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四章 抓狂

    “刘洪,快把这小子拿下,陆堂主之事已尽被他知了!”明博雅大叫着,猛地一剑刺向剑侠客咽喉。

    剑侠客长剑一挑,明博雅被弹退数步;正欲上前,应无常神火扇风也似呼呼攻来救应。

    “该死!”刘洪看罢片刻,猛地一咬嘴唇命令道:“兄弟们,把好院门,莫教小子跑了!”言罢,法力一运,右手之中化出一把钨金利斧。

    “是!”众衙役一声响应,训练有素地退了出去。

    刘洪又观片刻,突然厉声话道:“小子,吃刘某一斧!”言罢,利斧一挥,一道斧刃般金色气芒一啸而出。

    剑侠客忙侧身来躲,斧芒自脸边飞过,击在身后墙壁,轰的一声爆出一个巨大窟窿。

    应无常道:“好强的修为!刘洪,明师兄,你我三人联手,尽快拿下小子,以免引来城中修士注意——万一惹怒了陆堂主,我等可是吃罪不起啊!”一边说,一边看着刘洪,竟好似专说给刘洪一人听的。

    刘洪脸现几分犹豫。

    剑侠客突然大喝道:“刘洪,汝身为朝廷命令,吃着朝廷俸禄,不思为民谋福,竟帮着恶人做着伤天害理之事!今天剑某定要为民除害,将尔等这群邪恶之辈尽数拿下,送进大牢!”话罢,长剑一挺,向着刘洪直面而来。

    “小子,好大的口气!”刘洪脸色大变,长斧一挺,直面迎上。

    双方兵刃相接,气劲骇然,满屋物什再无完好,十之七八尽化了碎沫纷纷。

    明博雅一脸兴奋,猛然转身看了看悦盈,蓦然转回来话道:“刘洪,外面打斗,倘伤了此女,我等担当不起!”

    “正有此意!”刘洪慨然一应,八尺利斧挥得雪花样纷纷,顷刻功夫就把剑侠客逼将了出去。

    “如此修为,不好好造福百姓,却做这等伤天害理之事,真是该死!”剑侠客义愤填膺,气劲猛提,长剑强劲砍出,一时竟占了上风。

    “小子口舌锋利,稍后化作刘某斧下亡魂之时,定教汝后悔,不该将口舌练得比修为还强!”刘洪边说边格,话罢气劲猛然一提,再度占了些许上风,一边打斗,一边将剑侠客向院墙方向逼去。

    明博雅和应无常则是一脸好看地站在门口。

    观了数合,明博雅突然转向应无常,带着几分命令的口吻话道:“应师弟,去帮帮刘洪,早点了结了那个小子!”

    应无常轻轻地扇着神火扇,意味深长地笑道:“劝明师兄一句,人生无常,莫为了一名女子毁了大好前程。”

    明博雅脸色应时一变,不耐烦道:“明某还不需要应师弟说教!”

    应无常忙抱拳陪笑道:“是!是!在下多舌,明师兄莫要见怪!”言罢,迈步而上。

    应无常突然加入战局,刘洪吃了一惊道:“应仙家这是?”

    应无常一面帮刘洪骚扰剑侠客,一面借机回道:“恐刘军长拖延甚久,有扰陆堂主,特来相助!”

    刘洪闻言,脸色蓦然变得煞白,犹豫片刻,法力猛然一提,应时周身金泽闪闪,雷霆大喝道:“小子,这可是你自找的,休怪刘某无情!”言罢,长斧猛然一挥,身后惊现虚空黑洞,一丈许高大,全身着翠绿铠甲的战将勇士,持一柄十二三尺长的利斧一步跨出,威然傲立与院落之中,霸然同步与刘洪身后。

    应无常见状,慌急向远处退去。

    剑侠客一脸兴奋道:“来得好!”言罢,长剑一挥,法力一提,周身亦是金泽闪闪,身后亦是虚空黑洞惊现,一丈许高大,全身着黄金铠甲的战将勇士,持一柄长剑一步跨出,威然同步与剑侠客身后。

    “小子果然有些能耐,先吃刘某一斧!”刘洪话罢,利斧一挥,同步勇士利斧一并挥出,劲风狂扫,瞬间斩断数株大好花木,直飞半空而落。

    剑侠客挥剑来迎,咣的一声巨响,劲力骇然,气劲四射,草木尽断,二人均被震退数步,落定瞬间,踏地又来。

    应无常在一旁看得骇然,忍不住讶然失声地自言自语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半年多前,应某分明可以轻意取他性命!”

    明博雅却早已回到屋中床前,猛地一把抓住悦盈双臂,激动不已地话道:“师妹,师兄对你一片痴心,纵使杀人放火也在所不惜,你就依了师兄吧,倘拖至明晚,师兄便是有天大的本事也难从陆堂主手中把你救下来呀!你要晓得陆堂主所练邪功,可绝非采阴补阳那般简单,你看那薛小姐,可乎还有什么神智?”

    悦盈被明博雅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一阵阵哆嗦,颤颤然道:“师兄此话何意?什么叫薛小姐还有什么神智?”

    明博雅一脸焦躁,耐不住心中惶恐,压低声音,急切话道:“师妹啊,凡被陆堂主练功之女,必被夺其心智,生死从命!”

    悦盈一脸厌恶,秀眉紧蹙,强烈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几乎一字一顿地质问道:“如此丧尽天良之事,明师兄竟能帮陆老魔行的?”

    明博雅突然松了双手,猛地站将起来,转过身去,一声充满愤恨的冷哼,咬牙切齿道:“这都怪我那个老不死的师父,收了个新徒弟,便把我完全扔到了一边!莫说功法修行提点一二,便是见上一面都不可能!眼看英雄大会在即,师兄岂能就此蹉跎岁月,让这许多年来辛苦白费?去年师兄我加入了虎踞八荒!”明博雅一边说,一边得意地转过身来,继续话道:“得知玄武堂陆堂主在暗中培养一批得力助手,此等好事师兄我自是不会错过。恰是师兄我被师父万分冷落的当儿,陆堂主有事外出,需要一名助手。师兄我自告奋勇,被陆堂主看中,欢喜而出!却不料陆堂主竟是在练这等邪功,最初虽觉惶恐,却也有几许兴奋,陆堂主每练功一女,修为便大增一截,实在慕煞师兄!”

    “变态,莫在说了!”悦盈突然一声大叫。

    明博雅一脸淫邪笑意,看着悦盈继续话道:“后来路遇应无常,方知其也是陆堂主暗中培养的一名心腹。再后来,师妹你就很不巧地出现在了我等身后!”说到这里,蓦地一脸狂躁,又猛地抓住悦盈道:“师妹你放心,师兄我一定会救你!师兄我绝不会让任何人碰你!任何胆敢染指师妹之人,师兄定教他不得好死!那化生寺的小秃驴,总有一天师兄我要把碎尸万段!”

    “化生寺?小秃驴?”悦盈一脸惊骇地看着明博雅,一时竟忘了双臂疼痛。

    明博雅双眼直瞪得充血,异常肯定地话道:“对!就是那晚胆敢与师妹在月下畅谈的小秃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