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二章 打探

    “大哥有礼,敢问大哥是否江州本土百姓?”薛凡上前拱手一礼。

    农夫忙止步,打量六人数眼,回道:“小农确是本土百姓,家就住在那方竹林,”说着转身一指,又转将回来,继续话道:“今出来砍些山柴,不知几位仙家有何指教?”

    众人闻言心中欢喜,薛凡脸显几分激动,右手一伸,化出一个卷轴,舒展开来,乃一幅工笔,内中一女,活脱在目,玉指轻笛,似有香风妙音扑面而来,话道:“借问大哥,是否见过画中女子?”

    农夫一时看得呆傻,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沫,半晌才回过神来,颇有一些激动道:“见过!见过!像这般天仙般美丽女子,虽只看过一目,终生却难再忘。”说着忍不住看了舞天姬和狐美人一眼,面显羞态,继续回道:“大约三四日前,小农与河边洗鱼,确曾见过有这样一位姑娘打林中走过。”

    “哦,那她可是单独一人?”薛凡紧张道。

    “仙者说笑,”农夫噘着嘴,用怀疑地眼神看着薛凡,摇了摇头道:“这样美丽女子怎有可能孤身一人出门在外,她的身边跟着一位三十来岁模样的男子,看样子该然也是位仙家才是。”

    “哦。”薛凡一脸复杂,看了看众人,又问道:“不知此后大哥是否还曾见过二人?”

    农夫想了想,摇了摇头道:“小农家居郊外竹林,每日里多与林中往来,那日之后,再不曾见过这位姑娘。”说着,一脸追忆地点了点头,自我肯定道:“不错,若再有见到时必然认得。”说到这里,声音蓦然变得很低,几如蚊虫般补充了一句:“尤其那位姑娘!”说着,情不自禁地看了看蔡凡手中画像。

    蔡凡见已问不出什么线索,收了画,拿出十两白银,给了农夫道:“多谢大哥,若再有想到什么,劳请大哥与江州衙门通知在下,就说来找长安来的薛公子!”

    “是,多谢薛公子!多谢薛公子!小农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见这么大块的银子!”农夫谢着,全身发抖,谢罢半晌,方做梦也似地把钱放进怀中收好。

    “有劳大哥!”薛凡拱手告别。

    众人亦拱了拱手。

    “多谢仙家!多谢仙家!”农夫又连谢两回。

    众人不再滞留,继续往江州而行。

    行不数步,农夫突然大喊道:“仙家,那日画中姑娘走后,好像有一位年轻俊美的姑娘尾随而行。”

    众人心神一凛,蓦然同时转身,剑侠客和逍遥生同时上前,异口同声地急切问道:“那尾随的仙子长得怎生模样?现在何处?”

    言罢,二人一愣,面面相觑。

    半晌,二人又是异口同声——

    逍遥生道:“悦盈仙子曾救过在下一命!”

    剑侠客道:“家师有命,教调查悦仙子下落!”

    二人又是一愣,片刻,再度同时转身对农夫诘道:“大哥,快快说出悦仙子下落!”

    农夫早已被二人气势汹汹的势利吓得魂不附体,再被这样一问,蓦然一脸苍白,咚的一声坐将在地,一脸呆滞,口中喃喃道:“老天,大生一向安分守己,几曾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却教几位仙家如此盘问?”

    逍遥生这才意识到自己和剑侠客激动过度,忙走上前来,右手在大生肩上轻轻拍了拍,灌了几许法力,帮忙定了心神,这才不紧不慢再度问道:“大哥莫要害怕,我二人只是想知道那位尾随在后的仙子的下落,那位仙子乃我二人旧识,已失踪多日,故有一些担心。”

    大生一脸无辜地看着二人道:“不敢欺骗二位仙家,自那日河边一瞥,小的亦不曾再见过这位仙子了!”

    逍遥生一脸无奈地看着剑侠客,摇了摇头,转过身来,与袖中拿出10两大银给了大生。

    “这……小的哪敢再受!”大生慌急推却。

    逍遥生将大银紧握与大生手中道:“有劳大哥,若有任何线索,务必与江州衙门通知薛公子!”

    大生异常激动,见无法推却,只得收了银子道:“几位仙家放心,若有任何线索,小农定赶赴江州衙门告之!”

    “有劳大哥!”逍遥生重重地抱了抱拳。

    “有劳大哥!”剑侠客也重重地抱了抱拳。

    大生一脸忐忑,也慌急抱起了拳。

    逍遥生勉强笑了笑,和剑侠客转身而去。

    大生依然一脸激动,坐在地上,久久动弹不得。

    六人继续往城中行去,几乎遇人就要打探一回,除有人表示确曾见过悦盈之外,竟再未获得有用线索。

    一路打探,多有耽搁,行至城中已是入夜时分。

    薛凡看着茫茫夜色叹了口气道:“我等先找家客栈住下,明早再往衙门询问。”

    狐美人道:“确实有些口渴,询问一路,剧多线索也该挼挼!”

    众人皆点头同意。

    剑侠客虽急于找到薛小姐和悦盈,但见众人意见一致,也只得缄口不言,倒是心中话道:“也好,素来酒店客栈人流较大,或可闻得什么蛛丝马迹。”一面随众人寻找客栈,一面设想稍后与客栈中如何行事,不觉又想起什么,心神蓦然一喜,不禁脑门一拍,意念传音话道:“仇千道友近来可好?已好些日子不闻道友之声?剑某近来做事冲动,却也不提点一二。”

    仇千意念传音回道:“主人如此说时却不吓煞仆下!主人今有干将大人辅佐,仆下只管等待主人召唤,舍身赴战即可!岂敢僭越!”

    干将莫邪意念传音道:“我等皆主人之仆,安心为主人尽力即好,无需老夫批准!况以主人豪放性情,修为未进阶勇武境之前,老夫焉敢再随主人心意,随意附身主人之体。倒是仇千道友阅历不凡,先前教导主人成果不小,此当越发尽力,让主人好生收敛性情才是!”

    仇千意念传音话道:“前辈教训的是,说起主人性情,近日确实越发急躁许多,那日与阴曹地府,若非地藏王菩萨及时与主人服下两粒高品质的千年保心丹,莫说主人,便是仇千也要被前辈灵压焚尽。若为救一人,而搭上另一人性命,此等举措比拆东墙补西墙的行为甚为恶劣,质变之下,不过与一两黄金换得一两白银。”

    干将莫邪意念传音同意道:“然也!”

    剑侠客越听脸色越沉,意念传音的语气蓦然一变,凛凛然不怒而威地慢悠悠话道:“二位道友若已说教结束,与剑某谈谈正事如何?”

    二人蓦然无语。

    半晌,干将莫邪意念传音道:“请主人示意!”

    仇千意念传音道:“仆下自当挖尽脑汁为主人排忧解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