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

    哐当!

    一阵剧烈的声响将楚云笙的意识唤醒,伴随着四肢百骸噬骨的痛楚,她终于能将厚重的眼帘撑开,待看清眼前的一切的瞬间,她身子一怔,所有的恨意,委屈,失意顷刻间铺天盖地的席卷了她的脑海。

    那一瞬间,冒出来脑海的念头--

    她竟然没有死。

    服下了断肠散,她已经是必死无疑,更何况还是从那么高的城墙上跳下,她怎么可能没有死?

    怀着这样的疑问,她这才注意起自己此时的处境,居然是在光线暗淡的囚牢里,而她自身,则穿着已经看不出本来颜色的粗麻衣服,胸前大大的“囚”字依稀可见。

    五分天下,赵,卫,楚,燕,陈,各有自己通用的文字,她身上这件囚服,似是陈国文字,看自己一身褴褛,除了裸露在外,被沉重的锁链绑缚的手臂,浑身上下,再没有一片好的皮肤。

    楚云笙更搞不清楚自己眼前的状况了。

    这还不是关键,当她下意识抬手,准备将调整一下烙的手臂生疼的锁链位置的时候,手背上,一块黑色印记,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虽然在这地牢里一身污垢,但她动了动手腕,确定那一块并不是淤青或者污垢,似是这身体本身就有的,长在肉里的。

    自己的身体自己再熟悉不过,何时会有这样的印记!而且,看模样,多半是从娘胎里便带出来的,这双手也不是她的!

    她因常年没有接触阳光,身上的皮肤略显苍白柔嫩,而这双手的虎口处却还带了一层薄茧,许是常年手握兵器习武或者做粗壮体力活所致。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想到这,她连忙抬手去摸自己的脸颊,查看自己身体。

    最终得到的,竟是一个有些荒谬,让人难以置信的结论。

    --这个身体,真不是她自己的。

    “也不知道王头儿是怎么想的,要我说,这么好的货色,要是早些放到兰香院,怎么得也是个头牌,到时候,还会少了咱们兄弟的好处?“

    “谁说不是呢,现在可倒好,人死了,平白亏了这么一大笔不说,还得想着法子给上面交代!“

    “哎!真晦气!到头来,现在处理死人的差事还要落到咱哥俩的头上。“

    ……

    有略微粗犷的对话声自昏暗的的牢房不远处传来,紧接着,就是一阵阵哐啷翻动牢门铁链的声音。

    脚步声越来越近。←百度搜索→

    到底眼前发生的一切太过震撼,而且,自己尚未理清头绪,楚云笙当下决定先不露声色。

    这样想着,她便匍下身子,按照自己起初醒来的姿势躺好。

    交谈着的两个人很快就来到了这间牢房前。

    “哎!可惜啊!“

    “是可惜了,都已经死了,快干活罢,这大热的天气,要是不及时埋了,只怕很快就会臭掉的,到时候累的还是咱自己。“

    一听到这话,楚云笙心头一惊,这才反应过来,他们口中所说的是自己。

    当成她已经死了,这是要把她拖去乱葬岗埋掉?

    虽然事实上“她“确实已经死了,可是现在占据这个身体的是她,怎么能让他们就这样把她埋掉,只怕是她好不容易盼得老天开眼给了她重生的机会,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儿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那怎么行。

    这样想着,她故意闷咳了一声。

    声音不大,但在这昏暗阴沉的地牢里,显得格外的清晰。

    当先那个体型稍胖的,穿着狱卒装扮的男子搭在牢门锁扣上的手蓦地一顿,他有些不敢置信的转头看向另外一名狱卒,当在对方的眼里同样读出了惊悚的神情之后,下意识的一声尖叫,划破了他们两人的喉头:“见鬼了!“

    楚云笙没有动,只是稍稍加重了几分呼吸,这样就足以向这两人证明,她还活着。

    体型稍胖的狱卒退后一步,与另外一人并肩靠拢了些,换成小声嘀咕道:“小张,你可是看清楚了?“

    被唤作小张的狱卒猛的吞了口口水,喉结打颤,压低了几分声音道:“错不了。“

    两人齐齐退后一步,胖狱卒有些迟疑道:“光天化日怎的会见鬼,莫非是先前他们查看的人看错了?“

    “可是,还是王头儿亲自查看过的,怎么可能会有错,不过眼下这……“

    说罢,两人扭过头将信将疑的齐齐看向一动不动躺在地上、有一息尚存的楚云笙,只见落在她鼻息间的青丝微微颤动,两人再度齐声开口道:“真的没死!“

    后面的这一句,显然,已经带了几分欣喜,看得出来这个“她“对于他们来说还有些价值。

    “不管怎么说,咱们先快去报告王头儿,这样也总算能跟上面的人交代了。“

    说着,两人也不进来探看楚云笙的伤势,一路踩着飞快的步子朝牢房外奔去。

    潮湿阴暗,并伴随着腐朽霉臭气息的牢房,再度归为宁静。

    待那两人走远,楚云笙才再度睁开双眸。

    眸色清冽潋滟,哪里还有零星半点衰败的神色。

    她抬头,环顾四下,并没有旁的犯人,这在牢狱里,应该算的上是重要犯人才有的待遇,这么说来,这身体主人的身份也并不简单。

    可惜她虽然占据了这尊身体,却是连一点儿记忆都没有,一想到这身体的身份,她的头便似针扎了一般的疼,有些许零碎的片段,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翻滚在她的脑海。

    那些不属于她的记忆,犹如决堤了的湖水倾泻进了她的脑子,横冲直撞她的每一根神经,让她的四肢百骸犹如被人生生撕裂般的剧痛。

    再是强大的心智,也抵不过此间震痛,再加上这身体本就虚弱至极,很快,楚云笙的意识就不再受自己的支配,眼皮也越发厚重的耷拉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糊间,又听到刚才那两个狱卒的声音,期间还夹杂有旁人的。

    但他们交谈的是什么,楚云笙却是一个字也听不清楚,她拼命的想集中注意力唤醒自己的意识,却终究还是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