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二侠十九章 剑侠客

    穿越空间的隧道,一步回春,上一刻还是大雪纷纷,这一刻却是鸟语花香——明媚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出点点温暖。

    “这就是乌鸡国!”逍遥生说着,抬头看了看天空,看了看先一步过来的剑侠客——正在观察周遭环境,眼前是一片不见道路的丛林,身后是一片群山峦一块巨石。

    巨魔王、狐美人、舞天姬,先后在巨石下方一闪而逝的蓝色灵光中走了出来。

    “竟是完全相反的季节!”狐美人不无惊喜地笑了笑。

    “确实另一番风景!”巨魔王肯定地点了点头。

    舞天姬妙法一运,换了身轻衣,向前两步道:“已是彼岸,下一步我等向何而发?”

    逍遥生声:“先找户人家,问明所处环境,再打听老魔痕迹!”

    “善!”舞天姬、巨魔王、狐美人一声响应。

    逍遥生点了下头道:“剑侠客,我们走!”说着也自运妙法,换了身轻衣而行;狐美人、巨魔王、剑侠客亦先后换上了轻装。

    乃事甚幸,五人本以为身处远离人烟的荒郊野外,却不想不过行了十余里路,眼前竟出现一座不乏热闹之城。五人应时心神一动,未及片语,剑侠客已急步而去;逍遥生忙道:“剑兄莫可激动!”边说边催步来追;队友也只得急忙忙亡命一般。

    “请问大哥是否见过此人?”

    “大叔慢走是否见过此人?”

    “老板辛苦不知可曾见过此人?”

    剑侠客拿着一张法力幻化而出的陆夜辉人头像四处奔忙,队友不忍——劝说无果,也只得努力打听

    一晃已是个把时辰,朗朗乾坤之日正往中天而去,剑侠客却未有丝毫懈怠之意,依旧儿逢人便问。

    狐美人又是不忍道:“剑道友,日头甚辣,街上行人甚少,多半自是窝与家中,或阴凉之处,我等可先找家店休息下来,待天凉人动,再行打探。”

    剑侠客听而不闻,一脸焦躁,只要打听个线索出来。

    逍遥生道:“剑侠客,听大家一声劝,先找家靠近交叉路口的店休息下来,喝口水酒:一者观察往来行客,二者店中人广,更利打听。”

    听到这里,剑侠客猛然止步,扬手向前一指话道:“那家店正对得好处!”说罢,便急向前行去。

    队友自是一喜。

    然步未迈,却见一青年男子,双手抓住陆夜辉人头相,精细细寻思起来。

    观之半晌不语,剑侠客终于耐不住性子问道:“大哥见过此人?”

    青年男子依然一副寻思,又过片刻,方回道:“着实有些面善,该是在哪里见过才是。”

    “在哪里?”剑侠客猛地一把抓住青年男子双臂急切追问道:“在哪里?大哥到底在哪里见过?”

    青年男子大吃一惊,手中画像松落,欲将双臂挣脱,却被抓得性命般紧迫,又有碎骨般疼痛迫来,顿时一脸难过,哀哀惨叫起来。

    逍遥生忙道:“剑兄!剑兄!”

    剑侠客方才警觉,忙松开手来,又道:“请大哥指点!请大哥指点!”

    逍遥生忙道歉道:“大哥瀚海!好友寻人心切,不免有失力道,望大哥见谅,小小心意,聊表歉意!”说着与袖中摸出一锭大银给了青年男子,捡起地上画像又道:“画中之人,大哥若有见过,还望如实相告。”

    青年男子显然又吃一惊,一脸复杂地拿着银子,不自觉地打量了五人一圈,方有些小心翼翼地说道:“看五位模样,该不是什么坏人才是。画中之人小农昨日当是见过……”

    话未说完,剑侠客又猛地激动道:“在哪里?大哥在哪里见过?”

    逍遥生忙一步跨到剑侠客身前,将剑侠客把在身后道:“大哥莫急,只管徐徐道来。”

    青年男子又吓一跳,担惊受怕地看了看剑侠客那双血脉偾张的双眼,压压了惊,重新说道:“画中之人,小农昨日似是见过一面。前些日子,我们乌鸡国国王忽染重疾,国中名医遍治不得其解。乃出一寻求名医告示略云:若有人能治国王之病,乃以万两黄金谢之,一座城池赠之。然国王之病御医无解,岂有谁人敢接?这告示便只是任由风吹日晒,几天一换。起初儿大家伙还看罢看罢热闹,后来便无人过问了。不料,昨日告示前忽又人潮涌动,小农好奇,挤进前去一看,竟是有人接得这张告示!小农被人潮挤来挤去,虽只看得那人一眼侧面,与公子画中之人却是有七八分相似!”

    “国王!”剑侠客脸色猛然一变,顿了片刻,猛又问道:“皇宫!皇宫在哪里?”一边说一边欲上前来,终是被逍遥生辛苦抵与身后。

    青年男子,观剑侠客模样,心中甚是忐忑不安,急于抽身而去,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液回道:“沿此路出得城去,往东七八里路,便是我们乌鸡国都城:中心地带,繁华闹市,便是皇宫所在!”

    剑侠客闻言,猛然双手抱拳,话道:“多谢大哥!”言罢,转身急步而去。

    逍遥生忙拱手一礼,话道:“多谢大哥!”巨魔王、狐美人、舞天姬,也自施了一礼,匆匆转身,去追剑侠客。

    “剑兄!剑兄!”逍遥生急风掠步,火急追上,与剑侠客并列急行道:“剑兄心切,逍遥生自不会拦阻,但该劝之词仍得不厌其烦一说。我等此回非在大唐,与先前甚是不同,正是薛公子与吴举人几番交待,我等此行,当是个人行为论之。然若有事非,冒犯乌鸡国国王,纵使我等心坚意定,乌鸡国国王也未必承认我等行为乃个人恩怨!届时或以此为难我大唐国主犹为可知!”

    剑侠客听到此处,心神不觉一凛,猛然停下脚步,无可奈何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逍遥生有话直说便是,只要能斩杀陆老魔为几位兄弟和无数枉死的无辜报仇,一切事由,剑某全听逍遥兄安排!”

    逍遥生定定地看着剑侠客,突然的一种心酸也似的感动袭上心头,情不自禁地话了一声:“剑侠客!”

    巨魔王、狐美人、舞天姬早已赶了上来,分站逍遥生左右,正一脸微笑地看着剑侠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