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民风淳朴

    说完这些话,也不等楚云笙应下,元辰已经迈着步子,潇洒的出门去了,春晓给了楚云笙一个安定的眼神,便也出去按照元辰的吩咐给她煎药了。

    低矮的茅草房内,这时候就又只剩下楚云笙和阿呆大眼蹬小眼。

    “喂——”

    楚云笙清了清嗓子,试图和这呆子交流,“对不起,我并不是有意要占你床铺的。”

    阿呆望着她,一双美目里,毫无半点波澜,因为他带着一张似是桃木质地雕刻的面具,只露出一双眼睛,所以,楚云笙也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从他那纹丝未动的眸光也可以想象得到,只怕也不会再有多的表情。

    楚云笙定定了看了他半响,看的她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而他漠然依旧,她也就只好放弃了同他进行友好交流的打算。正觉得同这呆子在这里气氛太尴尬,却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声,其间还伴有鸡鸭鹅的聒噪叫声。

    “先生在家吗?”

    “先生呢?”

    “我之前还看着在屋里呢。”

    声音就近在咫尺,楚云笙好奇的站起身来,从屋里走了出来,走出破旧门板在看到外面景象的一刹那,她甚至有几分恍惚。

    山明水秀,阡陌交通,良田美景,鸡犬相闻。

    从她身在的这件茅草屋看过去,不远处还有低低矮矮好几十个房屋,近处院子里,站着好几个身穿粗麻衣服,妇人装扮的中年女子,她们有些手上提着装着蛋的篮子,有些抱着一只咯噔咯噔叫的鸡,有些还背着一背篓的青菜。

    刚刚声音就是从她们里面发出来的。

    乍一见楚云笙走出来,刚刚还七嘴八舌聒噪不停的农妇们瞬间安静了,都仿似没见过世面一般,睁大了眼睛打量着楚云笙。

    被人这般打量,楚云笙还是第一次遇见,正想开口,却见茅草屋旁边搭造的简易厨房里走出来春晓,已经笑着替她解围:“先生去山上采药了,要晚一点回来,不知道各位姐姐所来何事?”

    一听娇美的跟花儿一般的春晓唤她们姐姐,一个个农妇的脸上就跟抹了蜜似得,甜的合不拢嘴,忙摆手笑道:“姑娘切莫打趣我们了,我们听村东头的张娘说,先生的远房亲戚受了伤被送到这里来了,所以想着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这不,就商量着把自家东西拿出来,给姑娘补补。”

    说这话的时候,她们都下意识的抬眼有些不好意思的瞥了暼楚云笙,但很快又调离了目光,不等楚云笙反应过来她们见她为何露出这般表情,她们已经笑着走进院子,在春晓身边将手上提的蛋,捉的鸡鸭,背的青菜一股脑儿的都放了下来,不等春晓拒绝,这些热络的农妇们又已经互相推搡着一路叽叽喳喳七嘴八舌的离开了。

    剩下楚云笙和春晓面面相觑。

    “想不到先生人缘竟然如此的好。”楚云笙在春晓身边站定,看着脚边因为惊慌失措咕咕咕咕叫个不停的鸡,笑道:“这里的民风真淳朴。”

    春晓将鸡鸭青菜和蛋都提了放到了灶头,一边笑的如沐春风道:“可不是嘛,先生在此处隐居,待人友善,又精通医术,所以村民们有个疑难病患都是先生帮忙诊治的。”

    这样的生活确实让人羡慕,虽然没有锦衣玉食,位高权重,但这般宁静和温馨,却是千金难买的。

    若是姑姑在,想必,对于元辰师叔来说,人生可以说就是圆满了。

    当然这些感叹的话她还不能对春晓说。

    看到尚未走远的那些农妇里还不时有人频频回首看她,楚云笙不由得好奇问春晓:“她们为何总是这般看着我?”说着,她还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确定并没有什么脏东西,“难道我脸上有花?”

    闻言,春晓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端着已经熬好的泛着浓稠腥味的药,走到楚云笙面前道:“可不是有花嘛,姑娘,你不知道自己长的很美吗?”

    见楚云笙不好意思的红了脸颊,春晓继续道:“在这里她们哪里见到过姑娘这般绝美的人儿,爱美之心嘛,所以就忍不住多看上几眼了。”

    楚云笙有些嗔怪的瞪了一眼打趣她的春晓,这才接过有些烙手的粗瓷碗,看着这一碗黑乎乎的难闻到让她昏厥的药,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几次都想吐出来,但最后还是被自己咬着牙,强行吞咽了下去。

    春晓见楚云笙喝完,连忙送上一颗蜜饯到她嘴里。

    满嘴的苦涩和满腹的翻江倒海才终于得以缓解。

    良久,楚云笙才终于得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将粗瓷碗交给春晓,问道:“先生有没有说我这病什么时候能治好,我什么时候能回卫都?”

    “这个倒不曾。”

    楚云笙转过头,看了一眼天际,已近黄昏,脸上也不由得浮现出了一抹忧色:“殿下应该已经回到卫都了吧,不知道情况怎么样?”

    不等春晓开口,楚云笙又转过头来抓住春晓的袖子,有些焦急道:“这里避世隐居,是不是离繁华的城镇很远,若是有消息会不会打听不到?若是有卫国的消息传来,我们不知道怎么办?”

    春晓从楚云笙的手里抽出衣袖来,安抚似的拍了拍楚云笙的手背,解释道:“这一点无需姑娘担心,这里地处山谷,先生为了隐世也在谷口处设有阵法,只有我们和这些纯朴的村民知道方法,虽然避世,但却不代表外面的消息传递不进来啊,而且,我有吩咐下属,一旦卫国有消息,会第一时间传递回来的,所以姑娘且放心养伤便是。”

    话虽如此,但一想到姑姑的处境,楚云笙依然有些坐立不安。

    天色越发暗了下来,楚云笙又和春晓说了一会儿话,才终于等到从山上回来的元辰师叔,只见他身上衬着海蓝色长衫的素白色外衣上已经被刮花了几道口子,楚云笙也可以想象的到他这一趟药采的并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