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五章 虎踞八荒

    “主人何必如此,不过一群学步婴儿?”仇千颇有些不解地意念传音道。

    “剑某多次生死边缘来过,幸有机缘被高人所救,那些运气不佳的道友却多丧命,单单地狱迷宫一遭就有百余道友不幸遇害;剑某实不想看着他们刚刚起步,就存有这等侥幸心理。”剑侠客的语气中有着难以解脱的伤感。

    仇千意念传音,不禁一声感叹话道:“主人如此多愁,将来恐生心魔啊!”

    剑侠客没有反驳,没有否认,也没有回应。

    仇千又是一声意念传音的无奈感叹。

    风有点凉,泛白的天空下,海边已星星点点地有不少少年修士了;不远处,艘艘货船密立,几名工人正往一艘货船上搬运沉重的货物;与货船左侧三里,有一个专业渡人的码头,那里只停了三艘客船,但每一艘都可穿越虚空,眨眼功夫便穿越遥遥东海,抵达东胜神洲的傲来国。

    “敢问船家几时出海?”剑侠客问道。

    “卯时至亥时一刻一航,其余时辰两刻一航,一航2000银,最近一航在卯时,还有一点时间,客官现在是否上船?”船夫话道。

    “也无他事,这便上船无妨!”剑侠客说着,一翻手化出2000两银付给船家,登上小船,一猫腰进了船舱,登时一个广阔空间出现眼前:其纵不下一百丈,其横不下三十丈。舱中零星可见数十修士或单人或几人,分散各处打坐。

    剑侠客颇多愁绪,本无心言谈,见此情景,却也来得欢喜,独自行往一扇窗口瞭望海滩。

    不多时,又有几人行将进来,散于舱中各处。

    又过不久,舱中浩音响起,有声话道:“众客官注意,本船半字之后将进入传送大阵,直接抵达傲来码头,如有发改变行程欲下船者,此最后时机;稍后,本船将进入传送大阵,直接抵达傲来码头。”

    无人响应,又过片时,客船果向着海中行将开来,航速悠悠,仿如春风过境;行不过三十余丈,船身突然在前方一个界点开始消失,仿佛正在从一个时空穿越至另一个时空。

    剑侠客一动不动的看着前方,这一切似是幻梦,但却又真真实实地眼前放影。

    “修仙之路果是无奇不有!”剑侠客心中一声惊叹自与东海湾修行之始,多有眺望此处,每次只看得船只缓缓驶向远方,消失在海平面上,却哪里晓得竟是这等玄机!

    客船缓缓驶进前方传送大阵,全然被白色浩光包裹,紧接着一声清凌脆响,剑侠客只觉有金光一闪而过,下一刻,出现眼前的已是一栋栋圆桶帽也似的低矮建筑了。

    “这就是傲来国!”剑侠客的脸上焕发着几许欢喜神情。

    这时舱中浩音又起,依是先前那个声音话道:“众客官注意,傲来国已到,客船正驶往本帮所辖码头,众客官请做好下船准备!”

    “原来这条超速航道是有组织管辖的。”剑侠客想着,一脸恍然大悟的萌呆模样;同时又见众人纷纷往船舱另一头走去,心下恍然有悟,赶紧跟了上去。

    尚未行至另一头,果又听那人浩然有语道:“船已至岸,众客官请抓紧时间下船,勿在本港口滞留。”一连话了三篇,船客也下了过半。

    出得舱门,上得甲板,走上通往陆地的板桥,剑侠客悠然回首一看,已经放亮的天空下,赫然看到船上插有三面大旗,分于左中右三侧,中间一面抒了一个大大的草书——虎;左右两侧则是两行小了许多倍的草书,左侧道:“白虎啸天”,右侧道:“一怒三千”!

    看罢,剑侠客不由得心神一凛,心中话道:“好狂!”

    仇千意念传音道:“想来这里有些故事!”

    剑侠客意念传音回道:“想必非凡人也!”

    话甫落,忽听浩音响起:“板桥上的客官,请勿滞留,速速离去!”

    剑侠客一愣,回转首看时,方发现众人皆已上了码头,只有自己一人尚站在板桥之上,慌急向前走去。

    待上了码头,再转首看时,客船已成上船时大小,但上空似乎有灵气微动;剑侠客洞开灵目,忽然发现自己四周皆有法力萦绕,客船变得庞大,上空若隐若现四个大字——虎踞八荒!

    却在这时,四个大字突然一幻变为两个巨大瞳仁,直摄心魄;剑侠客大骇,转首浪奔而去,累累若丧家之犬,险些踉跄倒地。

    一口气逃出百余丈远,直逃出这强**力不再捕捉的范围,方蓦然止步,大气暴喘,好似要背过去一般。

    意念空间中仇千万分不解,不断恍恍传音叫道:“主人!主人!主人……”身后同船而下的修士哈哈大笑道:“疯了,那小子疯了……”

    剑侠客一脸惊恐,久久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主人!主人!主人……”仇千意念传音的担心始终没有停过。

    “刚才,”良久,剑侠客终于开口话道:“剑某洞开灵目,看到三艘惊天巨船,船首各插三面大旗,各书着先前所见字样;而在三艘巨船上空又若隐若现着四个大字——虎踞八荒。这四个大字一闪而逝,突变为一双巨瞳,杀气蓦然啸至,直射剑某心魄,剑某如临强敌,只得落荒而逃!”

    “依主人说来此传送大阵的所属帮派应该就叫虎踞八荒。”仇千意念传音道:“该帮应是不想让外人知晓内中布局,故而给主人一些警告,无碍之事,主人无需放在心上。不过此后主人切不可再动用灵目,洞察任何势力建构,以免被当作细作引来杀身之祸。”

    剑侠客心有余悸道:“确乎剑某一时好奇,竟忘了这般浅显的江湖规矩,死不足惜啊!”话罢,转过身深深抱拳一礼,以示歉意,以示谢意,礼罢转身往城中而去。

    远远便见一座石门,上书大字三个——傲来国!

    欢喜阔步而入,已闻得叫声喧天,酒香扑鼻。

    同船修士已有人迫不及待话道:“张兄尝听说傲来国的女儿红甚是美味,你我二人先去喝上一台如何?”

    “陈兄何不早说,若要喝那女儿红,唯码头对面那家客栈最为上等,你我已到此处,待正是办了,夜间便去那家客栈住宿,再一醉方休才好!”

    “张兄说的是,既如此,你我快快去办正事!”

    剑侠客心中话道:“确实很香,有机会剑某也去那家客栈喝上几台!”想着边往城中闹市而行。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