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九十二章 长寿郊外血案

    “哦?”剑侠客一声疑惑,接过信来,但见信封上几个娟秀楷体小字:“二哥亲启”,慌急拆信来读:

    二哥欢喜:

    不敢想数月不见,二哥已是一位受人景仰的豪侠!

    数日前小妹收到大哥和四弟飞鸽传书,将与今日申时中半前后经由大唐境外来到长寿村,与小妹、二哥准备明日结拜事,小妹特向师父请了半天假,将往长寿郊外与大唐境外的传送门迎接大哥、四弟。路上听有修士提及二哥姓氏,乃言豪侠,小妹好奇,上前打探,果然便是二哥无误,心中甚是激动,不敢想二哥已先一步来到长寿村,更不敢想二哥已是精锐境修士,而且已闯出这样一个响亮名号,较之我等三人,甚是惭愧。

    小妹本欲等二哥一同迎接大哥、四弟,无奈已是未时,恐延误时机,特留书信一封,交由店小二转奉。二哥勿怪,请客栈等候,小妹先行一步,黄昏前后应可同大哥、四弟前来与二哥相会,届时我兄妹四人再好好畅饮一番。

    三妹:东方男

    拜留!

    看罢,剑侠客满脸欢喜,猛地化出一锭100两大银来,给了店小二道:“多谢小二哥!”

    店小二忙点头哈腰兴奋道:“多谢客官!多谢客官!小的这就去给客官准备好酒好菜!”话罢,一阵风也似向厨房跑将而去。

    “是剑师兄的结拜兄弟?”玲珑芝颇有一些好奇。

    剑侠客抑不住的快乐话道:“是三妹东方男,已经前往长寿郊外接大哥和四弟了。照三妹信中所说,应该就要来客栈了!”

    众人道:“恭喜剑道友兄弟团圆!”

    剑侠客抱拳道:“多谢!”

    玲珑芝道:“既如此,便叫店小二多备些好酒好菜,好为剑师兄兄弟几人接风洗尘!”话罢,转向厨房方向大叫道:“店小二,多备些好酒好菜,剑师兄要给他的兄弟接风洗尘!”

    店小二厨房中回道:“好嘚!小的再帮客官点几道本店主厨的拿手好菜!”

    剑侠客拿着信激动地坐立不是。

    玲珑芝笑道:“剑师兄坐下来慢慢等吧!你为此准备了这么多日子,也不差这会功夫!”

    剑侠客点了点头,收起信,就要落座。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跑了进来,大叫道:“道友们,死人啦!死人啦!长寿郊外死人了!两男一女,女的还是方寸山的!”

    厅中蓦然一片寂寞。

    剑侠客的心突然咯噔了一下,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液,猛地转过身来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那人见厅中气氛异常,凝重的好似屋顶都要盖下来似地;又见剑侠客双目充血,眼珠儿都要从眼眶中瞪出来的样子,情不自禁地向后倒退了两步,颤颤克克地结巴道:“剑……剑……剑道友!”

    “什么时候的事?”剑侠客猛地一把抓住了那修士。

    那修士吓得越发厉害,脱口应道:“刚……刚刚听到的消息,好像就在前往大唐境外传送门的那一带!”

    剑侠客闻言脸色大变,猛地甩开手中修士,身一纵,疾风而出!

    “剑师兄!”玲珑芝慌急跟了出去。

    “剑道友!玲珑仙子!”众修士一脸忐忑不安。

    邢风道:“走!大家快跟上去看看!”

    众修士出来的时候早已不见二人身影,喊了两声也没人回应,赶紧向着长寿郊外方向而去。

    剑侠客法力饱提,赶得甚急,远非精锐境修士可以染指的强势速度飞纵而行;同时心中不断喊道:“张放!东方男!猴子……”越行越急,越急越燥,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该祈祷什么!

    很快冲到长寿郊外,见前方有不少修士正向远方而行,不敢询问,只卯足劲向着激纵!

    一直赶到过了北俱芦洲的传送门,又往前激纵十余里路,忽见得丛林中好大一片修士,又急纵几回,来到附近,猛地慢下步来,一步一步,挤开人群,走向内中。三具尸体应时出现眼前,正有一名白衣少年检察尸体,也不搭话,只看一尸,魂先去了三分;再看一尸,魂又飞去了三分;三具看罢,突然坐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失魂落魄的呆滞,不禁让人动容!观者又是猜测,又是安慰,虽然并无人知晓这少年修士与三名受害者的关系。

    半晌,剑侠客突然喃喃话道:“是谁?”只一声,蓦然吼叫起来:“是谁杀了他们?”

    “剑侠客!”检察尸体的少年蓦然一声惊喜。

    “逍遥生!”剑侠客突然愣住了。

    “剑侠客,你怎么会在这里?”逍遥生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

    “在下…在下……在下……”剑侠客连说三回,应是没有说出来,突然再度激动道:“逍遥生,是谁,到底是谁杀了他们?”

    “剑侠客,你先不要着急……”逍遥生本想劝说两句,但见剑侠客情绪实在激动,只得话道:“在下与几位师兄来时,这三位施主已经被害,据先到的施主说,听到惨叫声,立即闻声赶来,曾见有两名身穿夜行衣的修士往大唐境外传送门方向逃去了。”

    “大唐境外?”剑侠客猛地站将起来,便欲往大唐境外传送门方向追去。

    “剑侠客,”逍遥生急忙劝道:“那大唐境外地域甚广,在那里找人,根本大海捞针!”

    “那在下该如何是好?逍遥生,你告诉我!”剑侠客急得泪珠儿直在眼眶里打转。

    “剑侠客,先听我把话说完!”逍遥生语气沉着,尽量说得缓慢,顿了片刻,又道:“这三位施主的死并不似劫财,身上财物尽在。你可知这三位施主有何仇家?”

    剑侠客思索半晌摇了摇头道:“他们三个乃是在下与大雁塔中修行结识的好友,塔中出来再无照面。约定八月十五来长寿村找虬髯客结拜,却不曾想,却不曾想……”说到这里,终于压抑不住悲痛之情,蓦然仰天大啸道:“是谁?到底是谁?到底是谁杀了我的兄弟?”这一怒,法威赫赫,剑气自周身迸射而出。

    周遭修士心神一凛,慌急提起法力保护自己。

    “剑侠客!”逍遥生大吃一惊,就要阻止。

    却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娇喝:“谁人竟敢在我方寸山脚下撒野!失心符,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