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八十五章 长寿风情

    市场上人海若潮,但置身其中却不闻几许俗音,剑侠客一路走来,不觉许多惊奇。

    “敢问师兄,这对50级的赤炎环怎么卖?”玲珑芝看中了一套适合自己的武器。

    “凡物,明码标价,该不议论,仙子请自行选择。”摊主正在闭目盘膝养神,说起话来不紧不慢,似乎自己的商品能不能卖掉只在随缘,并不强求。

    “啊?”玲珑芝一声讶异,蹲下身来一看,双眼顿时就瞪大了,惊道:“二……二……二十五万!”

    摊主没有任何回应。

    “师兄,你卖的如此贵,岂是我等50级修士能够消受得起的?”玲珑芝分外气恼,几乎叫嚣也似地话道。

    “仙子!”剑侠客闻声,忙慌急上前提醒。

    “二位头回来长寿吧?”摊主突然睁开眼,打量了二人一回,又闭目养起神来。

    “正是!不知师兄有何指教?”剑侠客一脸狐疑。

    “二位看看四周,可有几多讨价还价之声?”摊主眼也不睁地反问道。

    剑侠客和玲珑芝越发疑惑,凝神细细一听,蓦然惊觉凡被顾客看中之物多是直接购买,纵有杀价之声,几乎不曾有几多摊主回应。

    “请师兄指点迷津。”剑侠客双手抱拳彬彬有礼道。

    “长寿村位于仙山方寸山脚下,常年受灵山熏染,灵气充沛。待入长寿村,仅呼吸着此间空气,便有助于内家修行,打坐入定更佳。此地居民又皆有世外之风,砍柴、种田、钓鱼便是每日雅致,虽亦有俗事交易,但多终始与缘分之间,讨价还价之事甚俗甚俗,莫说本地居民不喜,但来此地久居的修士亦是不喜。于是,此地售卖摊主,亦标以自身认可的最低价位,本身却是自在,或是钓鱼、或是赏景、或是打坐修行,杀价之行径与此地不可取,不可取!”摊主言罢一笑,又自闭目养神起来。

    “竟是如此,是我二人冒犯,望师兄见谅!”剑侠客深施一礼。

    “纵然如此,师兄这赤炎环忒也贵了些吧!”玲珑芝依然气恼不过。

    “仙子休要胡闹,可买买之,不可买走之,不可与师兄麻烦!”剑侠客语气有些严厉。

    玲珑芝不免觉得大受委屈,泪珠儿突然就在眼中打起转来。

    剑侠客见情形不对,又不知该如何安慰,忙转移话题道:“天色将晚,你我尚未找到住处,二者饥肠辘辘,不便继续闲逛,先找安身之处为要!”言罢转身便走。

    玲珑芝警觉剑侠客果真生气,不敢再耍性子,赶忙追道:“剑师兄等我!”

    身后,摊主不紧不慢道:“二位径往里走,自会找到住处。长寿村最有名者乃为虎骨酒,不可错过!”

    “酒?”玲珑芝一听有酒,还是最有名的,当即兴致大增,对剑侠客道:“剑师兄,长寿村的名产是虎骨酒,等下我们先来它几台,看看有没有传闻中的那么好喝!”

    剑侠客无奈道:“仙子海量,剑某折服,然剑某不胜酒力,只能浅饮几杯,也望仙子莫要贪杯,明天也好各自赏玩。”

    玲珑芝喜道:“剑师兄放心,小女子心中有数,绝不敢浪费这难得的几日清闲!”

    剑侠客道:“仙子既晓得此番出来不易,剑某自也无须多言。”嘴上这样说,心中还是担忧道:“但愿不要再惹麻烦才是!”

    日已落,点点华灯初上,剑侠客和玲珑芝走进了闹市中的一家客栈,订好客房在大厅用餐,顺便听听往来见闻。

    “小二先上两台好酒,招牌菜来三道!”玲珑芝还未坐将先来,酒菜先已报将出来。

    “客官,本店虎骨酒甚烈,很少有人客将得下三五斤,不若先来一台如何?”店小二走将过来好意提醒。

    玲珑芝心中本不爽快,听店小二这么说,越发来气,当即叫嚣道:“小二哥罗嗦,两台只管上来,姑娘我有钱付你!两台吃完,还要再吃,快快上来!”

    “仙子!”剑侠客一脸无奈,转向店小二赔不是道:“小二哥莫要见怪,在下这位朋友今天心情不佳,小二哥便依她所言来两台!”

    店小二看了看剑侠客,又看了看玲珑芝一脸吃瘪郁闷像话道:“小的不过好意提醒,何曾敢说客官无钱付账;客官即不愿听劝,小的只管上来便是!”言罢转身,向内里扬声大叫:“两台十二斤虎骨酒,一盘上好酱香牛肉,一道剁椒鱼头,一道特辣水煮鱼!”

    “啊!”玲珑芝闻声大吃一惊道:“店小二你敢坑姑娘?”

    店小二转身笑道:“客官这话却是冤枉小的了,一者小的乃依姑娘上虎骨酒两台,二者谁人不晓小的所报三菜皆本店招牌名菜?”说着看向厅中众人,以示证明。

    不少人点头,亦有人应道:“不错!仙子确实不曾说明是八斤之台还是十二斤之台。那酱香牛肉,乃选长寿上等肉牛,不仅咬劲十足,亦有滋养血肉之奇效。剁椒鱼头和水煮鱼亦选自本地上等水产,肉质鲜美,愈辣愈美,皆乃下口好菜!”

    “你们……”玲珑芝气得话语难回。

    众客呵呵齐笑。

    笑罢,还是刚才解释的那位又道:“不过话又说将回来,二位想来初来长寿,店小二便报这特辣之味,恐是有些不妥呢?”

    店小二忙点头赔不是道:“是!是!是小的一时昏了头,没能考虑周到,小的这就到厨房,叫厨子调整等级。”

    “免了!”玲珑芝突然大声话道:“姑娘我素来烈酒当水来吃,偏不信这特辣之味能辣出什么花样,小二只管上来!”

    “这……”店小二一脸为难地看着众人客。

    还是那位笑道:“仙子既如此说时,店小二只管上来便是,或许仙子耐得此味!”

    店小二忙道:“好嘞!小的这便先去把酒拿来!”话未落,人已匆匆而去。

    只留下一厅客官,意味深长地摇头微笑。

    仇千却才意念传音话道:“看来这顿饭主人是要吃得辛苦啦!”

    玲珑芝话道:“等下剑师兄一定要多饮几碗,那北俱客商忒也个个抠门,限酒限肉,好不痛快!”

    剑侠客一脸苦笑,心中话道:“但愿在下耐得住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