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收买

    将他带回来的药煎好服下,楚云笙却已经没有了半点胃口,只是陪着元辰师叔和春晓吃过了晚饭,至于阿呆,也就是在开饭的时候楚云笙瞥到青色人影一闪,下一瞬,桌上的碗筷少了一副,盘里的青菜少了一半,而他的人已经不知道跑去了哪里,等春晓和元辰师叔都已经吃好的时候,楚云笙只感觉到身边一阵劲风,下一瞬,青影再一闪,桌子上又多了一副用过的碗筷,他的人,依然不知所踪。

    见到楚云笙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一副还沾着米粒的碗筷,元辰师叔有些无奈的摇了摇脑袋,解释道:“阿呆小时候受过重创,我耗尽平生所学才救回他的性命,可是从此他就变得孤僻自闭,在他的世界里只有他自己,外人进不去,他也不愿意走出来,旁人只道是他是个心智不全的痴傻儿,其实他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罢了,不过这样也好,这人世间的恩恩怨怨到底是不能影响了他,这数十年的心思都只在武学造诣上,他心思单纯坚韧,没有旁骛,再加上天赋异禀,所以,他如今的身手只怕是旁人耗费三十年也未必能望其颈项。”

    闻言,楚云笙不禁对这位呆呆的漠然的少年另眼相看起来。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她笑不出来。

    因为元辰师叔这还真的就只有两间茅草屋,倒是一丁点都没有谦虚。

    所以,她和春晓要睡在一个屋子,也就是阿呆的那间,她们倒还没有什么,让阿呆和元辰师叔挤在一屋,楚云笙觉得这对于连吃饭都万分嫌弃不愿意同他们一桌的阿呆来说,几乎等于不可能。

    果不其然,在一听到元辰师叔让春晓和她暂时住在阿呆房里的话后,刚刚还不见人影的阿呆瞬间身影如鬼魅一般飘到了元辰师叔面前。

    不同于看着楚云笙和春晓一般漠然冷淡的眸色,他看向元辰师叔的眸子里带着一丝不愉。

    或许是这些年的朝夕相处,所以他自闭的世界还是对元辰师叔敞开了一角吧,楚云笙猜测。

    似是料到了他会不高兴会反对,元辰师叔笑着,从怀里变戏法似得掏出来一盒东西来,抬手递给她,讨好似的笑道:“一天一盒桂花糖,成交?”

    闻言,接过桂花糖的阿呆眸子里瞬间绽放出一缕孩童般的笑意,不等楚云笙确定是否是她看花了眼,面前青影一闪,他整个人已经不见了。

    剩下元辰师叔双手抱拳颇为得意的向楚云笙显摆似得呵呵笑着:“就这个法子管用。”

    看到这一幕,楚云笙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不过实心眼的阿呆也并未跑多远,就在他那间屋子的房顶上,因为晚上楚云笙睡的不踏实,只要稍稍翻个身,她都能听到房顶上警告似的沙沙响两声。

    俨然是如果楚云笙敢对他的床有个好歹,他能分分钟从房顶上下来把她们俩拎出去。

    已经入冬,晚上寒气入骨,楚云笙露在厚厚的被子外的脸颊都感觉冻的红扑扑的,可想房顶上的寒意,不过元辰师叔已经说了无妨,阿呆自幼习武,内力已然十分浑厚,对于这点寒气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楚云笙这才放了心。

    除了晚上占用他的床会引发他的不满和抗议,其他时候,楚云笙感觉和阿呆相处的还算融洽,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占用了他床铺的关系还是其他,接下来的几日里,自己无论走到哪里,身边都会跟着一只木雕。

    她喝药,他在一旁木雕似的看着。

    她吃饭,他在一旁木雕似得看着。

    她睡觉,他依然在一旁木雕似的看着。

    久而久之,她也就习惯把他真的当木雕了。

    唯一的不好是祛除毒素的最后一道步骤,药浴。

    元辰师叔采了很多种药材,吩咐春晓熬好了放在浴桶里,让楚云笙每日里在里面泡上半个时辰,以此排除身上的余毒。

    这里隐居避世,村子里的汉子们洗澡都会去村东头的溪边,而女子则会在自家烧上一桶热水。

    元辰师叔家就两间破矮的茅草屋,一间下雨漏水的厨房,还有一间半人高四面透风的茅厕。他和阿呆洗澡自不必说,肯定是去溪边,这可苦了要泡药浴的楚云笙。

    还是在隔壁王婶家借来的大浴桶,楚云笙和春晓费了好大力气才搬回阿呆的房间,待到药材加好,水烧开,楚云笙正欲关门宽衣解带的时候,看到房内的角落里安静站着她做着这一切,却丝毫没有要离开意思的阿呆的时候,楚云笙觉得人生瞬间就不美好了。

    她和春晓在搬浴桶之前怎么没想到这是阿呆的房间,他肯定不会放心的下她一个人在他房间,早知道就该搬到隔壁元辰师叔的房间,可是如今浴桶已经装了满满的药汁,再搬走已经不可能了,可是,看着此时心思单纯执着阿呆,楚云笙再次觉得头大。

    “那个……阿呆兄,可否让我单独待半个时辰?”

    想了想措辞,楚云笙决定好好跟他商量,哪知后者完全不为所动,依然那般木雕似得,眸光无色的看着她。

    楚云笙叹了一口气,学着这几日元辰师叔的法子,从袖子里摸出了准备应急的桂花糖,在阿呆面前扬了扬:“成交否?”

    从她掏出桂花糖之后,阿呆的目光就随着她手中的桂花糖一起,转了几个圈,在听到楚云笙的提议之后,他的眸色终于变了几变。

    似乎有些迟疑,有些挣扎。

    而拿着桂花糖的楚云笙手心里却起了一层薄汗,她本来还以为就用这桂花糖就能收买了他,却不曾想,原来这一招只是在元辰师叔手中才有效。

    正忐忑着他最后到底会不会应下,如果他依然选择无动于衷怎么办,却见角落里的青色身影突然一动,紧接着,不等楚云笙反应,迎面刮起了一道劲风,朝着自己席卷而来。

    下一瞬,本来被稳稳拿在手上的桂花糖已经不见了踪影,而上一刻眼睛里还有些迟疑的少年也跟着那一块桂花糖一样,没有了影子。

    楚云笙这才松了一口气,嘴角也忍不住扬起了一抹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