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诊断

    那人到底是谁?放她,帮她,还有他的计划,到底有什么目的?

    这些楚云笙都不得而知,而眼下,她也没有时间再顾及其他,看着姑姑很自然的牵着自己的手腕,她掌心温热,透过她单薄的衣衫,传到她冰凉的皮肤上,一直抵达到心底。

    一声姑姑就要克制不住唤出,但话到嘴边最后只换成:“公主殿下。”

    这一声轻唤,才似是点醒了很自然没有经过思索就牵着她一起走的萧宜君,她前进的步子微微一怔,旋即转过头来,眸光里带着温柔和关切道:“我看姑娘身子似也有不便,这里虽然都是普通陈国百姓,但到底还是有几分凶险,所以先随我离开此处,待到了安全的地方,我自会放姑娘离去。”

    即使她不解释,楚云笙又何尝看不出她的用心,“谢谢公主殿下为民女考虑。”

    闻言,萧宜君淡淡一笑,再不客套,直接牵了楚云笙上了她来时的那辆马车。

    在场的百姓哪里还敢纠缠,纷纷避让了开来。

    数百精兵拱卫着马车,一路绝尘而去。

    楚云笙和萧宜君同在一辆马车上,此外,还有两名女护卫随侍左右。

    外面的嘈杂被车帘成了另外一个天地,安静的马车内,几人的呼吸可闻,一时间,楚云笙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倒是萧宜君先一步开口道:“我也曾学过一点医术,看姑娘面色,似是有中毒的征兆,若姑娘信我,可否让我替姑娘诊上一脉?”

    楚云笙忙不迭的起身,就要道谢,却被萧宜君抬手阻止了:“你既是陪在姐姐身边的丫头,而且能生的这般姿态和谈吐,想来,姐姐也并未拿姑娘当外人。”

    说话间,萧宜君轻轻的拍着楚云笙的肩膀,将她安抚回了位置,这才牵起她的手腕,将青葱如玉的指尖搭在了她的脉上。

    “承蒙公主殿下抬爱,民女何其有幸能得公主殿下诊脉,”楚云笙敛眸,将刚刚上马车之前已经打好腹稿的说辞道了出来:“奴婢自入宫时候便被安排在锁妖塔做洒扫宫女,奴婢命好,因身世可怜便得了长公主和小公主的垂爱,平素里长公主教导小公主的时候,也会叫上奴婢在一旁,虽然奴婢说这句话有些逾越了身份和尊卑,但长公主宅心仁厚,确实是将奴婢当做女儿般看待。”

    说到这里的时候,楚云笙的声音也恰到好处的哽咽了起来,让人闻之辛酸也跟着忍不住落泪。

    萧宜君闻言,再度长叹了一口气,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垂眸认真的号起脉来。楚云笙抬眸看她,只见她刚刚平静的面色上,渐渐的染上了一层忧色。

    “公主殿下,我的身体……”

    “中毒颇深。”轻轻的放下楚云笙的手腕,萧宜君将手指轻轻的按在自己的有些酸胀的太阳穴上,不无担忧道:“你身上本身潜伏着一种毒,虽不致命,但却蛰伏在肺腑,一经外因诱导,只怕会毒入肺腑,回天乏术,再加上类似于化功散的毒,两者合一,只怕……”

    “只怕什么?”楚云笙下意识的追问道。

    自重生以来,她一直都以为自己这身子运气不通畅,时常胸闷气短头晕目眩是因为在地牢里受过酷刑,身子太虚,再加上化功散,所以才这般,如今听姑姑这么一说,言外之意……不就是……命不久矣?!

    刚刚重生,却又要面临死境,老天爷是在跟她开玩笑吗?

    仿佛看穿了楚云笙心底的慌乱和无助,萧宜君抬手,似想抚平她不安的情绪,宽慰道:“也并不是没有办法,我做不到,也许有一个人可以做到。”

    说到这里,楚云笙也反应了过来,姑姑讲的是谁。

    娘亲和姑姑的师兄,元辰。是卫国皇族帝师一脉的传人,更是有这神医圣手的美誉。

    她应该叫元辰师叔。

    娘亲曾经跟她提过,姑姑年轻时曾和元辰师叔情投意合,定下终身,最终却因为小舅舅出事,卫国的重担落到了姑姑身上,因此才生生拆开了他们两人之间的姻缘。

    从小舅舅出事,到如今,已经整整十八年了,姑姑也已经由当初不经人事的十三岁小姑娘成长为如今喜怒不形于色的掌权者。而他们之间再无交集。

    楚云笙眼角有些湿润的看着虽然依然明艳动人,但眼角到底还是留了几分岁月的痕迹的姑姑,心头蓦地一痛。

    萧宜君自然不知道楚云笙在为她心疼,只当她是为自己的身体担忧,继续劝慰道:“既然遇见,你我就是有缘,再加上你又是姐姐身边的人,所以我不会坐视不理,等平安出了这洛城的范围,上了去往卫都的官道,我就派人送你去我那位故人那里,他应该有办法。”

    说到那位故人时候的神色,萧宜君绝美的面色上带上了几分恍惚,不过转瞬即逝。

    楚云笙将心底里的担忧和心疼压下,拒绝道:“我想和公主殿下一起回卫国。”

    萧宜君倒有些意外她竟然拒绝了送她前往安全的地方诊治的提议,不过,不等她开口,楚云笙连忙解释道:“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虽然中毒颇深,但公主殿下也说了,潜伏的毒要被外因诱导才会爆发,至于化功散,只要我不动用内力,暂时是可以压制的,这些都不是问题,现在最关键的,是要平安的护送公主回卫国,幕后之人的居心我们尚未洞悉,但可以肯定这一定是一个大阴谋,否则不至于让您带着精兵如入无人之境的来到洛城,如果这一路依然可以平安的到达卫都的话……那么可能真正的危机应该在卫王都。”

    说到这里,楚云笙和萧宜君几乎是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一时悲愤,没有控制住情绪,萧宜君就这样带着几百精兵来了陈国,对于卫王都的部署几乎是匆忙的,而如今卫王都中的卫王,她的小舅舅是个没有自理能力的痴傻儿,若是有人在这时候,利用这个契机做点什么……后果简直太可怕!

    这一点,萧宜君之前在锁妖塔冷静下来之后的萧宜君也想到了,但是被楚云笙这般提出来,她依然忍不住后背发凉。

    她确实是太大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