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四章 故乡惊魂夜

    刘欣才跃在半空,神火扇一挥,一声大叫:“强身壮骨!”声落处,一道金色灵光自扇上飞出,没入张浩武身躯。

    张浩武登时一声大喝,肌体异变,肌肉暴涨,上身素装暴碎,60级夜魔披风腾风哗现。

    剑侠客神色一变,淡淡笑道:“有意思了!”话罢,黄金剑蓦然向右一挥,竟是大开大合迎战之姿。

    “小子,注意来!”张浩武气势大增,双目战意凛凛。

    剑侠客法力蓦然一提,周身金色灵气旋舞,一声气爆,震荡丈许尘埃,凛然应道:“请张师兄赐教!”

    张浩武仰天一声沉喝,狼牙刀上寒芒刺骨一掠,蓦然一跃而起,旋风一斩,赫赫刀气如一丈长虹激出,喝道:“孤星一刀寒!”

    声未落,刀气已速然而至。

    剑侠客扬剑而起,双手把持,抵住摧命刀气!

    张浩武、刘欣才,不禁大惊,异口同声道:“这怎么可能?”

    声刚落,剑侠客突然一声大喝,哗啦一声碎裂,刀气竟被剑侠客硬生生震碎了!

    张浩武、刘欣才不由自主地倒退了几步,腿脚一软,咚的一声坐在了地上,只口中无法置信地喃喃话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剑侠客观二人战意尽失,收了法力,化去武器,抱拳道:“多谢两位师兄指教!”

    刘欣才慌忙站起身来回礼道:“不敢,不才多谢道友手下留情!”

    剑侠客道:“剑某尚有一点琐事要办,先行一步。李善人偏劳二位守护!”

    刘欣才忙回道:“道友放心,我二人定然鼎力护持!”

    剑侠客点头一笑,抱拳道:“多谢!”

    刘欣才忙抱拳回道:“不敢!”

    声未落,剑侠客已举步而去。

    张浩武慌乱地爬将起来,向着剑侠客的身影抱拳大叫道:“敢问道友真实修为!”

    剑侠客蓦然止步,正欲再重复一回,仇千忽然意念传音叹了口气道:“心魔已成,二人毁矣!”

    剑侠客心神一凛,驻步良久,突然无奈地摇了摇头,头也不回地话道:“精锐境,69级!”话罢不再滞留,匆然而去。

    身后张浩武激动万分地话道:“多谢剑师兄赐教!”

    刘欣才一脸莫名,但有张浩武这一声诚恳感激,也只得随声附道:“多谢剑师兄!”

    “主人虽是慈悲,然此二人天资有限,若非驻颜有术,恐已灰白并发以仆下之见,二人恐难度精锐之境!”仇千意念传音道。

    “但有念想,便有未来可图。”剑侠客一面往情况不好的居民门口放置食物、银两,一面话道:“一待心死,万事皆休。更何况现建邺城鱼龙混杂,李善人确实也需要有人照顾,二人虽说实力有限,亮出境界也可震慑来人!”

    “主人说的是,”仇千意念传音道:“自信何尝不是实力的一部分?”

    剑侠客没有回应,他的思绪已放在了对这片故土的深切眷恋上。

    风,静静地吹着,带着几徐挥之不去的轻愁。

    剑侠客回过头,再度深深地看了眼桃源村,心中话道:“再见了!”

    是的,再见了!剑侠客已经拿走了一切该拿走的东西,和同对楚恋依的记忆也一并拿走了桃源村,已经没有什么可供深切思念的了。

    黎明前的风吹得有点凉,年少的修士正踩着灰白的天光,匆匆赶往东海湾。

    远远听闻一少年颇有一些壮志地话道:“在下今天的目标是三十只大海龟,十只巨蛙!”

    一少年不以为然道:“真没出息,谢某今天可是要杀海毛虫!”

    一少年极为慎重道:“海毛虫?依在下看来谢兄还是再修些时日,把修为突破八级为妙。那东海岩之中虽说修士不少,然而一待遭遇虫潮,八级以下修为恐是难御群虫雷霆一击啊!”

    目标三十龟、十蛙的少年话中带刺道:“不错,谢兄切要三思而行啊!”

    谢姓少年似乎想到什么,脸色有些阴沉话道:“谢某倒是无惧,不过再找队友恐要费些功夫,谢某便再按捺几日,待大家都8级时再一同去吧!”

    队友不免一脸嘲讽。

    谢姓少年为避免尴尬,又道:“我等运命普通啊,倘若有剑师兄那样的好运,也被修为高深的修士带领着闯荡几日,现在早已在长安拜师学艺了!”话音刚落突然一声哀叫,讶道:“谁?谁弹我?”

    队友面面相觑,大惑不解道:“弹你?谁弹你了?真是莫名其妙!”

    谢姓少年道:“真是没种的家伙,弹了人也不敢……”话未说完,又是一声唉呀,这一回比上一回弹得要狠,谢姓少年把持不住,踉踉跄跄后退数步,险些摔倒在地。

    队友皆看得目瞪口呆,大气也不敢喘下,见了鬼似地看着四下,不过一条曲径,两旁绿荫,怎会有人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连弹谢队友两次,却无人察觉。

    但是谢姓少年已再度大骂起来了:“谁,到底是谁弹了老子?”

    “闭嘴!快闭嘴!”队友惊惶失措,一窝蜂抓住谢姓少年,可劲捂了嘴巴,不让再发一言,但仍支吾有声道:“放……放开我!放开我!”

    队友心惊,战战兢兢,越发捂得紧了。

    这时忽听前方有人话道:“再用力,尔等好友可是要往阎罗殿报道了!”

    几个少年一听,慌急松了手,提心吊胆地看着前方。

    谢姓少年得脱大叫道:“放开我!放开我!放……”

    叫着,话声却是戛然而止。

    前方三丈多远,突然出现了一片淡淡的金光,一股刚刚让几个少年感到害怕的法威,密不透风地笼罩了四周。

    几个少年全身冷汗,一动不动地呆立着。

    良久,似乎已经汗湿了大半衣物,处在金光里的人终于再度开口话道:“好好修行,莫要有侥幸心理否则,下一刻,可能轮回都不复有!”

    话落,金光不见了,令人窒息的法威也感觉不到了,几个少年面面相觑,冷汗都不敢擦一下。

    良久,谢姓修士终于按捺不住沉寂气氛小心翼翼地话道:“刚才那是?”

    其余队友异口同声地小心翼翼回道:“一定是谢兄出言不逊被修为高深的修士教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