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二十章 边防之战

    “道友!”巨魔王、狐美人、舞天姬也自吃了一惊,一声关心,忙提法催魔追赶。

    不过几个加急追上逍遥生,然并不见剑侠客在侧,巨魔王惊疑道:“剑道友何在?”

    逍遥生礼佛式,浩然急音:“一苇渡江!”

    三人闻言又自吃了一惊,只见逍遥生声起声落间一道白芒自手尖飞出,一化为四,分别没入众人体内,众人顿觉双足轻盈,如有云托。

    “快追!剑兄神行秘术非凡,在下不及也!”逍遥生急言话罢,飞纵而出,三人紧随而出。

    一路追至漫长山阶半腰,方发现剑侠客滞留在山顶之上,不过片刻,再度飞纵而去。

    “不好!”狐美人蓦然一惊道:“下方正是边防,快追!”

    众人闻言,越发心急意切,但又无法可施,只得尽力追赶。

    舞天姬不禁一声惊赞:“想不到剑道友竟有如此神通,恐以速度见长的女儿村道友也要自愧不如吧!”

    狐美人一脸正色地点了点头道:“当真非凡人也!”

    纵至山顶,四人左拐,明目洞开,极力向下飞纵,远远又看到剑侠客正蜻蜓点水一般流影飞纵,周遭是物,皆是极佳助力之物。

    “好快!”巨魔王情不自禁地赞道。

    “远方灯火处,便是边防!”狐美人提醒道。

    “陆老魔已在那里滞留了不少时间!”舞天姬的言语中带着几分不解的疑惑。

    “快追!”逍遥生言语火急,生怕剑侠客鲁莽生事;这一点,三位队友心中多少有些警觉,脸上不觉都带上了几许峻意。

    不料怕甚来甚,四人正自追得急切,忽听得远方,剑侠客一声咆哮:“陆老魔快快出来受死!剑某今日誓必拿尔头颅,为我枉死兄弟献祭!”

    “糟糕!”逍遥生一声不妙,只恨不能即刻出现在剑侠客身边,唯有拼尽全力向前飞纵,队友前后左右紧随。

    一边努力汇合,一边又听得剑侠客叫骂声不曾绝耳。

    四人越追越近,前方动静越发听得清明,远远早已看得一队士兵奔将而出,把剑侠客半圈儿围住,随之一彪形大汉自城门之中威武而出。

    “快!快!”逍遥生越发急切。

    “边防重地,如此擅闯,恐是不妥!”舞天姬的脸色分外严峻。

    队友蓦地心神一凛,情不自禁地互看了一眼,飞纵的速度不觉也慢了几分。

    逍遥生神色迥然,看看舞天姬,看看巨魔王和狐美人,又看向了前方了剑侠客,突然问道:“倘边防之中窝藏邪魔又当何解?”

    “这……”队友大吃一惊,巨魔王惊心道:“道友莫不是怀疑边防官兵之中,有人和陆老魔有所牵连?”

    “正是此意!”逍遥生应的分外肯定。

    队友又自吃了一惊。

    “道友何以如此笃定?”舞天姬的眼神中不觉带了上几许审视的味道。

    “边防要地,若如此轻易便被外敌潜入,我大唐危矣!”逍遥生回罢,全力飞纵。

    舞天姬心神一凛,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应。

    狐美人道:“逍遥道友所言不虚,倘边防当真如此,终究是个隐患!”言罢,射掠而飞,紧随逍遥生。

    巨魔王厉声话道:“舞仙子休要迟疑,先拿下陆老魔再说!”

    舞天姬愣了片刻道:“道友说的是,陆老魔在边防之中本是不争事实!”言罢神色一俊,双目清朗,蓦然又道:“快追!”

    暗夜薄雾萦绕,密林山道之中逍遥生四人如四道鬼魅,向着大唐边防瞬影急纵。

    ——————————

    “李将军!”众军士齐声一礼。

    火把辉耀之中,一名独眼将军威风凛凛地走了出来,严厉色地质问道:“何方毛贼,胆敢在我大唐边防叫嚣?”

    剑侠客一脸激怒大喝道:“何方邪物,胆敢冒充我大唐将军,快快交出陆老魔一并伸首受死!”

    剑侠客的意念空间顿时炸了锅——

    干将莫邪瞠目结舌地结巴道:“这……这……这……”

    仇千不知所措地埋怨道:“前辈多舌,主人果然如此,现当如何是好?仅凭主人一人,莫说对付陆老魔,便是眼前这姓李的邪修恐也难过!”

    干将莫邪道:“老夫失误!老夫失误!只求同队修士快快赶来!”

    剑侠客却正闹得凶残,仇千心惊胆战地意念传音道:“主人不可再招惹此邪,待其他队友到来方可成事!”

    剑侠客唯恐逃了陆老魔,句句火药不留余地。

    “好个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胆敢在此边防重地大放厥词,迷惑军心,当真扰你不得!今日李彪便拿尔头颅,以立军威!”说着右手一伸,一把钨金大刀,自手心之中激旋而出。

    “汝掌心有邪气残留,乃陆老魔之邪气,焉敢说得如此正义凛然!鼠贼快快交出陆老魔来!”剑侠客话罢,右手一伸,游龙剑化将而出。

    众军士一脸怒色,近日来边防安宁,并不曾有何人来防中作客,李将军素日亦是不出防护,行之**皆在众军士眼皮之下,今日为何竟会冒出这样一个毛头小子,还对李将军话出这等杀头指控。众军士越听越恼,越想越火,蓦然义愤填膺齐声高喊道:“杀了他!杀了他!李将军,杀了他……”应时回声荡荡震颤山野。

    剑侠客不觉一惊,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应这万众一心的呐喊了。

    仇千忙意念传音道:“主人收心定性,却不可被外音迷惑!”

    剑侠客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沫,法力缓缓提将,一动不动地盯着前方李彪。

    高喊三巡,李彪突然左臂一扬,喊声顿止,回声又来一二,李彪巨刃缓缓向后,不紧不慢地问道:“本将不斩无名之辈,小子报上名来!”

    剑侠客游龙剑猛地向右一挺,话道:“剑侠客——大唐官府!”

    “大唐官府!”李彪一声冷笑话道:“今日李某便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同门晚辈!”

    “同门?”剑侠客一声惊讶,惊声未绝,李彪巨刃已来,宽厚的白色刀气,如深深寒潭中的一抹尖冰——刀刃未到,寒气先已逼来,忙扬剑一挡,应被震退三步。脚步将止未止之际刀气又来,剑侠客不敢有丝毫轻心,忙又扬剑来挡。

    “小子守好了!”李彪一声笑,巨刀旋飞的雪花儿般呼呼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