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八十一章 决心!决心!

    “当——”一声闷响,剑侠客举剑一挡,被一击逼退四五丈远,雪地倒擦出一道深沟,哇地吐出一口鲜血。落地瞬间,借力一登,再倒飞七八丈远。同时一声大喝:“镇门!”声落处,身后惊现丈许方圆黑洞,一丈许高大铠甲勇士一步跨出,同步身后。

    “三昧真火!”肖炎趁机发招。

    剑侠客脚步尚未完全落定,一团烈火突然轰轰袭来,躲闪已是不及,轰的一声,正中满怀。

    “好!”蒋姓修士一声大喜,欢声未落,却猛地换上一脸惊骇,那三昧真火竟只是把剑侠客击退丈许,俗衣烧毁大半,实质性伤害几乎未有。

    肖炎见状,心中了然,不敢多想,当下乌金鬼头镰一挥,扬声喝道:“镇门!”

    蒋姓修士亦晓得好歹,也赶紧提升战力,使用了镇门之术。

    四名丈许高大的精灵顿时战成一团,刹时,茫茫天地之间,满天风雪中:风急涡,雪急舞,七彩气劲纵横,。

    况亮长刀在前,肖炎利斧在后,蒋姓修士趁机双锤补来;剑侠客左挡右格,还手无机。

    仇千意念传音道:“主人,如此下去不是办法,当找个机会撤退才是!”

    剑侠客御着三人连番夹击,意念传音回道:“道友说笑,三贼配合如此默契,岂会与剑某逃命空档?”

    仇千意念传音道:“主人所说极是,但持久必失,此终不是个法儿。仆下现有一计,但风险甚大,乃为赌命之举,不知主人可愿一试?”

    肖炎一斧劈来,剑侠客一格,借力翻身后飞,砍向纵来补刀的蒋姓修士;蒋姓修士双锤一格,被一剑逼近二三丈远。况亮呼呼数步,长刀斜里砍来,剑侠客闪身向后,肖炎利斧又来。

    剑侠客再度化攻为守,意念传音道:“道友有何计谋,尽管说来,虽是赌命,总比被动挨打来得好!”

    仇千意念传音道:“却是要教主人耐着性子被动挨打!”

    剑侠客在在地吃了一惊,意念传音道:“道友此言何意,可说得清透一些?”

    仇千意念传音道:“三贼虽说都是精锐境六十五级上下的修士,但论实力皆不如主人,虽有镇门之能为,协战精灵断难持续太久。主人只消尽量保留战力,坚持到三贼精灵消逝,自可一击破敌!”

    剑侠客意念传音道:“此法甚妙!”

    仇千意念传音道:“主人切不可欢喜过早,料三贼久战不敌主人,势必在精灵将逝之即,全力一扑!主人接得下那一击便是光明,若接不下时——前途堪忧啊!”

    剑侠客意念传音道:“果是一场豪赌!”随强压反击之心,彻底转为防守。

    三人久攻不下,焦躁渐升。

    蒋姓修士不免有些疑惑道:“肖兄啊,这小子到底什么修为,用的是黄金剑,穿的亦是50级的钢甲,却是如此难缠?”

    肖炎道:“蒋兄安然,小子不过65级修为,端地是身上装备了得,恐不下60级属性,方装备在身。这样一身装备搞来,必可卖个好价!”

    况亮哈哈大笑道:“肖兄说的极是,这回我等必是逮到了一只肥羊!”说到这里,神色突然一变,充满警戒的语气继续话道:“只是我等精灵将逝,这小子的精灵似乎还要更持久一些啊!”

    话落,气氛突然一滞,肖炎三人猛地向后飞纵,与剑侠客拉开距离,定立三方,一脸严峻。

    “要来了!”剑侠客严阵以待,一动不动地看着前方,他知道,下一刻就是生死!

    风,在轻轻地吹。

    大雪,在倾天覆地地下。

    不过定立片刻,四个人的身上就铺又上了一层落雪。

    “况兄、蒋兄,”肖炎一动不动地盯着剑侠客话道:“我等镇门精灵将逝,必须尽快做个了断才行!”

    况亮一声冷笑,一脸嘲讽冷酷语气话道:“只恐这小子四分五裂,装备残缺不全啊!”

    蒋姓修士笑道:“虽如此,总不至于白忙一场啊!”

    仇千意念传音道:“还真是一群冷血家伙!”

    剑侠客意念传音道:“道友,三贼这一击非同小可,再坚硬的城堡,久攻之下必有弱隙,守城者却未必能知。事到如今,剑某不能继续消极防守,坐等三贼精灵消逝,剑某决定以一贼为突破点,在此贼发招之际强势攻出,不知道友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仇千意念传音道:“主人判断不虚,仆下建议可选定肖炎攻之。肖炎虽是三贼中修为最强,但是个法系,施法时需要饱提法力,运转大量灵力,否则法威不足,杀伤锐减,也因此施法时间最长!主人可在三贼提法催魔之际出击,攻他个措手不及!”

    剑侠客意念传音笑道:“剑某正是此意!”

    主仆二人意念传音之刻,肖炎三贼亦在商议。

    肖炎道:“如此一来,我等恐损失不少!”

    蒋姓修士道:“那依肖兄看来我等该如何处置?这一击可不是儿戏啊!”说着,双眼凶恶一瞪,算是提醒。

    况亮亦警告道:“不错,肖兄勿要三思啊!”

    肖炎颇有一些自信地笑道:“蒋兄、况兄,我三人这许多年合作下来,肖某可曾让二位失手?”

    蒋姓修士和况亮猛然一眼对视,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回道:“不曾!”

    肖炎笑了笑道:“既是如此,此回便劳二位强攻,肖某补刀!”

    蒋姓修士和况亮又是猛然一眼互视。

    蒋姓修士笑道:“原来如此!”

    况亮一脸意味深长地得意道:“那就有劳肖兄好好保护我等财富啊!”

    “该然!”肖炎应的理所当然,话罢猛然看向剑侠客讪讪地笑道:“让剑师弟久等了。只不知剑师弟如此安然,是已经放弃抵抗准备俯首待戮,还是仍在妄想寻机逃命?”说着话却在提法催魔。

    蒋姓修士和况亮亦在提法催魔。

    剑侠客的身上同样淡淡金泽闪耀。

    而在不远处,片片粉红的雪正梦一般地轻轻飘落。

    “如果阁下肯就此罢手的话!”剑侠客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话道。

    肖炎闻听,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此时,仇千突然意念传音急道:“主人,就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