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配合

    然而,下一瞬,当那男子嘴角微微一勾勒,露出了一抹绝艳的笑容的一瞬,他却道:“所以,劳烦姑娘配合我们演好这出戏。”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如同给了几乎要溺水而亡的人一根救命的稻草,楚云笙的身子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不由得一僵,看着那男子的眼神里也越发多了几分不解。

    在这样的情况下,未免节外生枝,明明除去她是最好的选择,他却选择放她一条生路。不仅楚云笙不解,那男子身边的女子也不赞同,疑惑道:“可是公子……”

    后面的话尚未说出口,就已经被那男子抬手打断,他只看着楚云笙,含笑道:“姑娘可是愿意合作?”

    这对楚云笙来说,已经是最好的选择,如何会不愿意,她将信将疑的看着那男子,点了点头。

    一见她点头,那男子立即转过身来,吩咐身边的女子道:“素云,把这里收拾一下,你还是换成本来的样子,我们等下就上路。”

    那女子接了命令,当即起身往床边走去。

    因为是背对着楚云笙,所以她也没看清她对床上的陈言之的尸体做了什么处理,不过半盏茶的功夫,那尸体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迅速的腐烂融化,整个屋子开始有一股奇异的幽香飘散了开来。

    那样的场景太过恐怖,比刚刚自己亲手用发簪刺杀了陈言之更甚,楚云笙只看了一眼就感觉到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连忙转过头来,再不敢看那让人作呕的一幕。

    她转过头去,目光正巧跟那男子碰个正着,自己这般狼狈的神情又悉数的落入了他的眸子,看他神情,似是根本没有丝毫意外。

    也难怪,任是一个正常人看到这样的一幕,也该心生寒意,楚云笙下意识的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再抬眸看向那男子的时候,已经恢复了震惊。

    然而,那男子已经调开了目光,垂眸看着手中的茶盏,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时间如同煎药一般难熬,其实也不过才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待楚云笙听到床边的动静循声看过去的时候,又一被震惊到了。

    床上已经没有了陈言之,只剩下他之前穿在身上的衣物以及没有腐蚀掉的骨头,只见那女子动作十分利落的一把扯掉了床上的被单,将陈言之剩下的骨骸利落的打好包并放在了一边,而她抬手间已经去掉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清丽绝伦的脸来,也不看楚云笙这边,径自站起身来开始换衣服。

    楚云笙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完全无视就在她身前不远处的男子和她,就这么旁若无人的换起衣服来。

    再看那男子,依然神态自若的饮茶,不知是并没有注意到她那边,还是根本就对这样的状况司空见惯,虽然长期被囚锁妖塔,但对女儿家的矜持和名节娘亲都有教导过她,所以看到这一幕的楚云笙才会这么惊讶。

    看到她这样的神情,不为那女子就在一边换衣服所动的男子反倒转过头来,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笑道:“姑娘今日受的惊讶可是不少?”

    没有人生阅历的楚云笙想强撑着,但无疑已经在这人面前暴露无余,之前才见他从梁上落下来,自己还能搜肠刮肚的找些句子来撑住,现在时间拖的越久,她越有一种被这人都看光了的感觉,仿似这时候在这屋子里脱衣服的不是他的那个侍女,而是自己。

    迎着那人洞悉所有的目光,楚云笙叹了一口气,只得咬着唇瓣,点了点头。

    那男子闻言,抿唇一笑,眸光里的星辉耀的楚云笙有些眼花,这一刻,楚云笙很想看一看这张陈言之的面具底下的脸,该是何等尊容。

    不过,不等她从那绝美的笑容里回过神来,那男子已经站起身来,他身后床边的被他唤作素云的女子也已经换好了衣服,做丫鬟装扮,利落的将打包好的陈言之的骨骸背在肩头,走到了窗户边上。

    “姑娘,请吧。”男子含笑走来,抬手示意楚云笙将手交给他。

    楚云笙抬眸看了他一眼,目光在他伸出来的细致如瓷的手和自己的手上流转了两圈,神情里带着挣扎,最终在那男子疑惑的目光注视下,为难道:“可是……我娘亲说过,男女授受不亲。”

    “噗~”

    那男子听到这话,还没做出反应,倒是床边准备瞅准时机溜出去的素云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他本来还想打趣她几句,但见楚云笙的表情很认真,没有丝毫的做作,只得叹了一口气,放下自己已经伸出来很久的手,笑道道:“姑娘真是个妙人,那咱们走吧。”

    楚云笙默默的点了点头,就跟着他后脚出了房间。

    一出门,立马就引起了周围的守卫警觉,但在见到走在前面的“陈言之”之后,所有人都蹲下身来行礼,并没有一个人怀疑,而楚云笙也注意到,就在这些人行礼的时候,素云已经瞅准空挡闪电一般的蹿出了院子,很快就消失在了院子里她的视力范围之内。

    “叫肖管家,速去准备马车。”一出屋子,这男子的声调都变了,若不是因为已经知道真相的楚云笙带着挑剔的耳朵去听,根本就察觉不到已经是换了一个人。

    守卫的头领站起身来,有些不解的看着“陈言之”,不解道:“大人这是要去……”

    “本官要去哪里,还要向你汇报吗?”

    那首领一听三皇子的名号当即退到了一边,再不敢拦着。

    楚云笙也看出来了,这些守卫也不是陈言之自己的人,多半是三皇子何容安插在陈言之身边的,看来陈言之在何容那里也并不见得混的有多顺风顺水,至少是没有信任和器重可言,所以他才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秦令,想要在何容面前立功。

    心里想着事情,步子却也没慢半点,紧跟着那男子就出了院子,一路出了府门,被吩咐去准备马车的肖管家已经等在了门外马车边上。

    那男子三言两语将这些人打发走,就只剩下了车夫和他们两人,这才上了马车,踏上了行程。

    中午时分,街道上人来人往,虽然热闹,但昔日繁盛程度仅次于陈国都城洛城的临城,却不见有半点喜色,每个人的头上,都被巨大的亡国阴影笼罩。

    赵国刚刚接管陈王,所以对王城附近城里百姓的进出盘查的格外严苛,尚未看见城门,就已经看到了远远排着的,准备出城的队伍。但这一带等同于是陈言之的地盘,远远看到是陈府的马车以及驾车的车夫,排着队的老百姓就被那些守城的士兵驱散到了两边,城门官也忙不迭的递着笑脸,放了行。

    才将城门甩在了身后,之前趁机溜出去的素云突然从路旁窜了出来,在车夫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惊呼之前,已经将剑搁在了他的颈间。

    等她也进了车内,马车再度行驶,楚云笙都感觉到这马车比出城之前走起来还要稳当许多,车顶上虽然只是几声极其细微的吞吐的气息,但还是被她听到了。

    她忍不住再抬眸看了一眼这男子。

    他自身和这侍女素云的身手已经让人吃惊,再加上隐身在车顶上几个高手,还有说不准在暗中跟随保护的人,他到底是谁?

    虽然面前的男子和他的侍女实力太过强悍,甚至让她生不出丝毫能逃脱成功的念头,但是楚云笙的直觉却告诉她,他们并不是坏人。

    或许有时候直觉这东西本身就靠不住,但他们既然没有选择直接了当的杀了她让她和陈言之变成一团儿,这一点,就已经让她心生感激。

    只是不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