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八章 归宿

    夜色深沉,细雨轻洒,棺材随着众人出了江州,直到竹林之中,掘坑之地,方把薛素入棺待葬。

    “辛苦几位大哥,今晚之事请勿张扬。”逍遥生叮嘱着,与抬棺木的工人一人打赏了50两银子。

    领头的工人忙点头哈腰谢道:“明白!明白!小的们自不敢多舌!不知仙家还有何吩咐?”

    逍遥生道:“余下的我等处理便好,几位大哥可早些回家休息。”

    领头的工人忙道:“是,不敢打扰众仙家和众官差大人,小的们这就去了!”话罢一声令下,八人转身而去。

    “仙家是否在此处掘坑?”送棺材的工人走后,一衙役问道。

    逍遥生点了点头道:“此处就好,有水有林,薛小姐断也不会寂寞!”

    “兄弟们,动手!”那衙役闻言,转身话道。

    夜空深邃,细雨轻舞,数只火把,数把铁铲,还有几名心绪复杂的当事人。

    粗重而急促的喘息,一铲一铲的土被抛了上来,衙役们时不时上下替换着,坟坑快速地加深着,但是下一步要如何做,逍遥生几个人尚未想到着实可行的办法。

    “仙家,现在要下葬吗?”一名衙役走上前来向逍遥生请示。

    逍遥生似乎在想什么,半晌才突然回道:“好,现在下葬!”

    葬罢,逍遥生拿出一大包银子准备犒赏众衙役,一名衙役慌急走上前来诚惶诚恐道:“请仙家收回,小的们绝不敢收!仙家先救我等性命,又让刘大哥摆脱陆老魔控制,我等纵是万死也难报一二!今日之事,仙家只管放心,我等必会守口如瓶!”

    逍遥生讶异片刻,蓦然一脸微笑,化去银子。

    衙役又道:“仙家若无他事,我等可先回衙门?”

    逍遥生道:“好,请衙役大哥转告薛公子,我等处理好薛小姐之事便归衙门与薛公子汇合,商讨追捕陆老魔之事!”

    “小的明白!”话罢转身,同众衙役而去。

    待众衙役走远,悦盈道:“逍遥道友,现在该何?”

    逍遥生思虑片刻道:“先救出薛小姐再说。”说罢,法力一提,右手一挥,一道金色灵光窜入坟中。下一刻,坟茔金芒闪动,刚刚被封土的棺材破土而出,飘然而落,棺盖飞落一旁,一个大好的美人儿一动不动地躺在棺中。

    众人一动不动看着,谁都没有立马唤醒薛素的打算。

    沉默片刻,逍遥生再施法术,在棺木上方制造一个若隐若现的屏障,隔绝了落雨,道:“先商讨出个办法,再唤醒薛小姐不迟。”

    众人互相环看一回,皆一脸沉默,不知何解。

    半晌,狐美人道:“依道友说法,薛小姐自是不能回归本家,纵使我等教她打消轻生念头,以她一个贵族世家出身的小姐,多半没有什么市井经验,孤身一人在这茫茫世俗又该如何生存?”

    逍遥生道:“这也是在下扰心之事,教一个人放下轻生的念头不难,教他甘心放下过去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安身立命才是重中之重!”

    “一名贵族世家的千金小姐……”悦盈一面自言自语地轻声念叨,一面下意识地摇着头道:“这怎么可能,她恐怕连怎么花钱都不晓得,更何况孤身一人!”

    “帮薛小姐找户人家,有个依靠,便没有什么可顾虑的了!”剑侠客突然开口了。

    众人吃了一惊,转身看时剑侠客仍在粗壮的毛竹旁坐着,轻轻地动了动头上的草帽,不紧不慢地站将起来继续话道:“观昨日我等初到江州遇到的那个名叫大生的农夫,对薛小姐颇有几分情愫,看到薛小姐画相,久久未曾移目。那农夫极是憨厚之人,依他之言,多半就住在这一带,我等何不寻之一问?”

    众人一面听,一面惊异地看着剑侠客,不论语气还是表情,均是在在地换了一个人。

    这一点逍遥生心中已然有谱,只是不曾料想剑侠客会如此丕变,不过一个来时辰的功夫,那种连自己都能吞噬的躁动已被洗涤得看不见了!

    “干将莫邪果然有些手段!”逍遥生一脸讶异地想着,不觉笑了笑同意道:“剑兄所言有理!如此我等便分两路行将,一路寻找农夫说服,一路留下说服薛小姐,整理坟墓!”

    “善!”狐美人应道:“寻找农夫之事便交由舞仙子、巨道友,以及小女子来负责;说服薛小姐和修理坟墓二事,就偏劳三位道友了!”

    悦盈脸色一变,正要说点什么,逍遥生已应道:“三位速去速回,恐薛公子心急!”

    狐美人微微一笑道:“公子放心,我三人去去就回!”

    言罢双方互行一礼,狐美人、舞天姬、巨魔王,转身而去。

    三人尚未走远,悦盈已耐不住性子叫嚣道:“道友,你忒也好话,尽受得这等麻烦任务,那农夫想来单纯,说动简单。这薛小姐自打生来便饱受大家闺秀之风熏陶,岂是三言两语能够话得?”

    逍遥生道:“大家同一任务,何来麻烦之说?分工合作,但要各自擅长之事最是能为!农夫单纯,必有执着;薛小姐大家闺秀,虽将名节看得极重,孝道之心却也不在话下,我等以此入之必解!”

    悦盈知事无改处,只得叹了口气道:“但愿称如此意!”

    逍遥生微微一笑道:“有劳仙子协助!”

    悦盈一声无奈闷气。

    “悦仙子、逍遥兄,在下去找块合适的木材造块墓碑。”剑侠客突然淡淡地说道,无言的哀怨,枯叶一般飘荡在雨中;说着,也不待二人应话,已转身融进了茫茫的黑夜之中。

    “剑……”悦盈想要叫住劝说,被逍遥生打断道:“剑兄有自己该行之路,让他静静!”

    ……

    雨,终于停了,午后的阳光透过云层悄悄地射了出来,江州竹林河畔的凉亭下,站着一名满脸哀愁的少女,远远的,几名修士在静静地守望着。

    良久,一名修士道:“薛兄,在下有一对好友,一个叫大生,一个叫小芸芸近日准备结为连理,这是他们的生辰八字,劳烦薛兄帮他们看看,选个吉日!”

    薛姓修士下意识地接过那张写着生辰八字的纸,面无表情地看了过去,只一眼脸色突然骤变,猛地转过身来,全身发抖地连连拜道:“多谢逍遥道友!多谢剑道友!多谢巨道友!多谢悦仙子!多谢舞仙子!多谢狐仙子!在下这就亲自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