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探究

    即使看不清面目,但那一身慑人的气场,却让人不得不心生敬畏。

    他只斜斜的带着几分从容优雅的靠在那里,姿态慵懒,却让人轻视不起来,楚云笙站在房梁下,抬头看他,却像是看高在云端的尊贵优雅的白狐。

    有一种人,天生带着让人臣服的气场,而这人的这般尊贵,却是楚云笙曾经见过陈国皇族中那么多皇兄皇姐中,都不能与之比拟的,甚至被世人称为公子无双的赵三皇子何容,都比不上这人一角。

    陈言之穿这衣服儒雅俊朗,但这人虽然穿着同样的衣服,周身的气场比起陈言之来,便如同天上地下。

    见楚云笙警惕的看着他,房梁上的男子支肘起身,脚尖一点,就从房梁上轻飘飘的落到了楚云笙的面前。

    随着他落下,房间内的烛火终于打在了他脸上,看清他面目的楚云笙心头更是惊讶。

    因为,他有着同陈言之一模一样的脸。

    这世上怎么可能有着同陈言之长得一模一样的贵族?秦云锦关于陈言之的记忆楚云笙也记起了七八,她可以确定陈言之的生命中并没有这个人。

    难道是……易容?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当即被楚云笙肯定。

    不知道这人是从何时到了这屋子,居然让自己和陈言之都没有察觉,自己利落狠辣的杀了陈言之的举动应该也被他看了去。

    他既不阻止,是不是就说明,他不是陈言之那边的人?

    楚云笙怀着警惕打量的目光看着他,那男子也以同样审视的目光看着楚云笙,但不同的是,他目光里没有警惕,倒多了几分冷意。

    虽是同陈言之一样的样貌,但这男子的一双眼睛格外晶亮,黑的如同暗夜的瞳仁便如同一个辽阔繁茂的瀚宇,让人看一眼就似被吸引进去了一般。

    “你是哪家的姑娘?”

    楚云笙尚未发问,倒是这男子先一步开口,看着楚云笙,目光里泛着看不出喜怒的光芒。

    “公子好生无礼,哪有一出口就问姑娘人家的?”楚云笙迎着他打探的目光,也努力让自己的一颗砰砰乱跳的心平静下来。

    “那倒是在下唐突了,那姑娘,你来这里做什么?”那男子也不恼,嘴角噙着笑意看着楚云笙。

    如果不是那笑意带着几分凉意,如果不是他们两人的聊天背景里还有床上陈言之已经冰凉的尸体,当真会让人产生是某个才子佳人相遇的桥段。

    “这是奴家的闺房,阁下擅自闯了进来,倒还好意思问我来做什么?”光看这人从房梁上下来的动作,以及吐气吸纳间的从容,楚云笙也知道如今的自己不是这人的对手,更何况自己的内力不能擅自运用,刚才刺杀陈言之的一瞬,已经让她体内的真气紊乱了,再不能轻举妄动。←百度搜索→

    那男子走近了些许,把脸往楚云笙面前一凑,笑道:“陈言之说你是秦云锦。”

    虽然只是淡淡一笑,而且笑容里还带着复杂的意味,但只那一双眸子,却让人感觉到仿似看到了二月里开的最盛的桃花。

    溢彩,嫣然,醉流景。

    迎着他探究的眸子,楚云笙不避不让道:“那阁下认为,我像吗?”

    男子讳莫如深的眸子里,第一次带着一丝温度,道:“我也觉得不像。”

    “陈国秦大将军唯一的骨血,秦云锦,自十四岁时随父出征,在战场上勇猛程度不亚于一般武将,其手起刀落间,多少敌军的生命被收割,而她,至始至终都飒爽从容,怎么可能会因为手刃了杀父仇人就手抖的几乎站都站不稳?”

    说这番话的时候,他一直看着楚云笙,语气里也带着丝毫不加以隐藏的欣赏和赞许。

    确实,作为一个那样飒爽英姿的传奇女子,怎么会因为抬手杀了一个十恶不赦的人而脸色苍白手软腿抖。

    只是,此刻杀人的是楚云笙,是第一次夺人性命的楚云笙。

    没有将自己当成秦云锦,楚云笙当然觉得庆幸,不过面色上她却没有表露分毫,而是抬眸,看着那男子道:“既然阁下知道我不是秦云锦,也应能猜到,我是被这人当做秦云锦抓起来,我的所为,也是迫于无奈。”

    男子没有答话,而是转过眸子,看着床上已经没有了生机的陈言之,然后抬手,招了招。

    他的手刚落下,从窗子外突然窜进来一个人来。

    明明关的紧紧的窗户,却似是专门为她的到来而敞开了一般。只见她风一般的瞬间进了屋子,待站定,楚云笙才看清是个女子。

    是个同自己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

    这世上哪有那么巧,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遇到一个没有血缘关系还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子,唯一能解释的通的就是,她跟面前的男子一样,是易了容。

    而且,还是照着她,秦云锦的样子。

    到了这种地步,楚云笙就算再不明真相,也能猜到这两人多半来者不善,而且是有准备的要取代她和陈言之,至于目的是什么,她还猜不到,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女子既然已经易容成了她的样子要取代她,陈言之已死,那么她……危矣。

    在想通这一点之后,楚云笙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身后不远处就是窗台,虽然在这两个高手面前逃出生天的机会约等于零,但若真是走投无路的话,她也只能拼尽全力试一把了。

    只要出了窗户,外面有这重重森严的守卫,让他们察觉到这里的异动,或许自己能暂且保住小命也说不定。

    只是,那是最坏的打算。

    楚云笙的表情悉数落入那男子的眼里,他往后退了一步,在桌子旁边坐下,就手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举手投足间所散发的优雅和尊贵,让人下意识的都要屏住呼吸。

    “公子。”那女子走到他面前跪下,行了一礼,等待着他的指示。

    而楚云笙的一颗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生死,就决定在这男子的一念之间。

    “姑娘,你也知道的,既然你已经洞察了我们的目的,我们就不能轻易的放你离开,”那男子将茶盏放下,修长的指尖一下一下很有节奏的叩击着桌子,说到后面半句的时候,已经转过头来,目光仿若熠熠星辉一般,看着楚云笙,温和道:“所以……”

    所以……

    就要顺理成章的除掉她?楚云笙自行脑补了后面半句话,同时脚后跟已经不动声色的提起,就等着下一瞬那人话音未落,他身边蓄势待发的女子尚未来得及出手之前,她就先一步夺窗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