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同行

    说起陈言之的“那一团儿”,上车的素云身上已经没有了包袱,是被毁尸灭迹扔到了哪个臭水沟也说不定,不过那样的人,死有余辜,楚云笙并不同情。

    陈言之是想拿了她去献给赵三皇子何容,那他们呢?目的又是什么?为什么要专门去陈府这么走一遭呢?她怀着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这两人,而那男子却似浑然没有察觉到她的目光,直接摊手,在车内的软榻上摆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睡了过去。倒是那女子素云,一直都警惕的看着她,那样的目光让她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再度起了一层。

    楚云笙想不明白他们的目的,连日来高度警惕的神经已近乎崩溃,再加上今日刺死陈言之已经让她耗损了内力和精力,所以,在跟那女子对视了没多久之后,也背靠着身后的软垫很快沉入了梦乡。

    依然是那个逃不出的噩梦,依然是那些让人精神崩溃的声音。

    ——“烧死她!她是妖孽,是陈国的罪人!“

    ——“都是因为她,陈才会亡国!“

    ——“云笙,有没有人告诉你,你额际的凌霄花印记,配你,最是恰当。“

    ——“三郎,我要她额际的凌霄花做发簪,可好?既然是刻在骨头上的,剃了就好了。“

    楚云笙头痛欲裂的哭着喊着,在梦里一路奔跑着,等到最后一声撕心裂肺的“不要”哭喊出来,她的意识也终于恢复了过来,醒了。

    睁开眼帘,刺目的阳光一下子耀的她有些睁不开眼,下意识的动了动脑袋,尚且有些浑浊的目光在落到对面正满脸疑惑打量着她的素云身上的时候,楚云笙一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软榻上坐了起来,同时也一把擦掉了脸上犹自还挂着的泪水。

    但这一掩耳盗铃的动作并没有逃过对面男子的目光,不过他只是微微侧首,避开了楚云笙的目光,看向了别处,这样倒让楚云笙的难堪减少了几分。

    “姑娘做噩梦了?”男子笑的温柔,同时他身边的侍女素云很配合的递上了丝绢。

    楚云笙并没有接过素云的绢子,而是手脚麻利的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整了整,一切妥当之后,这才坐好,看着那男子带着笑意的眸子道:“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了。”

    那男子抬手支颖,带着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楚云笙道:“还没有问过姑娘芳名?”

    闻言,楚云笙心头一凉,她的名字……

    第一次有人问起她的名字,虽然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问起,然而她却不知该如何回答,她的父皇从她出生都没有给她赐名,恐怕他至死,也不知道自己最小的女儿叫什么。

    她是楚国顶着妖孽胎记出生的不祥之人,天下人都叫她妖孽公主或者十三公主,不会有人关心她的名字。

    云笙,还是娘亲给她娶的,娘亲说,她就是她生命里的笙箫,只要有她在,再苦再难的日子,都能写成乐谱。

    然而,上一世的楚云笙已经死了,现在的她已经叫不回那个名字。

    楚云笙低头想了想,再抬眸看向那男子的时候,眸子里已经有些许泪光在闪动,“我叫阿笙,笙箫的笙。”

    不知为何,在那一刻,男子清晰的感觉到有一股悲凉的情绪在楚云笙的眼底里蔓延开来,他不明白,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女,何以在这一瞬眼底里浮现出那种超出年龄的参悟人事悲欢的沧桑感,他正欲开口,却听马车外传来了一阵喧嚣。

    车内机警的几个人瞬间提起了精神,将注意力都放到了马车外的喧嚣上。

    素云先一步掀开一角车帘,透过那小小的一角,楚云笙才看到,原来繁华的洛城已经近在咫尺。

    洛城是昔日陈国的都城,其繁华程度可想而知,而楚云笙之所以一眼就认出来是洛城,不仅仅是因为这里是她前世纵身跃下结束生命的地方,也不仅仅是因为城头两个大大的文字标志,还因为城头上高悬的一排人头。

    已经不辨面目,有的甚至已经开始腐烂,但每个人头上还贴着布条,解释着该主人生前的身份。

    不是旁人,全部是她前世的血亲。

    她的父王,二哥,三哥,八哥,十一哥……

    每一个名字,都让她感觉那么熟悉。

    这些人中,很多人都不曾正眼瞧过她,父王不曾疼惜过她,二哥曾经连碰到她的手都觉得晦气,三哥更是见都不愿意见她……

    说什么血亲,除了骨子里的那一份血脉,楚云笙跟他们没有半点关系,然而,如今的自己就连那副跟他们有血缘关系的身子都已经换了,所以,此时此刻,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她还能保持着平静。

    虽然表面平静,但内心依然起了不小的波澜。

    从城头上悬挂的人头上转回了注意力,楚云笙才看到外面喧嚣的来源,原是从城内络绎不绝的涌出百姓,手上带着劳作时的工具,都朝着一个方向奔去。

    “看错没有?”

    “没有,就是卫国长公主带人要来抢棺木。”

    “那妖孽害得我们亡了国,如今死了都不安生。”

    ……

    在断断续续听到这些只言片语的时候,楚云笙的一颗心早已经被打入了低谷,就连素云什么时候下了马车去打探情况,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她都没有注意到。

    “怎么回事?”那男子也注意到了楚云笙的异样,不过还是先转头问打探消息回来的素云。

    素云轻叹了一口气,低声道:“据说是今天一早赵国守军刚从锁妖塔撤兵,就有卫国长公主带了精兵前来抢夺陈国十三公主和其母妃的遗骸,洛城的百姓已经对陈国十三公主恨之入骨,哪里肯让她抢走,纷纷聚集过去要烧了锁妖塔灭了妖孽,如今正僵持不下呢。”

    闻言,楚云笙已经僵硬在了原地。

    这些人,就连死了都不放过她吗?

    可是谁又知道,她何其无辜!至始至终,她都被人当做一颗被算计的棋子,甚至就连陈国的灭国的罪名,都要扣在她的头上。

    楚云笙的一颗心早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也麻木到了极点,就连身边的男子出声唤她,她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来,正望进对方那双包揽了浩瀚星海的眸子,而那一刹那自己眼底盛满的慌乱也无所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