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一章 道友

    左统领笑了笑道:“多读多益,善读能为,仙子文武皆才,教人佩服!”

    舞天姬忙双手抱拳道:“不敢!”

    左统领笑着,蓦然声色一变道:“剑仙家!”声落处,法力一运,夜魔披风脱手而出。

    剑侠客伸手一接,也不多话,登即便把衣服和项链换戴下来,顿觉身体越发强壮,法力越发充沛,满脸欢喜,忙抱拳话道:“多谢左统领!”

    左统领道:“尊师之意,不过假以下官之手,剑仙家不必挂怀!”

    剑侠客道:“是!多谢左统领!”

    左统领听罢一阵哈哈大笑道:“诸位仙家对剑仙家实力可还有疑虑?”

    舞天姬道:“不敢!”

    狐美人意味深长地笑道:“此等配备,纵使小女子有69级的修为也要有些胆寒呢!”

    “巨仙家?”左统领话道。

    巨魔王看了看左统领,又看了看剑侠客,再看向左统领抱拳话道:“在下岂敢再有异议,剑道友这身60级的行头,足以弥补这将近十级的修为差距。”

    “恭喜剑兄!恭喜剑兄!”逍遥生满是兴奋地祝贺道。

    “嗯!”剑侠客一脸话不出的欢喜。

    左统领道:“如此便请薛公子继续叙述任务内容!”

    ——————

    雪下得很大,落得很急,马车奔的很快,气氛有点特别的压抑。

    “在下有个胞妹,名薛素,七日前与江州金山寺上香,不幸被歹徒掳走,随行男女家奴尽皆被害,重金悬赏数日,未得丝毫有力线索。”薛凡说得很平静,但谁都看得出他内心的不安,正在双眸中荡动,说到这里顿了片刻,压抑了下内心的激动,继续说道:“直到三日前方突然收到大唐官府悦盈仙子的飞信传书,得知胞妹曾与一名男子在江州北方竹林一带出现。”

    “三日前!”巨魔王一声惊讶。

    “悦盈仙子!”剑侠客和逍遥生异口同声,不过剑侠客的语气是一种凛然的紧张,逍遥生的语气则是包含了回忆的疑惑。

    “正是大唐官府的悦盈仙子!”薛凡肯定了一下,继续说道:“悦盈仙子除通知舍妹线索之外,亦表示会继续跟踪、调查,并随时将信息传给家父。家父当即差人往江州衙门,嘱咐知府调查,同时研究进一步对策。不想悦盈仙子再无信息传来。事出无奈,家父只得求助与十二门派仙家,望诸位仙家携手共进,救出家妹,薛凡在此感激不尽!”

    雪,越下越大,积的越来越厚,马车越行越慢,大街上的摊位越来越少。

    “我等经驿站赶往江州,那里靠近北方竹林;江州虽是无雪之地,严冬时节亦有几分清冷。”薛凡话中之意不言而喻。

    “哪里近就走哪里,尽快找到薛小姐,还有悦盈仙子!”剑侠客不假思索地说道。

    舞天姬一动不动地盘膝打坐。

    巨魔王有点不耐烦地看了剑侠客一眼。

    狐美人娇媚一笑道:“剑道友好生急性。”

    逍遥生道:“剑兄素来直肠,极少拐弯抹角!”

    薛凡道:“多谢剑仙家挂心!”

    剑侠客道:“斩奸除恶,本就是我等修仙炼道之士该为之事,薛公子何必言谢?在下观公子亦是我辈中人,何不共以道友称呼,却不来得爽利?”

    “剑兄!”逍遥生蓦然大吃一惊,欲以剑道友眼色;剑侠客却只是一脸期待地看着薛公子。

    巨魔王和狐美人也吃了一惊,就连缄默不语的舞天姬也心神一凛地睁开了双眼。

    “这……”薛公子一脸为难,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但只片刻犹豫,蓦然双手抱拳,一一慨然话道:“剑道友!逍遥道友!巨道友!狐美人仙子!舞仙子!”

    剑侠客满心欢喜,忙双手抱拳回道:“薛道友!”

    其余四人互看一眼,虽有一些勉强,但还是双手抱拳话道:“薛道友!”

    言罢,剑侠客和薛凡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巨魔王和逍遥生也跟着大笑了起来;狐美人和舞天姬也笑得一脸惬意。

    ——————

    阳光蛮温暖的,绿的树叶,黄的树叶相间着,偶尔落下的几片叶子,如一抹化不去的愁绪,惹得人看了又看,看了又看,却怎么也看不透自己想要的那个答案。

    “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北走,过一座小桥,再行些许路程便到江州城,我们可沿途打探打探!”薛凡说着,指着前方的竹林。

    “好便是好,只如此大张旗鼓万一被歹徒相识遇着,岂不打草惊邪?”狐美人说着,看了看众人。

    “这……”薛凡不免犹豫起来。

    沉默片刻,逍遥生道:“依在下之见,打草惊邪倒是无妨!先有薛道友府上重金悬赏,再有悦盈仙子发现薛小姐,以及江州衙门搜捕歹徒,歹徒该早已被打草惊邪!”说着顿了片刻,继续说道:“然歹徒在重金悬赏之下仍敢露面,足可见歹徒对自身有相当自信。否则依悦盈仙子传信三天来算起,歹徒若有心去时,该已向大唐境外逃亡,我等在此寻找,不过刻舟求剑之举。”

    “不错!”舞天姬同意道:“歹徒若是谨慎之人,事发当天,便该往大唐境外而去,不仅沿途行人寥寥,到了大唐境外更是浩海世界,寻一二人登天之难,后顾之忧自可尽去。数日后却仍行迹与江州地界,要么歹徒便如逍遥道友所言愚昧自信,要么歹徒便是在江州尚有事未了,我等必须抓住这两种模糊的可能性,尽早找到歹徒,以免夜长梦多!”话罢,看向薛凡。

    薛凡心中忐忑,此刻所盼也不过就是这两种可能;但满脸的不安和忧郁,却也泄露着内心不敢言表的复杂。

    “如此狂妄歹徒,剑某定要给他几分颜色看看!”剑侠客突然双拳紧握,咬牙切齿道:“教他此后,再不敢为非作歹!投胎三世五世,七世八世也不敢!”

    薛凡一脸思虑,下意识地点着头话道:“沿路打探,一定要尽快找到家妹和悦盈仙子!有劳众道友、仙子费神,切莫错了蛛丝马迹!”

    “道友放心,剑某便是掘地三尺,挖遍整个江州也要找到令妹和悦盈仙子!”剑侠客一脸慨然,信誓旦旦地说着。

    众人亦一脸慨然地点了点头。

    正说间,远远一农夫迎面而来,众人一脸喜色,薛凡激动道:“走,上前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