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九十一章 怪云

    剑侠客仰头看着上方应道:“是啊!不知东方男是否还在山上?”

    “东方男?”玲珑芝一声讶异。

    剑侠客笑了笑道:“此回剑某结拜兄弟中的三妹,学艺与方寸山。”

    “原来如此!”玲珑芝思索道:“若上去遇得方寸山的修士,剑师兄便问上一问,或有收获。”

    剑侠客依然笑了笑道:“如此大派,修士何止千万,欲寻一人,还是五十级以下的小修士,岂不大海捞针?”

    “这……”玲珑芝顿了下继续话道:“就当赌赌运气也好,反正随口一问,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也好。”剑侠客觉得在这种事情上毫无争论之意,话道:“仙子,我们也上去吧。”

    长长的石阶上,爬满了男女修士,所说所话,除了几分辛苦之外,果都是为着方寸山的美景而来且多为成双成对者,观之亦觉几分七夕之感。

    玲珑芝不禁轻声话道:“剑师兄,你看,这方寸山都要成为姻缘地了!”

    剑侠客的脸上不觉出现了几缕挥之不去的愁绪,总觉得自己在想谁,在思念谁。

    “是谁?是谁?到底是谁?为何会突然让我如此思念?”剑侠客的心突然被牟住了,一张张熟悉而模糊,模糊而熟悉的脸在脑海中闪过又闪过,竟始终不知自己思念的到底是谁?一种无法言说的痛苦在脑中无情地拉扯着,在人潮的哄闹声中,竟似在四壁漆黑的孤独里。

    “剑师兄,快看,飞崖观景台!”玲珑芝突然兴奋地大叫着。

    似乎视野突明,剑侠客的前方突然千万倍的放大了,万里云海蓦然眼前!

    “好想飞!好想飞!师哥,我好想飞啊!”一刹间,万千相同的梦想起飞了!

    “飞!翅膀!骨精灵!”剑侠客完全一词一顿地在脑中说出了这几个词,思绪突然明朗,一望而去的云海,轻轻飘荡,柔美如棉也似的轻纱。

    “剑师兄快看,那里的云多像一条被枪矛叉中的鱼!”玲珑芝突然大叫着指着远处,整个人都快要跳了起来似的。

    不少人也纷纷指说。

    剑侠客顺着玲珑芝所指放眼望去,果见有一柱流云钢矛也似劈空扎下,一团巨大的鱼样流云受惊也似地弯曲着身体。正看得出神之间,鱼样流去裂变,竟一化为二,二化为四,变为四条小鱼,成串似被钢矛叉住。

    “真有趣!”

    “好残忍!”

    “怎么会这样?”

    ……

    一时间议论叠起,众人纷纷指着那片奇怪流云。

    却在这时剑侠客忽觉得胸口一阵憋闷,好似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分外难受。

    正在惊奇的玲珑芝,激动地看向剑侠客,正要说点什么,脸色突然一变,意外道:“剑师兄,你怎么了,脸色怎么突然这么惨白?”

    “没什么,只是觉得有点胸闷!”说着顿了片刻,又道:“仙子,时候不早,如无他事,我们也该回去了!”

    玲珑芝观剑侠客脸色难看得厉害,远处那团奇怪的流云也已变幻的不成模样,心虽不舍,许多地方尚未见识,但还是耐住遗憾话道:“好吧!等明日方寸山全山开放玲珑再来!”话罢,转过头又看了那万里云海一眼,随与剑侠客起身下山。

    阳光透过浓浓绿树,照得正是温暖,上下山的游客移动的巨也似地交织在一起。

    剑侠客的胸闷终于缓解,看着一路灿烂游人笑道:“想来今晚方寸山是要人满为患了!”

    玲珑芝道:“可不是呢,端的今晚有许多人要在山上过夜呢!不然谁人赚得正点香火!”

    剑侠客感慨道:“是啊,向来正点香火最为吉利,万万人争抢不得!”

    玲珑芝突然双眼放光,试探也似话道:“剑师兄,我们何不也去试试那头炷香?”

    剑侠客一脸怪笑话道:“仙子雅致,剑某着实消受不得!”

    玲珑芝百无聊赖地看着来往路人,话道:“剑师兄直说不想去便罢,何必拐着弯儿编派玲珑!”

    剑侠客笑了笑话道:“仙子快走,莫要多想,再迟疑太阳就要落山了!”心中却道:“剑某哪有心情那般疯玩!”

    近到黄昏,太阳落得很快,二人回到客栈之时天色初暗。

    二人登门而入,正要叫些酒菜,尚未落座,先有邢风、孓然、车晶儿等十余人,急如流星一般走上前来。

    剑侠客先自吓了一跳。

    但见邢风走上前来拱手一礼话道:“听闻剑道友明日要与三四位道友结拜兄弟,届时虬髯客将与剑道友兄弟几人每人10瓶烧香春,久闻那烧香春饮之除有延年益寿之效,还有增加修为的好处。在下等人皆已久困瓶颈不得突破,万望剑道友明日勿必与在下等人人皆一瓶!求剑道友成全!”说罢深深一礼!

    “求剑道友成全!”十余人齐声恳求。

    剑侠客一脸激动慌急扶住邢风道:“道友请起!道友请起!诸位请起!诸位请起!明日在下自会向众兄弟那儿讨要几瓶,以助诸位道友突破瓶颈!”

    众人起身,又拱手谢道:“多谢剑道友成全!”

    剑侠客道:“小事!小事!”

    “店小二!”玲珑芝突然扬声大叫道:“姑娘我卖了一天货物,尚未吃饭,现在分外饥饿,速把好酒好菜上来!”说着咚一声坐在一张靠背椅上,拿起筷来啪啪直敲餐桌。

    众人闻言心下了然,邢风脸面一红,讪讪然话道:“不想剑道友与玲珑仙子尚未用膳,不敢再做打扰,请剑道友与玲珑仙子先行用膳。”言罢,抱拳一礼,与众人退回原桌。

    “请!”剑侠客回了一礼,转身向玲珑芝走去。

    一名店小二跑将过来对玲珑芝哈腰笑道:“客官稍等,好酒好菜,马上上来!”随又对剑侠客哈腰笑道:“客官这儿有您一封书信,请过目!”说着与怀中摸出一封信来。

    剑侠客疑惑道:“敢问小二哥何人书信?”

    店小二把信双手递给剑侠客,哈腰笑道:“给客官书信的乃是一名仙子,言说,客官看信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