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零七章 从长计议

    一“多谢女侠相送!”逍遥生躬身抱拳一礼。

    “多谢英女侠!”剑侠客双手抱拳重重一振。

    “二位道友无需多礼,我等生死相交,这等小事何足挂齿。”英女侠话道:“本欲让二位道友陪小女子一游长安,无奈小女子需回师门复命,不敢再做耽搁,这便起身而去。我等缘分甚深,不久定会再见,二位无需挂虑!”

    “女侠保重,希望再聚之日不远!”逍遥生一脸少有的期待。

    “女侠保重,期待来日再会!”剑侠客满心杂乱,又随着逍遥生附和了一句。

    英女侠看了看逍遥生,又看向剑侠客,颇有些不放心地话道:“事情不过一点头绪,需慢慢调查,以免打草惊邪,剑道友切不可操之过急”

    剑侠客道:“女侠放心,在下晓得!”

    英女侠点了点头,双手抱拳话道:“二位就此别过,来日再会!”话罢,右手一挥,一张飞行符旋飞而出,一跃而,纵天而去。

    逍遥生、剑侠客忙双手抱拳话道:“女侠保重!”

    遥望良久,英女侠早已化为天际的一道流光,剑侠客看了看有些痴呆的逍遥生道:“逍遥生,我们也该各回师门了!”

    逍遥生这才回过神来,不无失意地回道:“虽说时候尚早,在下却是该先行回去,省得几位师兄担心。相信玲珑芝仙子定然也是安然无恙,剑兄无需挂心。”

    剑侠客点了点头道:“有几位精锐境顶级修士护送,在下自不挂心。只是那玲珑芝仙子性情刁钻,势必辛苦了几位大师!”

    二人边说边往天台下方走去。

    逍遥生道:“万事皆缘,修行在道,这或是几位师兄的造化,剑兄无需多虑。”

    剑侠客一脸惭愧笑道:“还是逍遥兄看得清朗,剑侠客终是红尘中人啊!”

    逍遥生道:“剑兄说笑,你我皆红尘中修行,岂有身在红尘之外之理?”

    剑侠客顿陷沉思,良久忽恍然道:“在下目小,逍遥兄莫怪!”

    逍遥生笑道:“大道朗朗遥遥,剑兄振作!”

    剑侠客道:“不敢懈怠!”说着,双拳一抱,又道:“就此别过,他日再会!”

    逍遥生抱拳应道:“他日再会!”

    话罢,二人转身,向着不同的方向,各回师门而去。

    树叶已开始泛黄,热闹的街道秋天的风正在愉快地刮着,剑侠客慢悠悠地向着大唐官府走去,回想着那日种种心中不免几多无奈,几多懊恨。

    “四弟在这里恳请二哥勿要找到凶手,为四弟、大哥,还有三姐报仇雪恨!”兄弟四人相见,猴子登时双手抱拳,咚的一声,跪将在地。

    “四弟快起!”剑侠客说着忙前去扶,继续话道:“兄弟之仇,不共戴天,二哥纵使丢了这条小命,也要为四弟、三妹,还有大哥报仇雪恨!”

    猴子猛地一把甩开剑侠客双手,站将起来话道:“二哥若如此说时,也无需再为我兄弟三人被杀之事费神了!”

    剑侠客一脸骇然道:“四弟此话何意?难道二哥做错什么,让兄弟如此恼怒?”

    猴子道:“二哥并未做错什么。二哥情谊我三人也看得透亮,但若让二哥为我等复仇,却搭自家性命,二哥岂不是要陷我等与不仁不义?纵使我三人转世投胎,也不能原谅自己!”

    “这……这……”剑侠客焦躁地团团乱转道:“这要如何是好?难道让二哥看着你三人大仇不顾?二哥如何对得起你兄弟三人?如何面对天下英雄?”

    “二哥情谊深厚,”猴子道:“我三人虽想二哥为我等复仇,但并不想教二哥犯难。”

    “四弟休要拐弯抹角,如何才肯道出歹徒姓名直说便是!”剑侠客急声意切。

    “二哥勿恼,”猴子不紧不慢道:“若要知道线索,为我兄弟三人报仇,需得答应四弟三个条件方可。”

    “莫说三个,便是百个千个,四弟只管说来便是!”剑侠客心急,话若风雷。

    “一者,二哥进阶勇武境之前不可为我三人报仇”猴子依然不紧不慢地话道:“二者,二哥需以自家性命为要,此仇能报则报,不能报时来日再行,切不可急于一时三者,请二哥勿必遵守诺言!”

    “如此简单条件,岂有难哉,二哥统统答应,四弟快把歹徒姓名道来!”剑侠客心中怒火翻滚。

    “二哥豪情,虽如此说时更不敢尽数相告,”猴子却依然是不紧不慢地话道:“只能告诉二哥,四弟有一本名为破血狂攻的秘籍被歹徒所夺!这本秘籍乃四弟先祖留下的绝学,是一个可以配合物理攻击的绝技,无奈四弟百悟不得其妙,知二哥悟性了得,又是大唐官府的修士,这次结拜本是要将这本破血狂攻送给二哥做礼,不想秘籍之事漏泄,不仅被夺惨死,还误了大哥和三姐性命。四弟恳请二哥勿必要给四弟、三姐还有大哥报仇!”说着突然悲从心生,泪如泉涌,泣声难扼。

    在一旁的张放、东方男也不禁落下泪来。

    “四弟既如此说时,何不干脆告知二哥歹徒名姓!”剑侠客泣泪同声,一把抱住猴子。

    “二哥如此情谊深厚,岂敢告知,让二哥枉送性命!”猴子边哭边道:“而今四弟将与大哥、三姐,喝孟婆汤,过奈何桥,转世投胎。虽独留二哥一人,为我三人报仇雪恨,却望二哥必要顾着自家性命,休要白白送死!”

    “二弟啊,四弟说的极是,报仇之事切不可操之过急!”张放边说边擦着眼泪。

    “二哥一定要听我等劝说,切不可把自家性命当作儿戏。尚我兄弟三个转世投胎,有幸与二哥相遇,二哥便收我兄弟三个做个徒弟,好生教导,也是续得一场缘分!”东方男说着泪如雨下。

    “二哥保重!”猴子一把推开剑侠客绝然转身而去。

    “二弟保重!”张放说罢柔情地握住了东男方的双手。

    “二哥保重!”东方男不舍地看着剑侠客。

    “大哥!三妹!四弟!”剑侠客哭喊着伸手去抓,这一回却什么都没有抓到,双手在三个兄弟的身虚空而过,惊骇难当,只听得猴子道:“大哥、三姐我们走吧!”张放道:“三妹今世你我无缘,但愿来世佛祖保佑,让你我永结连理。”东方男道:“愿佛祖保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