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三章 夜闯江州衙门

    剑侠客轻轻关上窗门,静悄悄向外走去。

    夜,深沉。

    风,在叫嚣。

    长长的大街上没有一个人影,好远的地方,传来了几声狗吠,入耳之时已零落的没了气势。

    “主人前方民宅外贴着告示,转街而入,尽头便是。”仇千意念传音点明路径。

    “辛苦道友探路!”剑侠客意念传音道。

    “为主人奔波,不敢唠苦!”仇千忙意念传音回道。

    “虽说有些怀疑,此举总觉忐忑,倘此去一无所获,又被不幸发现,届时怪罪下来,剑某却当如何向师父他老人家交待?”剑侠客有些担忧地意念传音道。

    “凡事有薛公子顶着,主人何须烦恼?观众人对薛公子皆有三分敬意,想来其父朝中威望不小。”仇千意念传音劝说到这里,语气中下意识地带了几分玩味,继续传音道:“但观主人神态兴奋,却不像有害怕惹事之心?”

    剑侠客脸色一变,忙意念传音道:“道友这等玩笑可开不得,倘这话被其他道友闻得,剑某又难安然!”

    仇千意念传音道:“主人放心,仆下与主人意念空间之中与主人交流,纵有修为高深的修士察觉,想要洞得仆下与主人之言,也绝非单纯超越一两个境界就能做到的事情。”

    剑侠客不晓仇千话中之意,人已到江州衙门附近,更无心再想。行至转角,猛见衙门前有两名值班衙役,忙退了回来。再小心看时,只见两名衙役正裹在大衣中闲扯,其神色倦怠,早已是昏昏欲睡模样。又看了看周遭屋舍巷道,随转身拐进一条小巷,绕了几回,绕至衙门后院,飞身而入。

    院中一抹风声呼啸,几株过人高大的常青花木一阵哗哗作响,剑侠客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收敛气息向屋舍走去。

    “如此深更半夜,竟还有灯盏明亮,让剑某看看到底谁人这样辛劳。”剑侠客一边思索,一边向亮灯的房间行去。

    行至窗前,闻得内有声响,细耳一声,但闻——

    “师妹,师兄我恋慕你这么久,你就从了师兄吧,你我郎才女貌,双宿双修,将来必成大气!”

    “是吗明师兄,你好像忘了你不过是那魔修身边的一条狗腿,你敢惹他不快,他动动手指就能把你捏死!”

    “原来师妹这样关心师兄。师妹只管放心,师兄我跟随陆堂主江湖打滚这么多年,对陆堂主的性情还是有些了解的,陆堂主虽然颇喜美色,但并不执着。只要师妹肯从师兄,师兄我在明晚子时之前,另给陆堂主找名女子采阴补阳练功即是。届时你我夫妇一同效力与陆堂主,前途自是不可限量!”

    “呸!无耻之徒,悦盈岂能让尔如愿!”

    “呸!无耻之徒,剑某岂能让尔如愿!”

    “砰!”蓦然的异口同声,一声骇然巨响,窗门应声被爆出一个大洞。

    “什么人?”

    “是谁?”

    “谁?”

    三个声音异口同声地惊道。

    “大唐官府——剑侠客!”剑侠客怒目圆睁站立在破碎的窗前,言罢一跃而入;尽管仇千再三意念传音,教他忍耐,三思而行,但是听着那无耻的言语,剑侠客还是压抑不住暴发了!

    “剑侠客!”

    “剑师弟!”

    “是你?”

    三声讶异,完全不同的心情。

    剑侠客闻言大骇,仔细一看,才发现三人竟都是旧识:一个是悦盈,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上;她的身前,站立着的是刚刚转过身的明博雅;屋中的桌前,还坐着一人,一袭白衣,手握茶杯,正是那名在长安客栈杀人后使用兵解符逃跑的罪犯——白衣快手应无常。

    “明道友!悦仙子!还有应无常!”剑侠客一一点名,越说语气越发严俊,不由得眉头紧皱,诘道:“你等怎么会在此?而且还有这个骗物杀人的败类?”

    “败类?”应无常一声趣味非常的诡笑,去热也似地轻轻挥动着神火扇。

    “这不是明摆着吗,剑师弟?”明博雅一脸冷笑,几乎一字一顿,凛凛杀意,不言而喻,;话罢,法力一挥,右手之中应时化出一把游龙剑来。

    “师弟快跑!他们是陆老魔的狗腿,专干伤天害理之事,勾当被你发现,定不会留你活口!”悦盈急声大叫,自始不曾移动半步。

    “仙子既知不会留他活口,又何必多言!”应无常笑着,已移到了剑侠客身后。

    剑侠客毫无脱逃之意,法力一运,右手之中自也化出一把游龙剑来,剑芒乍目,三人皆吃一惊。

    应无常先自一声惊疑道:“明兄,你这位师弟何时竟有这般修为了?”

    明博雅不耐烦道:“明某师弟多如牛毛,岂能一一晓得他等修为?”嘴上这样说,心中却在惊疑:“这当真就是师尊那日要收的徒弟?”想着,长剑却猛地挥了出去。

    早在先前刹那,明博雅尚在回话,应无常突然一挥神火扇,一团烈火轰的一声袭向了剑侠客。

    “师弟小心!”悦盈提醒时,明博雅已长剑一挥,和应无常联手夹攻剑侠客。

    剑侠客或格或挡,毫不力却,反观明、应二人不论如何夹击猛攻,竟始终没能占得半丝便宜。

    悦盈看得一脸欢喜,但很快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急声大叫:“师弟不可恋战,快快退回长安,请人支援,倘陆老魔来时,万事休矣!”

    剑侠客挥剑一砍,震退二人,急声话道:“剑某此次前来,专为救悦仙子和薛小姐,既找到悦仙子下落,岂能不功而返?”一句话未了,又被二人连攻数回。

    “薛小姐!”悦盈一声讶异,猛地想起什么,正欲开口说时,外面忽然灯火通明,嘈杂之声铺天盖地而来,心一急,扬声话道:“师弟快走,再不走就没有机会了!”声未落,忽觉身后有人,猛地就要转头去看,有声提醒道:“仙子莫动,见机行事?”

    悦盈感知到自己穴道已被解开,但不敢回首,低声问道:“阁下是?”

    “化生寺逍遥生!”

    “魔王寨巨魔王!”

    “逍遥生!”悦盈大喜,竟险些叫出声来,努力压抑住心中激动,低声问道:“逍遥少侠是来救小女子的?”

    逍遥生道:“师门任务,为救薛小姐而来,路上闻得悦仙子失踪,分外担心。悦仙子可知薛小姐现在何处?”

    “薛小姐……”悦盈话刚说出,砰的一声巨响,房门猛地被人一腿踢开。

    一全身铠甲的军汉,带一队衙役,威霸而入,厉声喝道:“甚人,敢在府衙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