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七章 缘由、缘由

    雨,随着那一声闷雷落下的雨,沙沙的,全是愁绪般模样;沙沙地萦绕在众人不知所措,不明其理的眼中。

    “小妹!小妹!小妹……”薛凡紧紧地抱着薛素,她的身体还是温暖的,只是彻底地沉在了自己的身上,再也感觉不到生者该有的那点拉力。

    “是你!是你……”剑侠客突然清醒过来,大喊大叫,蓦地起身,欲寻陆老魔。

    众人正是一脸愤闷,忽听得剑侠客大叫之声,下意识转身看时,正见逍遥生及时一个手刀击晕剑侠客,也不继续治疗,顺势负在肩上,飞身而来,距有二三丈远,突然叫道:“巨道友!”话声起时,剑侠客也顺势抛出。

    巨魔王忙上前几步,伸手接住。

    逍遥生借势旋飞落在薛凡身边,右手自薛素腕脉处片滞而过,轻轻拍了拍薛凡肩头道:“道友节哀!”说着,又转身道:“有劳刘军长将薛公子安置在衙门休息!”

    刘洪忙道:“是,在下这就去办!”说着忙上前搀扶薛凡。

    薛凡刚失亲妹,心绪甚乱,不知不觉间已被逍遥生和刘洪拉开,被刘洪半架半拖往前方休息。

    同时,刘洪又吩咐毒性已经解了七八,缓解过来的众衙役道:“兄弟们,听候诸位仙家吩咐!”

    “是!”众衙役齐声一应,行上前来一旁待命。

    很快,刘洪架着薛凡进了前院,逍遥生蓦然一脸严峻话道:“有劳几位衙役大哥找些农具、雨具,恐薛公子过度伤心,我等需把薛小姐连夜安葬!”

    “这……”众衙役一脸为难,互看数眼,一名衙役拱手应道:“是,小的这就去办!”说着又对其他衙役道:“兄弟们,我们走!”

    “道友此乃薛府之事,我等擅自将薛小姐安葬恐是不妥?”狐美人一脸疑惑地说道。

    “是啊,逍遥生!”悦盈一脸激动地附和道。

    逍遥生没有回应,将薛素平将在地,先点了薛素伤处几大要穴,随即法力一提,双手凝聚浩然之气,一把抓住游龙剑,眼神一明,神色一变,蓦然拔将而出,伤口处竟无一丝鲜血迸射。

    众人正自看的疑惑,却见逍遥生已顺手化去游龙剑,将薛素摘手而起,端坐在地,法力急提,魔法急催,雌黄急运,一若隐若隐金佛罩了薛素周身。

    “救死扶伤!”舞天姬惊赞道:“好强大的雌黄之力!”

    此刻,众人心中皆已朗然,薛小姐那一剑虽刺中要害,但并未致命。

    “只不知道友是何时发现薛小姐尚有生机?”舞天姬疑惑道。

    逍遥生已稳了薛素命门,一面稳固雌黄之力,一面回道:“在下至薛公子身前,先行把了薛小姐脉门,乃有微风过湖之感,便顺手将几缕雌黄之力灌入薛小姐心脉。”

    “既是如此,道友为何支开薛道友?”狐美人不解道:“观薛公子伤心模样,若知其妹有救,定然万分欢喜?”

    逍遥生一声苦笑道:“仙子不知,薛公子、薛小姐出身贵族世家,家风甚严,莫说出了这档丑闻,素日便是明目些谈情话爱之事也是有羞清白之身,完全不似我等平常人家自有几多自由。”

    “依道友说来,”狐美人一脸阴沉道:“倘薛公子得知其妹尚有生机,也未必肯救?”

    逍遥生道:“纵使救得,恐薛小姐也难免再行一次短见。”

    “这……”狐美人一脸诧异顿了半晌,又问道:“不知道友有何打算?”

    逍遥生沉默良久回道:“不管如何,先得让薛小姐打消自杀的念头方可!”

    众人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舞天姬道:“不错,倘一心求死之人救多少次也是徒劳!”

    正说间,忽听得前院声响,众衙役已找来农具、雨具,及一副担架匆匆而来。

    薛小姐已无大碍,正是清明之际,微微吐了一口郁气,逍遥生忙收了法力,施以术法,将薛素陷入假死状态,平放在地。

    “诸位仙家,这是笠簑!”一衙役匆匆抱来六套笠簔、

    “有劳!”逍遥生谢着,先将薛素抱上担架,方穿了笠簔;其余四人也谢着,穿了笠簔;剑侠客的先有巨魔王代劳。

    “敢问仙家棺材可要准备?”一名衙役上前问道。

    逍遥生思考片刻,化出一包大银给了衙役道:“上好棺材,天亮前送至竹林。”

    衙役忙接了银子道:“是!小的这就去办,可与仙家同行!”言罢转身,急奔而出。

    “众衙役大哥,我们这就出发了!”逍遥生扬声话道。

    “谨听仙家差遣!”众衙役齐声一应。

    “好!我们走!”逍遥生一声令下,众衙役拿了农具,抬了薛素,向外行去。

    “辛苦道友,”逍遥生对巨魔王道:“接下来交给在下就好。”说着,一把将剑侠客背在了身上,跟在众衙役身后而行。

    巨魔王道:“小事一桩,不劳称谢!只是观剑道友情绪异常,莫非与那老魔有甚仇怨?”

    舞天姬、狐美人、悦盈,都下意识地看了过来。

    逍遥生一脸沉默,一边走一边看着前方,漆黑的夜空里蒙蒙细雨沙沙地落着,几个火把,荡着长长的焰在前方领着路,良久,方淡淡地回道:“今年,中秋前夜,剑兄三名准结拜兄妹在长寿郊外被杀。”

    “什么?难道是那老魔所为?”巨魔王突然激动地叫了起来。

    舞天姬、狐美人、悦盈也都吃惊地瞪大了双眼。

    夜,似乎更黑了。

    火把,似乎怎么也照不到更远的地方。

    又是漫长的沉默;窒息的沉默。

    逍遥生忽然又从深深的渊底捞起什么似地继续说道:“在下,还有方寸山的英女侠仙子,随剑兄前往阴曹地府调查真相,剑兄万幸得见三位兄妹,三位兄妹顾及剑兄安危,只留下一个线索,言说乃有一本家传秘籍,名为:破血狂攻,被歹徒所夺。”

    “破血狂攻!怪不得剑道友会在战中突然抓狂!”巨魔王终于明白了,说着咬牙切齿地攥紧了拳头:“巨某一定要将这恶徒千刀万剐!”

    舞天姬、狐美人、悦盈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逍遥生背上的剑侠客,眼中丝丝柔情,似要抚尽剑侠客心中创伤。

    只下意识地听得逍遥生继续淡淡地说道:“并再三叮嘱剑兄,进阶勇武境之前绝不可找凶手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