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不放过

    “快说,秦令到底藏到了何处?这么重要的事情,我不相信你想不起来。”陈言之的脸几乎是贴在楚云笙的面上,他谈吐间的气息充斥在她的鼻息间,双手也被他这般紧紧地禁锢着,想要挣扎着远离这个让她感觉到的人都很困难。

    而陈言之,似是要吃了人的目光就这样,一错不错的看着她,那架势,似是楚云笙下一瞬说出来的不是他想要的答案的话,就会被他生吞活剥。

    “云妹,这些日子你都是装的吧?假装失忆对不对?你是这般心智坚韧的人,怎么可能会因为受不了刺激而失忆,你是因为不肯原谅我,恨着我,所有骗我的,对不对?”

    本来还想试图挣扎的楚云笙在听到他这句话,放弃了挣扎,索性抬眸,泠泠的看着陈言之,语气里已经带了几分讽刺:“你觉得,如果我没有失忆,还是你曾经的那个云妹的话,见到你的第一眼会做什么?”

    肯定会恨不得手刃仇人,哪里还会如楚云笙这般,从第一眼醒来到现在,看到他的目光都是这样平静如水,没有爱,更没有恨。

    这一点,也正是陈言之一直迟疑的。

    他保持着压制住楚云笙的动作,一动不动,看着楚云笙的目光转换了几次,最初的愤怒慢慢平静下来,但尚未完全归于一泉淸泓,却又是被人投入了一颗巨石,激起千层浪,激起更为巨大的的愤怒和疯狂。

    看着他的目光,楚云笙一惊,正欲开口,却见陈言之已经不由分说的,朝她压了下来,他的嘴角还浮现出一抹近乎残酷的冷笑:“既然你想不起来,自然也就不是我的云妹,我把你交给赵三皇子,一样能让我仕途高升,而他,自有一万种办法让你想起来。”

    “云妹,你也别怪我。”他已经放弃了从楚云笙的口里套到消息的打算,根本就不给楚云笙说话的机会,抬起宽大的手掌就来撕扯楚云笙穿戴整齐的衣衫,而他带着残酷笑容的唇也已经朝着楚云笙的脸颊凑了过来。

    “啪!”终于挣扎出来一只手的楚云笙抬手对着陈言之越来越近的有些苍白的脸就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用上了她全部力气,打的极为响亮。

    打的陈言之一愣,忘了自己下一步的动作,呆呆的看了楚云笙一瞬,接着,他眼里翻腾出比之前更为灼灼的怒火,“你本来就是要嫁给我的人,送给了赵三皇子,还不知道要被多少人糟蹋,倒不如我先开了这先河。”

    说着,他手上的力气骤然加大,紧紧箍着楚云笙肩膀的手堪比地牢里的铁链,让楚云笙疼的几乎要掉下泪来。

    手上动弹不得,她脚也没闲着,抬脚就是一记踢腿朝陈言之的要害招呼过去,哪晓得陈言之看似文弱,拳脚功夫却也不差,楚云笙这一踢腿,倒正好让他趁机抬脚压制住了她的双脚。

    “你一身修为散尽,又如何挣脱的了我?”陈言之咧嘴一笑,笑里尽是某种吞噬人的炽热光芒。

    那般强烈的**,让楚云笙作呕,她再没有别的选择,已经不能再周旋下去,要么,被这畜生糟蹋,要么……

    想到这,她目光一闪,看着陈言之已经凑到了自己面颊上的脸,毫不犹豫,运起真气反手就将陈言之禁锢她的手用力一折。

    咔嚓。

    骨头被折断的声音在房间内脆生生的响起,陈言之还来不及反应,甚至来不及惨叫,楚云笙已经利落的从他身下翻转了过来,刚刚折断他手臂的手用力的捂住了他的嘴,让他发不出一点声音。

    陈言之下意识要运功震开楚云笙,但已经晚了,因为楚云笙的另外一只手已经抵在了他胸口,纤细如若无骨的手掌下,是一截已经没入陈言之心口的金步摇。

    如此精准无误,而且出手快,狠,准。

    这些,都是陈言之至死没有料到的。

    当然,他更想不到,眼前这个干脆利落杀了自己的女子,并不是他的云妹。他的眼神逐渐开始涣散,开始四肢还有些挣扎,但慢慢的,也不动了,似是一直有什么话想说,或是因为太痛,想要嘶喊出口,无奈楚云笙压制在他唇上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直到他再没有了生机,楚云笙的手才无力的自他唇上滑落。

    从乍然出手杀陈言之一开始,她都保持着钳制住陈言之的身子,这时候也跟着无力的从陈言之的身上滑落。

    她就躺在陈言之的身子一侧,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心里一片茫然,一股沁凉。

    这是她第一次杀人。

    虽然对方十恶不赦,但到底是一条人命,就这样在自己手中结束,楚云笙的心还是有几分触动。

    虽然触动,但她并不后悔,如果再选择一次,她依然会做出这个选择。

    如果她心慈手软,那么这人就会将自己送入万劫不复。想要在这个乱世中生存,就必须收拾起自己这颗琉璃心。

    上辈子自己是如何惨死,如何被人冠上妖孽祸国的罪名,她如何能忘。

    很快收拾起了自己的心情,楚云笙转过头,再不看已经面如土色的陈言之,腾身利落的从床上下来,打算下一步该怎么逃出这安平候府。

    虽然这一个月自己并未出这院子,但或多或少的从陪侍丫鬟的口中套出了些关于这府上的一些信息,而这王府对秦云锦来说并不陌生,楚云笙依仗着秦云锦的记忆,趁着夜色逃出去,并不困难。

    正思索着的楚云笙身子却突然一僵。

    她抬眸,带万分警惕的目光看向这屋顶的房梁,只见一抹淡蓝色的衣襟首先映入眼帘。

    淡蓝色华服,衣摆上镶着金丝云纹式样。这在五国之中,也只有权贵才能穿的起,才有资格穿的衣服,穿在那个此刻悠然从容的斜靠在房梁的男子身上。

    让楚云笙惊讶的不是他的衣着华贵,而是这件衣服,如果她记得不错的话,跟她前几日陈言之所穿的一模一样。

    屋内灯光暗淡,房梁上的人面部隐藏在阴影里,看不分明,但只看他那般随意从容的坐在房梁的姿态,就让人觉得心惊。

    楚云笙第一眼看到的是他穿着和陈言之一模一样的衣服,再看第二眼,才觉得惊心。

    为那人的气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