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九十六章 干将莫邪

    声落处,右手一挥,一道金芒直贯剑侠客额心而去。

    剑侠客额心图腾不控而开,一白衣老者呼啸而出,身后一根血色红线随身影自图腾中抽拉而出同时剑侠客一声撕心大叫,长发暴舞而起,身体蓦然离地尺许而悬,挂着的木偶一般一动不动了。

    “魂系!”黑衣修士大吃一惊。

    “剑侠客!”逍遥生满面惊慌,就要冲将过去。

    黑衣修士忙伸手一阻,厉声喝道:“畜牲,胆敢擅自牵引他人魂体!”

    干将莫邪不紧不慢,有恃无恐地悠悠话道:“前主人此罪与老夫扣的甚重,倘非老夫如此为之,剑主人已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前主人。”黑衣修士正欲应话,白衣女修先了一步意味深长地轻轻一笑道:“看来阁下早有脱离原主人之心,方借那附体一击之机一去不回。”

    干将莫邪微微一笑道:“仙子明目,前主人既寄身与化生寺门人之体,老夫有无已无太大意义,倒不如与老夫自在,重新找个主人!”

    黑衣修士怒道:“定要如此说时,本座倒不怪汝私自另觅新主,然汝侵染新主意识,导其行为,实在可恶!”

    干将莫邪道:“前主人指控非轻,老夫虽强行牵引新主魂体,由始至今并未有越举之为,实乃新主强捍,强行引出老夫之力。”

    黑夜修士越发激怒,喝道:“休要胡言,汝之修为岂是区区精锐修为能够撼动?”

    干将莫邪道:“看来前主人仍未恢复记忆,这位仙子应该也未恢复。”

    黑夜修士和白衣女修蓦地一脸肃然。

    逍遥生和英女侠均自吃了一惊,一种许多秘密将要就此解开的强烈预感溢满双睛。

    片刻,白衣女修异常慎重地话道:“想来阁下对我等来历颇有一些了解?”

    干将莫邪不紧不慢地应道:“不过略知一二。”说到这里顿了片刻,继续话道:“老夫依稀记得通灵之时,正逢末日浩劫。”

    “末日浩劫?”众人吃惊非小,逍遥生继续问道:“阁下此言何意,什么末日浩劫?”

    干将莫邪道:“关于这一点老夫也不太清楚,老夫只是记得当时前主人正与五名队友力战一尾恶龙!”

    “五名!”黑衣男修和白衣女修不约而同地一声骇然。

    干将莫邪肃然起敬地点了点头道:“确实四男两女,一共六人!然恶龙甚是强捍,前主人六位兄弟外加数十契约妖修齐上,未能占得便宜,反被一招抹杀近半!”

    “什么!”众人大惊失色,情不自禁地渗出了一身冷汗。

    “阁下莫不是在天方夜谭?”白衣女修质疑道:“莫说还有五人有本尊这般实力,便是本尊一人,倘在全盛时期,此方世界恐也无人能敌!”

    干将莫邪点了点头道:“仙子全盛时期实力却非如此,与当下修为乃是数个次元的差距。但是当时,前主人与仙子确实是六名队友,面对一尾恶龙施尽全力,而丝胜算!”语气异常严肃,不带一点情感波动。

    半晌,逍遥生突然质疑:“倘阁下如此说时,那场末日浩劫应该无人幸免,为何会有现在的世界?”

    “关于这一点,老夫也无力回答!”干将莫邪道:“老夫只记得当时情势急转而下,众契约妖修伤亡将尽,前主人兄弟六人决意先让一人脱困!”

    “谁?”黑女男修和白衣女修蓦地异口同声地问道。

    干将莫邪看着二人回道:“老大!”

    “老大?”二人下意识地重复了一声。

    干将莫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分外严肃地话道:“正是寄身与老夫新主体内的所罗前辈!”

    “什么!”这一个结果逍遥生和黑夜修士吃惊非小。

    “这怎么可能?本尊怎么可能会对他毫无印象?”黑衣修士的身体情不自禁地抖了几下。

    干将莫邪道:“前主人不也对这位仙子,以及其他队友也毫无印象?”

    黑衣男修和白衣女修面面相觑一目,脸色不禁变得分外复杂。

    半晌,英女侠突然质疑道:“这一切不过阁下一面之词,岂能信哉。更何况这世界悠悠数万载,却也不曾听说有何末日浩劫!”

    干将莫邪点了点头笑道:“不错!老夫虽无证据,不过当初化生寺密室一战,若老夫猜测不错,所罗前辈该已恢复记忆,只当时伤势严重,自封与新主意念空间,以得自保!诸位若想了解实情,可待所罗前辈醒转过来,定有一番见解!”

    “哦!”白衣女修突然带着几分兴致的语气问道:“但不知所罗道友需要多久方可醒转过来?”

    干将莫邪道:“时间并不是关键因素,所罗前辈真正需要的乃是几丸200品质以上的千年保心丹!”

    众人吃了一惊,白衣女修一声冷笑道:“阁下莫不是在开玩笑?那200品质以上的千年保心丹,几如天外神物,稀缺至极,不知炼多少丸方出得一丸,炼药师皆如命般珍藏,岂是轻易便能得到。”

    干将莫邪道:“固此老夫才言所需并非时间,而是机缘!”

    沉默。

    良久。

    白衣女修再度质疑道:“本尊岂知阁下这些言语真伪,不过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另觅新主的一时之举?”

    干将莫邪脸色一凛,突然笑了笑道:“不知老夫该如何信服仙子?”

    白衣女修道:“倘阁下该愿被本制服,以大禁制魂系与剑小子,本座自当信服!”

    众人一动不动地看着干将莫邪。

    干将莫邪一动不动地看着白衣女修,半晌,突然一声感慨笑道:“也罢,既然命运如此,老夫也当欣然领受!”

    白衣女修士审视道:“阁下此言何意?”

    干将莫邪道:“末日浩劫时前主人驾驭老夫攻破封印,帮所罗前辈逃出那一日,化生寺密室主人为助所罗前辈斩杀反噬妖修,将老夫驭出协助所罗前辈,老夫便感觉到所罗前辈的魂体有一股强烈的意念以往已从前辈的灵魂里全数苏醒,前辈心里充满了仇恨和善良,老夫深受感动,很想尽快看到真相,了解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说着,右手一挥,唤醒了剑侠客,左手一挥,自己蓦然缩成指节般大小,飘立在了剑侠客额心图腾前方,双臂一舒,闭目仰天道:“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