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九十章 前往方寸山

    “嗯?”剑侠客心中大骇,再看玲珑芝时,果然发现她的右侧安静地卧着一只小小的古代瑞兽,看其各项体征,果然就是自己送予的那只。再看其标价,不禁让人瞠目结舌,竟是:八百八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两!

    “这……”剑侠客心中骇然,恍然明白原来这也是一种炫耀的手段。

    “这小丫头还真敢标价!”仇千意念传音道,也不知是夸赞还是讽刺。

    “如此也好,只要不招惹麻烦,随她胡闹吧!”剑侠客意念传音罢了也打坐修行起来。

    “但愿如此!”仇千意念传音道,他对玲珑芝实在不能放心,对他来讲玲珑芝几如祸源,虽然有时也能说出一两句振奋人心的话,甚至可以把自己不便教导剑侠客的话恰到时机地话将出来,但是玲珑芝一路跟随下来终究是个累赘:在北俱芦洲险些把剑侠客害死,而今在长寿村又莫名其妙地给剑侠客制造了许多麻烦。故而仇千常想:“倘不是因为剑侠客需要这些麻烦事来成长,本座早在私下将这小丫头做掉了!”

    呼吸着长寿村充满灵气的空气,剑侠客感觉自己虽然只是在打坐,修为却也在缓缓增长。

    玲珑芝却是神色异常,时喜时怒,时忧时怨,好像正在和什么人说着什么样的故事。

    “剑师兄!剑师兄!你的东西又卖了!”每隔一会玲珑芝就一声惊喜,随后便无奈叹道:“可怜玲珑的东西什么时候才能卖出去一件啊?”

    剑侠客一直没有回应,他的意念随时都捕捉得到商品的变化;至于说玲珑芝,既然就是来玩的,又何必理睬?

    一个时辰,又一个时辰,时间在剑侠客的意识里过得很快,纵然就这样一动不动只是打坐,一天也就是一天,不过眨眨眼的功夫。但对玲珑芝来讲,很快就成了煎熬,苦闷到让人无法忍受的煎熬——最初还有人时常来关注那只古代瑞兽宝宝,甚至尝试一下是否有还价的可能性,结果玲珑芝毫无诚意,总是扯开主题,述说其他;渐渐的问的人越来越少,但还是有人时不时瞄上一眼。

    不过两个时辰,剑侠客的东西已经卖了过半,玲珑芝喜道:“剑师兄,你都卖了10件了,早已超过一百万,够明天结拜用了,不要再在这里无聊了,我们去转转吧,来到长寿都还没有去过方寸山呢!”

    剑侠客本想这样一直待到傍晚,被玲珑芝这样一闹,知道已不可能安然下去,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过身来对长须修士话道:“多谢道友指点,在下卖了不少东西,这是一点小小心意!”说着右手轻轻一翻,一道白光飞入长须修怀中士双手,乃5万两银。

    长须修士点了点头笑道:“道友客气,方寸山乃三界大派,门禁森严,素日凡人只到山脚之下便会被无形禁制阻隔。今将中秋节,禁制缓收,或可行至悬空走廊。待到今晚子时过半,便会全数开放,许人烧香!”

    剑侠客道:“多谢道友指明,在下这便去了,他日有缘再见!”言罢抱拳一礼。

    长须修士淡淡笑道:“请!”

    剑侠客转回身来收拾东西,又有几件装备在这当儿被人买走,心中不免喜道:“多少可以备点灵药,准备下一步修行了!”

    玲珑芝早已等得不耐,连连催道:“剑师兄,快点!快点!”

    剑侠客也不急躁,将尽数物品收回意念空间,意念传音道:“总算有些银子,结拜事了回到长安可以买点灵药,进行下一步修行了。”传着音,站起身来,和玲珑芝往方寸山方向而去。

    仇千意念传音道:“虽说主人当下修为等级比较适合在北俱芦洲修行,只是主人实力再去北俱芦洲却乎有点浪费年华,以仆下之见,主人何不试试五星师门任务,或有别样收获。”

    剑侠客想了想意念传音道:“剑某也有此意,只不晓得能否突破封印壁障。”

    仇千意念传音道:“以主人实力断然通得,无需烦恼。”

    剑侠客不免想起那回同门领取五星师门一事,仍有些不能确定地意念传音道:“但愿如此!”

    “剑师兄,听说方寸山乃在云海中,风景甚是优美,”玲珑芝一边走一边兴奋道:“除建在崖壁上的悬空走廊之外,亦有一处飞崖观景台,甚是诱人眼球,我们今天一定要去看看!”

    “如果并无禁制阻止看看倒是无妨。”剑侠客看了看远处方寸山,实在是在云海之上,倘此山在长寿村之东或之西,每天必然有大半光阴是在阴影里的!

    “想是没有,那位道友不是说了,今天的禁制已经收至悬空走廊之下了。”玲珑芝分外肯定地话道:“纵使今天不让看,明天断断然也是要看的!”

    剑侠客笑道:“仙子高兴就好,只是明天剑某要事在身,不便与仙子同行,还望仙子凡事小心才是。”

    玲珑芝的脸上掠过一丝异样,立马恢复过来,一脸欢喜话道:“剑师兄放心,玲珑闯荡江湖已久,照顾自己不是问题。剑师兄只管料理自家要事就好!”

    剑侠客点了点头话道:“快走!希望在傍晚前能打个来回!”说着,加快了脚步。

    玲珑芝加急紧跟喜道:“好的!好的!”

    然方寸山看似眼前,怎么走却是不能到达,只觉得大山越来越大,左右视野越来越小,整个人就要一股脑儿投进某个无法自拔的神秘世界。

    玲珑芝行的无聊,不禁话道:“剑师兄,还好远,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啊?”

    剑侠客抬头看了看已经看不到山顶的方寸山道:“耐心走吧,不管多远,那就是我们今天的目标。而且,不是还有这许多同路人吗?”

    “嗯!想来都是趁着这个机会一观飞崖观景台的!”玲珑芝应着,紧跑几步,努力随着剑侠客的脚步。

    突然的,巨壁完全封锁了前方视野,倒是左右依然是妙美的绿树竹楼;一段天然石阶挂在眼前,遥遥而上,似是有一片旷地。

    玲珑芝喜道:“到了!终于到了!剑师兄,我们终于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