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阿呆

    一身宽松的青色宽长衫,并未束腰,就那般随意的穿在身上,即使是穿戴的如此随意,但那人周身却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

    一时间,整个屋子的气氛冷凝到了极点。

    楚云笙支着身子抬头看他,带着面具的他亦目不转睛的看着楚云笙。

    两个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对视着,一言不发。

    最终,还是楚云笙眼角有些酸痛,败下阵来,她轻吁了一口气,眨了眨眼睛,问道:“这位……兄台……我这是在哪儿?你是谁?”

    到底是不擅长同人打交道的,楚云笙在脑海里思索了一圈才找出这些词汇,本以为还算礼貌得体,却见那男子闻言竟然无动于衷。

    从楚云笙醒过来到说完这番话,他一直都纹丝不动,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就那么静静的,宛若石雕的看着她。

    而这时候,楚云笙也终于意识到,乍一见这男子的眼睛里少了点什么。

    精神。

    他看向的她的眸子里并无半点精神,不是无精打采,却无半点兴致,哪怕是稍微一丁点波澜。

    看着楚云笙的神情就跟看着桌椅板凳这些没有生机的物件一样。

    这样的人,除了冷淡漠然,楚云笙脑子里再找不到其他的词语来形容。

    她等了良久,那人依然对她不予理睬,淡漠的眼神似是看着她又似是看着她身下的床,这样时间一长,倒是楚云笙有些尴尬了。见自己衣衫穿戴的完好,她瞪了那男子一眼,便摩挲着从床上爬了起来,就打算自己出去外面转转,看看春晓去了哪里。

    而那男子自始至终都站在这屋子的那一角落里,沉默安静的看着她。

    楚云笙穿好鞋袜,还没来得及起身,就见春晓从那扇破木板门外转了进来,一见楚云笙已经醒了,连忙上前,帮她整理好衣衫,一边笑道:“姑娘这一觉睡的可真沉。”

    “可不是吗?”楚云笙打了一个呵欠,眼睛却还是放在墙角的那个少年身上:“我感觉头依然昏沉沉的。春晓,他……是谁?”

    春晓扶着楚云笙起身在竹篾编织的桌子边坐下,转头看了一眼那少年,见怪不怪的解释道:“这是阿呆,是先生收养的孩子。”

    说到这里,春晓凑近了楚云笙一些,压低了声音道:“我听人说,他脑子不太灵便。”

    闻言,楚云笙恍然,难怪能这般漠然的看着一个陌生的活生生的人,不是他过于常人的冷漠,而是……脑子不好使?

    不过,既然脑子不太好使,那怎么总是盯着她一个人看?

    “阿呆可不是脑子不太灵便呢,”楚云笙正走神呢,这时候从门外转出一俊雅的男子,人还没有进屋,就已经接过了春晓的话茬:“我们家阿呆只是性格比较内向罢了。”

    只见那男子一身海蓝色长衫,外衬一身素白色外衣,一头黑发用一根木簪挽起,随着他走路的步调,发丝飘动,现在稍有身份的男子都流行在腰际配一块玉,而这人却没有,一身轻便的衣装衬的他那俊美的容颜越发超然,洒脱,与眼前的茅草屋、破矮土墙格格不入,不知道是他保养的好,还是因为天生肤质就好,在他身上,完全看不出来是三十多岁男子的样子,说起二十出头也不为过。

    不需要介绍,楚云笙也估摸的到,这应该就是娘亲口中所说的神医圣手,元辰师叔了。

    一见到他走了进来,之前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楚云笙的“阿呆”终于动了动身子,将目光从楚云笙身上抽了回来,转到元辰身上,不同于看楚云笙的漠然,楚云笙注意到,他看向元辰的眸子里带了几分不愉。

    元辰似是没有感应到一般,径自走到楚云笙身边,不等楚云笙开口,已经很自然的抬手搭在了她的脉上,迎着楚云笙不解的眸子,他的嘴角抽了抽,有些不自然干咳了两声道:“阿呆不太喜欢别人占着他东西。”

    “不喜欢别人占着他东西……?”楚云笙下意识的重复道,再转头看向阿呆,换来后者面无表情的一瞥,最后目光落到那张床上,楚云笙才终于恍然:“这是阿呆的床?”

    闻言,元辰师叔面上露出了几分尴尬的表情,笑道:“家徒四壁,就两间茅草房,咳咳……你早上又睡的那般的沉,所以……”

    后面不言而喻。

    所以,他让春晓将她安置到了阿呆的房间,睡了阿呆的床,而不用楚云笙询问,也可以想象的到,这只阿呆一定是保持着自己初醒时候见到的姿势和目光,一直从自己躺到他床上,到现在。

    果真是呆啊……

    想想自己这一觉被人这样盯着看了将近一天的时间,楚云笙的嘴角也不自然的跟元辰师叔一样,忍不住抽了抽。

    气氛着实太过尴尬,好在元辰师叔很快诊好了脉,将她的手轻轻放下,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也好在送来的及时,再晚一点,只怕是回天乏术了。”

    听罢,楚云笙和她身边的春晓齐齐倒吸了一口气。

    不过这样也就意味着自己身体有救,之前的阴霾心情也瞬间跟着好了不少,不过元辰接下来的话,却又让她不得不正视起来,“我已经配好了药放在灶台,等下春晓去煎好给这姑娘送来服下,看这脉象,应是还要找两味药材,我这就去山里一趟,你和阿呆好生在这里。”

    要她和阿呆好生在这里?

    楚云笙闻言,回过头来,看着漠然的看着她的阿呆,忍不住后背有些发凉,既然自己占了他的床铺,那么等下元辰师叔和春晓都出去了,看他这架势,会不会把自己一把拎出去扔掉?

    似是看穿了楚云笙的想法,元辰师叔爽朗的笑道:“放心,阿呆虽然自闭,却也不会无故伤人的,你且在这里歇着,若是困乏了,大可回床上躺着,”他人已经迈步向外走去,说到这里,又转过头来,换上了一副认真的表情道:“你之前会睡的那般的沉也并非是因为身体困乏,而是因为你身上的毒素已经在渐渐侵入肺腑,而且,之后的这几天你也会随时都有可能昏睡过去。”

    她的身体状况已经这般严重了吗?

    楚云笙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