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七十六章 限量供应

    “观此天气随时都有可能下雪,客官何不多留几日,雪后再行?”店小二提醒道。

    剑侠客看了看远方,天地依然是白茫茫的,仿佛一个奶油样的馒头,教人心神有点迷幻;转向店小二道:“多谢小二哥,只是在下与好友有约,需在中秋佳节赶到长寿村,不敢滞留。”话罢抱拳一别。

    “客官保重,倘遇落雪,勿要贪路,先找家客栈才是正道!”店小二又提醒了一回。

    “罗嗦,剑师兄又不是三岁小孩!”玲珑芝极不耐烦地回了一句。

    “小二哥一番好意,仙子何必如此?”剑侠客颇有些无奈。

    “就是嫌他烦呢,剑师兄走跳江湖这么久,岂不晓这一点道理,还要他连番提醒?”玲珑芝越想越气。

    “自是你我初来此地,不晓此间天气,小二哥才几番好意提醒,仙子虽不喜听,但也无需埋汰人家好意。”剑侠客喋喋不休道。

    “知道了,知道了,小女子往后只管耐着就是!”玲珑芝很不耐烦。

    “唉!”剑侠客无奈地叹了口气。

    身后,客栈的门早已重重的关上了,酒香和热闹也一并关了进去,天地又剩下了一片寂静的白。

    “剑师兄,那小二哥还真是夸张,我们行了三十余里,都到了湖边客栈,却哪里有什么下雪的迹象。我看那掌柜的断也说得有些夸词,现在时候尚在,我们继续赶路如何?”玲珑芝提议道,今天这三十余里行来,她已不再是那个只会躲藏观战的局外人了,经过昨天那一战,剑侠客已许她一同作战。

    倒是仇千落得几分清闲,但看着玲珑芝被妖修追得团团跑,剑侠客顾了自己又顾玲珑芝,端地好生有趣。

    剑侠客想了想道:“虽是如此,还是先往店中打探一番,综合一下情报再作打算!”

    玲珑芝揶揄道:“剑师兄何时竟变得如此小心翼翼了,这可不像是剑师兄以往的作风啊?”

    剑侠客没有回答,看了看玲珑芝,心中想道:“在死亡面前,生命总是脆弱的!一两个人的死或许不会让你感到太多伤感,但是当你面对遍地尸骸的时候,你的心情就再难轻松起来了。”

    玲珑芝见剑侠客没有回应,也没有继续追问,她觉得剑侠客有很重的心事,而这心事她很难套出,她和他之间,她分外清楚有着的不止是一道深不见底的鸿沟,鸿沟的另一侧甚至还有一座直达霄汉的巨峰。

    “今天我或者还能和你走在一起,但是用不了多久,我想连仰望你的机会都没了呢?”玲珑芝这样想着,下意识地看了看剑侠客,突然觉得他的眼神分外陌生,看到的似乎总是远方,总是远方,总是远方。

    “何必来呢?又何必再遇呢?”玲珑芝想着,下意识地摊了摊手。

    “玲珑仙子,我们先喝杯酒,暖暖身子再做打算。”剑侠客说道,像是在征询玲珑芝的意见。

    “剑师兄怎么说,小女子就怎么做,一切全听剑师兄安排!”玲珑芝说着,跑上前去开门。

    “掌柜的来两台好酒,三斤上好牛肉!”玲珑芝边往中间一张桌上走,边大声叫喊道。

    一个店小二跑上前来道:“客官这几日天气有异,本店当下限量供应酒食,每位客官每日只供两次,每次酒二斤,肉半斤!”

    “什么?”玲珑芝一听火冒三丈,话道:“明明还没有下雪,为何这早就要限量供应?”

    店小二直起身来讪讪地笑道:“这是掌柜的命令,小的只是奉命行事。”

    玲珑芝刷的一下,将火辣辣的目光射向了柜台里的掌柜。

    掌柜在打着算盘,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

    这时剑侠客方走了进来,见情况有异,人客都嬉皮笑脸地看着玲珑芝,忙脚步一动,形影一晃,人已来到玲珑芝面前,但留得身后寒风呼呼;一脸严肃道:“仙子,发生何事?”

    人客皆是一怔。

    玲珑芝义愤填膺道:“剑师兄他们要限量供应酒食,我们走了许多路,杀了许多妖怪,现在又饥又喝,正要好好充饥!”说着恶狠狠地瞪向了店小二。

    店小二也不应话,颇有一些傲慢地回看着玲珑芝。

    剑侠客道:“这原是北俱规矩,仙子何必生气。”

    “可是剑师兄现在还没有下雪!”玲珑芝很不甘心地话道。

    “仙子可还记得刚刚在路上说过之话?”剑侠客的脸色有点难看。

    玲珑芝蓦然无语。

    剑侠客道:“小二哥,我等初来北俱,昨日初闻雪天限量供应酒食一则,不想今日就撞个正着,实是赶了大半天路,又杀了许多妖怪,心疲力乏,让玲珑仙子一时失了分寸,望小二哥瀚海。”说着化出一锭大银给了店小二,继续话道:“酒食该如何供应,便请小二哥如何安排。”

    “好嘞!”店小二也不计较,转身喊道:“美酒两份,牛肉两份!”喊着便要离去。

    “店小二!”一个响亮的声音突然叫道。

    店小二转过身来话道:“客官有何吩咐?”

    那人道:“将在下今日酒食份额一并给剑道友、玲珑仙子上来!”

    众人吃了一惊。

    剑侠客和玲珑芝转身看时,乃是一名长脸长须头生长两角的魔族青年汉子,正向二人走来。

    “阁下是?”剑侠客抱拳礼道。

    “在下肖炎,魔王寨,68级!敢问道友尊姓大名,修为几何?”肖炎抱拳话道。

    剑侠客正欲回话,神情突然有些难看,半晌方回道:“在下剑侠客,大唐官府,65级!”

    “原来是大唐官府的道友!幸会!”肖炎说着,示意剑侠客落座。

    “幸会!”剑侠客回应着坐了下来。

    玲珑芝也坐了下来。

    “店小二,快上酒食!”肖炎吩咐道。

    “好嘞!四份美酒,四份牛肉!”店小二高声吆喝着离去了。

    “肖师兄这是?”剑侠客一脸疑惑。

    肖炎道:“只是一次叫罢这日供应。”

    剑侠客道:“这却如何使得,倘我等将肖师兄份额吃掉,肖师兄今日岂不是要挨饿?”说着就要叫住店小二。

    肖炎制止道:“无妨,你我修行之人,到这样修为,便是十天半月不食一物,也不打紧。剑师弟和玲珑仙子赶了半天路,又杀了许多妖修,正需要这充满灵气的酒食补充体力。”

    玲珑芝话道:“肖师兄说得没错,剑师兄,你就不要推辞了!”

    剑侠客看了看玲珑芝,又看向肖炎,无奈地笑了笑道:“多谢肖师兄美意。”

    肖炎眼露黠光,话道:“道友客气!道友此来北俱芦洲可是要往龙窟或是凤巢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