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零二章 保重

    就在英女侠还手之际,剑侠客神色蓦然一变,口中话道:“后发制人!”声起间,足下忽现白色急旋法华,身后精灵巨剑与其同步面门之前。

    砰的一声响,阎罗令正中剑侠客胸口,剑侠客被震退两步,此刻不过刚刚话出“后发”二字。

    “剑侠客!”逍遥生脸色一变,但并未前。

    声未落,但见剑侠客身形定处,“后发”二字脱口而出,声未落,人已化一道白芒瞬杀而出。

    “这……”单姓修士一脸骇意地看着插在自己心脏旁边的精灵巨剑,满是艰辛地抬起头来问道:“足下当真是数个月前,单某在此阻止的那名四十余级的师弟?”

    剑侠客一脸复杂,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剑侠客,”逍遥生收了法术跑了过来:“我来帮你疗伤!”

    “在下并无大碍,请逍遥兄先帮单师兄疗伤!”剑侠客说着,抽出长剑,收了精灵。

    “好!”逍遥生一声响应,剑侠客拔剑瞬间,顺势发出几道灵气,封了单姓修士伤口附近要穴止血。

    正要进一步治疗时,忽听英女侠话道:“有劳道友也帮秦师兄治疗一下。”

    逍遥生道:“顺手之事,女侠把秦师兄安置在单师兄身边即可!”

    英女侠早已收去精灵把秦姓修士扶了过来,剑侠客搭了把手,让二人靠背盘坐。

    逍遥生提法催魔,周身淡淡金泽闪耀,缓缓双手礼佛一式,话道:“救死扶伤!”声落处,右手掌尖飞出两条指般粗细红色灵光,电芒一般窜向秦、单二修。

    但见红色灵光与二修受创之处缓缓游蛇而过,应时创复无疤,全无半丝伤损一式过,并未尽功,逍遥生再复一回,二修全然疗复。

    剑侠客一脸惊奇话道:“逍遥生你的法术又提高不少,较比去年已不是一个等级!”

    逍遥生笑道:“远比剑兄差多!剑兄快来坐下,让逍遥生再发挥发挥!”说着,一把将剑侠客拉将在地。

    “逍遥兄大题小作,剑某无恙,不过略受一点小伤,无需费神!”剑侠客挣扎着话道。

    “剑兄休要逞强!”逍遥生猛一用力,剑侠客备感痛疼,一声唉哟惨叫,方乖乖坐将下来。

    逍遥生法力一运,红色灵光顺手而出,在剑侠客身伤处游走开来,不过片把功夫,已治愈如初。

    “感谢逍遥兄妙手回春!”剑侠客站将起来,动动筋骨谢道。

    秦、单二修见逍遥生已把剑侠客医好,二人眼神一会,向逍遥生齐声抱拳话道:“多谢逍遥道友医治。”

    逍遥生忙抱拳回道:“举手之劳,二位师兄不必挂怀!”

    秦、单二修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随分别转向英女侠、剑侠客抱拳话道:

    “多谢女侠留情!”

    “多谢剑道友留情!”

    英女侠和剑侠客忙抱拳回道:

    “不敢,多有得罪,师兄莫要见怪!”

    “在下不过侥幸胜得一招半式,请师兄瀚海!”

    秦、单二修一脸复杂无语,半晌秦姓修士方叹了一口气话道:“本以为我二人在这精锐境中也有一些天地,今日晓得何为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此后我二人定将勤加修炼,希望来日再与二位道友一战!”

    英女侠道:“方寸山英女侠,随时听候秦师兄指教!”

    剑侠客道:“大唐官府剑侠客,随时承请单师兄赐招!”

    秦、单二修有点无奈地笑了笑,随秦姓修士又道:“我二人既败,已无理由阻挡三位,三位可继续向前。”说到这里,顿了片刻,脸色突然变得分外严肃,继续话道:“不过,劝三位一句,由此折返为妙,前方前辈,可不比我二人这般好话!”

    闻得“前辈”二字,英女侠和逍遥生神色便是一凛,但剑侠客却好似没有听到,毫不犹豫地脱口话道:“便是刀山火海,在下也要继续向前,说什么也要再见几位兄弟一面,查明真相,为几位兄弟报仇雪恨!”

    逍遥生一脸慨然道:“逍遥生必与剑兄同进退!”

    英女侠笑了笑道:“既已到此,英女侠也没有后退的道理,暴徒与中秋前夜在我方寸山脚下行凶,残杀三名低阶修士,是可忍孰不可忍,纵使内中无我方寸师妹,英女侠也要将事情调查个水落石出,抓住暴徒,为我方寸立威,给天下英雄一个交待!”

    秦、单二修见三人去意坚决,只能肯定地点了点头,让开路来,齐声抱拳话道:“三位保重!”

    三人抱拳谢道:“多谢师兄好意!”言罢决然而去。

    秦、单二修一动不动地看着三人身影半晌,单姓修士道:“单兄啊,看来你我资质有限,已不适合继续在精锐境等待下去。”

    秦姓修士寻思片刻,点了点头道:“不错,有这等奇才等到那一天你我也不会有什么发挥空间。更何况那英女侠……”说到这里突然欲言又止。

    “英女侠……”单姓修士一脸疑惑。

    秦姓修士追思半晌,方一脸慎重话道:“观其所施镇门之术,恐已非驭灵境!”

    “什么?”单姓修士大骇,惊道:“秦兄莫不是在开玩笑,驭灵境虽可轻易进入,但要突破驭灵境纵使勇武境的前辈也未必有几位能够做到!”

    怎么走始终都是那么远,三人心中清楚虽然战胜了两名守卫,但并未被放出法阵,又向前行了一盏茶的功夫,眼中看到的还是那个巨大的鬼首宫殿,只是比初看时大了一些,距离似乎也近了一些。

    “怎么办,我们好像又被戏弄了?”剑侠客的焦躁终于暴发了。

    三个人下意识地停了下来,英女侠和逍遥生四下看了看,周遭皆有淡淡的似有似无的鬼雾飘浮,后方和左右完全不知其深不晓其广,前方的鬼殿也不过被几盏鬼灯照出几许森然朦胧轮廓。

    看罢半晌,逍遥生和英女侠眼神突然一会。

    逍遥生道:“想来前辈是在故意刁难我等小辈!”

    英女侠道:“既如此我等也需劳苦,只管在此间等着便是!”言罢竟席地而坐。

    逍遥生也一脸洒脱坐将来了。

    剑侠客急道:“英女侠,逍遥生,你们这是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