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八十章 风雪不归路

    (首先感谢一下猫爷同学1万起点缺点的打赏和月票——也是本书的第一张月票;然后进入正题!)

    第一百八十章风雪不归路

    “剑师兄,怎么办?”玲珑芝浑身发颤,怎么也没有料到前方早已有两名高级修士张开了口袋,等待他们走进来了。

    剑侠客深深地吸了口气,几片飞雪呼呼地吸入了口中,带着几分阴沉的语气话道:“玲珑仙子,后方修士追来必然体力大耗,仙子找准时机,趁其松懈之刻,便偏着那方向逃命;他不追时便罢,硬要追时,剑某自会尽力阻止,以保仙子安然!”

    “明白!”玲珑芝答应的很干脆。

    剑侠客淡淡地笑了笑,心中不免荡起了几缕不易觉察的失意。

    雪越下越大,两个人的身上早已一片雪白——不论是黑色的披风,还是红色的披风,在大雪中都起失去了该有的肃穆和鲜艳。

    前面的人来得不紧不慢,后来的人追得气喘吁吁;双方一驰一张地保持着微妙的距离。

    “果是惯手!”仇千意念传音道:“不论是向前向后都会有一方阻止,另一方快速支援!”

    很快的,双方距离猎物只剩下了三十余丈的距离,追赶者突然缓下步来,一面继续急步追赶,一面化出一瓶灵药猛灌入腹。

    与此同时,剑侠客突然喝道:“仙子!”

    玲珑芝愣了一瞬,蓦然左转,饱提法力,急奔而去。

    三名修士顿时一凛,后方修士就要追赶;前方一名修士突然不紧不慢地扬声话道:“况亮兄,让她去吧,先解决了剑师弟再追不迟!”

    “肖师兄!”剑侠客不由得吃了一惊。

    “肖炎!”仇千同样一声意念传音的讶异,尽管他早有此料,但当真相摆在面前的时候还是那样的触目惊心。

    “也罢,谅她那点修为跑多远都是死路,莫说没有这小子的保护,几名妖修就能轻易要她的性命,便是这连日大雪也足以断她生机!”况亮说着,迫不及待地向剑侠客逼了过来。

    “没错!”与肖炎同行的修士话道:“五十级不到也敢来北俱撒野,端地是太不把我等精锐境修士放在眼里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也亏得况亮兄及时秘术传音通知肖兄与蒋某,否则我二人雪洞中休息,这小子溜走也未必能知!”

    “况某素来行事了得,不曾跟踪失败,也不晓得是怎的露了马脚,还被这小子摆了一道!”况亮的言语中充满了恶毒的味道,一声残忍的冷笑自鼻孔中哼了出来。

    剑侠客一动不动地站着,此刻的他只想尽量拖延时间,一旦他跑了,这三个人有任何一个去追玲珑芝,玲珑芝都不会有任何存活的可能!

    三个人越走越近了,肖炎和蒋姓修士突然左右一分;三人分成三个方位把剑侠客围在了正中——每一个人距离剑侠客都有六七丈远。

    “剑师弟别来无恙?”肖炎抖了抖身上的积雪,不紧不慢地话道。

    “目前无恙!”剑侠客已经是个雪人了,身上是雪,脸上也是雪,每说一句话哈出的热气似乎都在融解着唇边的积雪;顿了下反问道:“不知在下与三位有何深仇大恨,让三位不惜冒如此大雪,数百里设伏?”

    “既无深仇亦无大恨,”肖炎一脸趣味地笑道:“只是我三人做的就是这样勾当,专喜这无本生意!”说到这里,语气突然一变,恶意陡升道:“剑师弟若想活命时,便乖乖交出身上银两和宝贝!否则——”

    “阁下似乎忘了本家规矩,做的既是这等见不得光的营生,又岂会放剑某干休?倘剑某当真交出身上财富,恐怕即刻便要被三位灭口吧?”剑侠客似是想了想,方才话道。

    “肖兄啊,这小子似乎并没有你所说的那样愚蠢啊!”况亮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看样子是要费点力气了!”肖炎一脸阴沉,说着话出了一把乌金鬼头镰。

    况亮化出了一把狼牙刀。

    蒋姓修士化出了60级的震天锤。

    剑侠客依然没有动,落雪完全遮住了他的容颜。

    “这小子行动敏捷,脚上可能有双相当不错的战靴,二位兄弟勿必小心!”肖炎提醒着,慢慢向剑侠客逼去。

    “肖兄忒也看得起这小子了,有我三人联手,量他插翅难飞!”蒋姓修士一声冷笑。

    “蒋兄所言极是!正好,也让况某出出这口被群妖围困的恶气!”况亮语气狠辣,话落猛然急纵而出,狼牙刀直取剑侠客面门。

    “况兄小心!”肖炎突然话道。

    声未落,轰的一声,一阵烈风忽起,纷乱乱万千雪花径向况亮迎面扑来。

    况亮顿时视野被封,吃惊之际,甚是恼火,狼牙刀呼呼呼一顿抡空乱砍。

    “况兄,莫要慌啊!”蒋姓修士大叫着急冲而来。

    然而,早先了一刻,他和肖炎便已看到纷雪乱舞中一道金光闪出。

    话音未落,忽听得一声闷呃。

    定晴看时,正是况亮左腹牢牢中了一剑。

    “该死!”况亮左手抓着刺入腹中的长剑,眼神中充满了无法置信的怨毒。

    “况兄!”肖炎和蒋姓修士先后一声大叫,鬼头镰、震天锤急向剑侠客砸来。

    剑侠客忙拔出利剑来迎,砰砰,砰砰,一对二竟是不落下风。

    “况兄,快把那丸小还丹服下!”肖炎一面和蒋姓修士联合攻击剑侠客,一面急急提醒。

    况亮摇摇晃晃后退两步,左手捂着伤口,鲜血自指隙间汩汩流出,猛地将狼牙刀往地上一插,右手一翻,化出那丸墨绛红色的小还丹来,蓦地往口中一扣;小还丹入口即化,应时流经过脉,补血愈伤——顿时血止,伤口亦与肉眼可见的速度紧急愈合。

    “肖兄、蒋兄,先战片刻,况某稍作疗复!”况亮说着化出几朵灵药,鲸吞入腹,坐地舒气。

    肖炎和蒋姓修士一脸欢喜,轮番激战剑侠客;换位当儿,肖炎道:“况兄紧急,这小子比想象中的难缠!”蒋姓修士道:“况兄莫要贪坐,误了自家兄弟性命!”

    “知道了!知道了!”况亮一脸恼恨,气息难调,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猛地站将起来,狼牙刀一挥,捍恨有声道:“镇门!”声落处,身后惊现一丈许方圆的夜空色黑洞,一丈许高大的墨绿色小妖持一把长刀一步跨出,同步与况亮身后;黑洞顿逝。

    “糟糕!”剑侠客一声不妙。

    肖炎、蒋姓修士见状,急向两侧纵身而散。

    下一刻,小妖长刀随况亮一挥,同步朝着剑侠客脑门斜劈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