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六章 是你!

    三人镇门状态之下联手攻势甚急,招招相接,决意不给陆老魔喘息之机——陆老魔亮出兵刃瞬间,三人心中已自了然:各自实力,与这老魔乃是隔了一个境界的!老魔一旦还手,后果不堪设想!

    然而,陆老魔虽在防守,却不见有丝毫畏乱之相,每一击都守的自在,悠悠然颇有几分玩昧之态。

    “该死!该死!该死!”剑侠客恼然大叫,挥剑霍霍。

    “剑道友莫要激愤,以免乱了方寸!”巨魔王提醒罢,一斧挥出,接了剑侠空挡,继续攻击陆老魔。

    “老魔修为了得,切不可让其有机会施展镇门之术!”刘洪提醒罢,长斧一挺,霍霍然直取陆老魔面门。

    陆老魔一击格开巨魔王攻击,脑袋左摆右摆绕围儿摆,接连躲开刘洪攻击,同时冷笑道:“小子们倒有一些能耐,倘识时务者,加入陆某麾下荣华不尽,前途无量!”

    “呸!”剑侠客一声厌恶,大怒道:“汝恶贯满盈,万死难偿罪一,焉敢如此放肆!”言罢,已急不可耐,举剑又来!

    陆老魔蓦然一斧,一道赫赫血芒横切而出,三人忙举刃来守,轰的一声,却无几分劲道,知是中计,心神一凛,叫了一声:“不好!”

    再看时,陆老魔已威然而立,破魄地上一杵,森然话道:“尔等既如此不识抬举,那就共赴阴曹吧!”话罢,正要提法催魔,动用镇门之术,忽觉夜色一明,长空一声霹雳,一道惊雷轰天而降,直霹命门?——屋顶之上,有人一声傲然话道:“五雷轰顶!”惊雷直接命中,陆老魔一声闷哼,倒退两步。

    三人闻言,心神一凛,正欲强攻,忽听得这一声惊雷,应时齐声一喜道:“上!”

    陆老魔闻声,朝发声屋顶看时,一眼观得四人:三女一男,其中一女便是已被自己练了邪功的薛素,心中分外恼恨,杀意升腾,但这一击五雷轰顶确实有些修为,尚未出手的一男一女未知深浅,眼前又有三个小子逼命而来,又兼此战动静甚大,早已惊了城中修士,恐招来更多麻烦,心念急转,决计先行离开再说。但三个小子逼命而来,自不肯善罢,当即法力暴提,眼中血芒一闪,飞身迎上,森然有声:“破血——狂攻!”破魄应声挥出,劈出两道极致血芒,好似要把整个黑夜切割开来。

    巨魔王、刘洪见罢心神一凛,忙提法催魔,转攻为守!

    反观剑侠客先是一滞,下一刻,满脸扭曲地大叫道:“是你!”这一叫,法力暴提,魔法暴催,竟是豁命之势。

    逍遥生正在给中毒衙役解毒,忽听陆老魔施展的招法之名,心神一骇,忙转首起身看时,剑侠客已激怒而出,脱口惊道:“剑侠客!”

    虽只一声,却是数人共鸣。

    剑侠客携满腔法力一剑挥豪而出,一声轰鸣巨响,斩碎第一道血芒;第二道血芒劈胸而过——同步精灵应击碎灭,剑侠客一声闷呃,被击飞七八丈远。

    舞天姬忙将七彩罗刹一抛,飘带闪速伸长,把剑侠客环体一绕,稳身拉回,早已失了知觉,口边鲜红汩汩而流。

    “剑侠客!”逍遥生忙挺身飞上屋顶。

    与此同时,狐美人一声娇喝青藤柳叶鞭一扫,话一声:“天罗地网!”一道灵光脱鞭而出,化一张黄金巨网来缚陆老魔。

    陆老魔一斧挥出,一道血芒激出,碎了巨网。

    “该死!”巨魔王、刘洪一声大叫,挥刃而出。

    “老魔纳命来!”薛凡再也忍耐不住,将薛素缚妖索一捆,化出一柄游龙剑,提满腔法力,激啸而来。

    陆老魔向前急步迎上,破魄顺势挥出,竟是借力之举,一击倒旋而退。

    轰!一声巨响,落叶乍地急舞,薛凡一击扑空,正身看时,陆老魔已退至衙门府墙之上,单手握着破魄,傲然话道:“尔等好命,再苟活几日,待陆某神功大成,纵使在长安城中,也教尔等尸骨不存!”言罢就要纵身而去。

    “老魔休走!”薛凡、巨魔王、刘洪满腔愤怒,急步飞纵来追。

    陆老魔破魄连挥,血芒箭雨一般倾来,威力虽不强劲,却阻了三人时机。

    陆老魔一声冷笑,转身飞天而去。

    “老魔——”薛丹仰天一啸,气力一泄,咚的一声,跪倒在地。余芒未止,一道划过右颊,一道刺破左肩,其余被巨魔王和刘洪及时挡下。

    “薛道友!”

    “薛公子!”

    巨魔王和刘洪异口同声,本欲劝说一二,但看着薛凡那失魂落魄的模样,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薛道友,薛小姐还等着阁下照顾呢!”狐美人突然提醒道:“薛小姐所中异术,只消一丸五龙丹便可治愈!”

    “治愈?”薛凡缓缓地转过头来,一脸痛楚地看着双目呆滞的薛素,狐美人和舞天姬已把薛素带过来了。

    “薛公子?”狐美人一声疑惑。

    薛凡点了点头,依然的失魂落魄,突然自问自答也似地话道:“不错,是该让小妹恢复神智了!”说着站起身来,左手一张,化出一丸五龙丹来,颤兢兢送入薛素口中。

    众人看得莫名。

    五龙丹入腹,药效极速生发,薛素神色渐复,眼神现光。

    “薛道友,这缚妖索?”狐美人一脸不解地看着薛凡。

    薛凡不自觉地点了几下头,连应两声道:“好!好!”话罢,法力一运,缚妖索飞入左袖之中。

    薛素神智已复,得见薛凡,又惊又喜,久久话不出一个字了。

    薛凡竟也激动的不知该以何话安慰。

    兄妹二人注视良久,突然身体向前一倒一把抱住,泣泪有声。

    一个道:“小妹!小妹!”

    一个道:“哥哥!哥哥!”

    “小妹受苦了!”

    “小妹对不起哥哥!对不起爹爹妈妈!”

    “可这又能怪谁呢?谁叫我们生在贵族之家!”

    “哥哥,你要照顾好爹爹妈妈!告诉他们素儿不孝,来世再来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

    众人正自听得感动,突然一声暴天惊雷;雷声过后,已不闻薛素之声,只有薛凡在一声接着一声地哭着:“小妹!小妹!小妹……”双臂紧紧地抱着薛素,殷红的血在嘴角滴滴落下,滴滴落在薛凡的身上,滴滴落在薛凡的脏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