落最后有助于自己的复仇大计自然是好,若是真的想不起来,或许也是注定,她也不会因此消沉放弃。

    该讨的债,她依然会一分不少的讨回来的。

    曾经在锁妖塔与世隔绝十六载,陈王,她那所谓的父王,唯一算是没有亏待过她们娘俩的,是答应了娘亲,将陈国王宫中的藏书阁内绝大部分搬进了锁妖塔。

    这对于只知歌舞升平酒池肉林的陈王来说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小事,而对于她们娘俩来说,却是最大的财富。

    在那暗无天日的十六年里,都是她依偎在娘亲身侧,靠着牢房里唯一的铁窗里透出来的光亮,读书、识字。

    那时候从未想过,涉猎的那些书籍以后会对自己有何益处,只是觉得抱着书本的日子才有生机,不会匮乏,而如今,出了锁妖塔,再世为人,那些从书中所学的医、商、天文、地理,奇门遁甲……无遗都是对自己今后复仇之路的最好助力。

    虽然这些,还都只停留在纸上谈兵阶段,但她相信,靠着秦云锦的经历以及自己今后通过勤奋的实践摸索,要消化这些,并不是什么难事。

    就连被称为神医圣手的元辰师叔,那日在见了她为村上一老妇人开了一剂治疗脓疮的药方之后,还直夸她有天赋。

    他只道楚云笙这几日看了他茅草屋里的医书,进益很快,其实这些医理她已熟读好多年,只不过没有为人切脉问诊的经历,没有施针实践的对象,所以她不会诊脉,不会针灸,但是对于这一类的凭肉眼就可以看见的小病痛,她还是有办法的。

    在元辰看来,她性子沉稳,喜静,又喜欢钻研医术,再加上她身上给他的莫名的亲切感,以及他心上的那一位都如此看重她,他们分别十八年,这十八年来,还是第一次她主动让人送了病人来这里求他诊治,所以,无论是出于哪一点,元辰对楚云笙都是在用心对待的,而且自己并未婚嫁,膝下无子,再观察了楚云笙几日,他便有了收她做关门弟子的打算。

    在听了春晓提起的宜君对这姑娘的喜爱之后,也越发肯定了他这打算。

    楚云笙听后,当即惊掉了自己手中握着的筷子,无比意外道:“先生,您说的是真的吗?”

    元辰很随意的瞥了一眼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旋即转过头来,继续夹起一筷子青菜送到嘴里,慢吞吞的咽下之后,才道:“莫非,你是嫌弃我这师傅太过穷酸,怕跟着我过清贫的日子?”

    “不不不!”楚云笙连忙摆手,怕元辰师叔误会,赶紧解释道:“实不相瞒,我只是听说过,卫国皇族帝师一脉除了培育每一位卫国嫡系皇族子弟以外,不会再收任何外姓弟子,所以,有些意外,更有些惶恐。”

    闻言,元辰的眸子里瞬间划过一丝光亮,他一改刚刚嬉笑玩闹的态度,收敛起了脸上的表情,俊美的脸上,写满了严肃,那目光冷冷的,直看进楚云笙心底。

    被他这突然来了这般反转的态度弄的有些摸不着头脑,楚云笙亦不避让的对视着他的眼睛,有些不解道:“我说错什么话了吗?”

    “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元辰看着楚云笙,再看了眼旁边一脸无辜并不知情的春晓,也笃定,这事不是春晓说的。

    看着元辰探究且警惕的眸子,楚云笙心底咯噔一下,紧张了起来,许是这几日同他相处都太过轻松随意,再加上除了他的身份没有告知之外,他确实没有把自己当外人,所以……自己刚刚面对他要收她做关门弟子的提议,竟然没有经过大脑思考的挑明了他身份……

    想到此,楚云笙不禁为自己的蠢笨捏了一把冷汗,不过面上却镇定的迎着他的眸子,从容道:“殿下救我时候曾说过,我的毒她解不了,但是您可以解,我当时就在想,什么毒让师出卫国帝师一脉的公主殿下都解不了,而此人却有办法,联系到卫国帝师一脉历代都有医圣、神医等称号,所以不需要细想其实就能推测出来,而且当日来了这里,春晓也说了,此处山谷外有阵法,除了她们以及当地的村民,外人进不来,又是什么人要做到如此隐居避世,答案显而易见。”

    言罢,楚云笙叹了一口气,看着春晓,露出毫无心机的一抹微笑。

    听到她这么一解释,元辰心下一想,却也说的通,是自己一开始就没有多加设防,所以被这姑娘看穿了身份,想到此,刚刚还一脸严肃的他,释然一笑,拍了拍楚云笙的肩膀,赞赏道:“果然冰雪聪明。我只是为自己和阿呆,以及这些村民的安全起见,所以才有了刚刚这一番质疑,你可莫往心里去。”

    “这个,我自然是知道的,”楚云笙笑着垂眸,想了想,又抬起头,站起身来,对着元辰跪拜了下来,郑重的行了一礼,道:“徒儿云笙,见过师傅。”

    她倒也不怕自己的真实名字被人知道,毕竟上一世的她,只有两个代称和形容,妖孽祸国,哪怕最后被从锁妖塔放出来,世人也只称她为十三公主,并没有在意并问起她的姓名。

    这世上只有两个人知道她的名字并且用“云笙”唤过她。

    一个,是她娘亲。

    一个,是那个将陈国推入深渊拿她当垫脚石和弃子的赵国三皇子,何容。

    前者已逝多年,后者亲眼看她命赴黄泉,所以即使再见面,再提起楚云笙这个词语,只怕何容也不会拿着这名字跟她对上任何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