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四章 急怒、改变

    “随剑某来!”剑侠客依然一脸面无表情。

    这意外的改变,非同一般的严肃,让京浩五人始终觉得剑侠客处在愠怒之中,直到行至出入口,都没人再敢开口说句话。

    “到了,你等快出去吧!”剑侠客的语气又变得温和了。

    洪涛抑制住内心那几分仅存的惧意,上前两步话道:“剑师兄不和我们一起出去吗?”

    剑侠客回道:“你等安全便好,剑某尚有事要办。”

    洪涛神分中满是不舍,话道:“明白!剑师兄保重!”说罢,抱拳一礼,转身走进了传送通道。

    剑侠客抱拳应道:“保重!”

    “剑师兄保重!”

    “剑师兄保重!”

    “剑师兄保重!”

    “祝剑师兄一切顺利!”

    京浩、柳文俊、秦宝成、杜月溪,依次话别,步入传送通道。

    剑侠客一一话别,绝无怠慢送罢不免一声感慨:“看样子,有时一味客气也不见得就是件好事。”

    仇千意念传音道:“这就是威望,倘这五个小子没有对主人心生敬畏之意,主人再怎么劝说也是白搭。”

    剑侠客意念传音道:“这一点汝倒是分外通晓!”

    仇千没有回话,只讪讪地笑了笑。

    剑侠客亦无暇多问,转身重往迷宫深处急行而去。

    一路直至环尸地附近,早已不见半个人影。

    “主人可洞开明目,或可查到一些线索。”仇千意念传音,心中想道:“尤其任主人四处寻找,遭遇强敌,倒不如让主人顺利寻得那几名精锐修士,和他们在一起,或许更有保障。”

    剑侠客闻言,忙将法力饱提,视野所及之处,顿看到许多琐碎之物,更有无数深浅不一的脚印密布与地面之上。

    良久,剑侠客方意念传音话道:“脚印过度密集,根本无法分辨!”

    仇千意念传音回道:“精锐境60级修士多已懂行潜行灭迹之术,主人可寻找浅而新的足迹,或许便是。”

    剑侠客再度集中精神来看,良久仍无奈意念传音回道:“并不见有分外浅显足迹!”

    “哦!”仇千不禁深吃一惊,意念传音道:“若如此说来,这五名修士恐非简单的精锐境修士,修为定然不凡,仇千不得不再劝主人打消寻找骨精灵女侠的念头。”

    剑侠客气急而怒意念传音道:“此话无需再提,汝果真如此怕时,剑某现在便可与汝解除契约,予汝自由!”

    仇千忙意念传音回道:“不敢!主人既如此执着,或可直接前往迷宫二层寻找!”

    剑侠客消了点气,意念传音道:“这倒是个不错的方向!”说罢,展开地图一观,急向二层而去,遇到僵尸能轻意避开便避开,不能便挥剑杀过。

    匆匆然来到地狱迷宫二层,剑侠客再度明目洞开,依然一无所获,只得继续打开路观图向内行去。

    未行几步,忽觉前方妖气动荡,驻步时忽有三条白影破土纵出,落地瞬间,便纵剑而来。

    剑侠客明目一扫,乃三只骷髅怪,不觉想起上次捉鬼遭遇,心神便是一凛,然心中朗然,怕也无用,想要找到骨精灵,搞不好还需进入迷宫三层,倘在此就怕将下来,寻至三层便越发寸步难行。当下,心一横,一声大喝,一纵而出,龙泉一挥,咔啦一声脆响,三只骷髅怪竟被一剑拦腰斩杀,半空中一滞,啪啦一声摔碎在地,没入地下但有一道红色灵光在白骨没地之时旋转着向剑侠客飞来,伸手一接,乃是一朵手掌般大小的地狱灵芝。

    仇千不禁意念传音道:“看来此间是再无它物了。”

    之前,剑侠客在一层已斩杀百余僵尸,所得之物皆为地狱灵芝。

    “无妨!”剑侠客意念传音话道:“此物少说也值数千银两,积少成多,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话罢收入了意念空间之中。

    仇千意念传音道:“主人并不富裕,如此不把钱财当回事可好?”

    剑侠客不免一声疑惑,意念传音道:“道友此言何意?”问着继续向深处走去。

    仇千意念传音道:“不久前,骨精灵女侠本欲给主人免费诓下高速之星,主人何必心急,尚不知骨精灵女侠用意,便急于高价置换?”

    “这……”剑侠客结巴片刻继续意念传音话道:“白拿他人之物总非好事。”

    仇千意念传音道:“主人所说有理,但仆下觉得骨精灵女侠必不缺这十万两银。骨精灵女侠既然执意不愿付钱给那姓莫的修士,必然有自己的考量。倘必须要付钱时,仆下觉得骨精灵女侠必然会开出一个适当的价钱,来保全自身利益。”

    谈话间,又有骷髅怪纵出。

    剑侠客一边斩杀,一边意念传音回道:“以道友之意,剑某再遇此类事时,该如何应对?”

    仇千意念传音回道:“主人可在一旁静观,见机行事。”

    剑侠客意念传音道:“道友晓得,剑某在这方面甚不灵光,再遇此类事情,还望道友多多提点。”

    仇千意念传音回道:“不敢,仆下只想尽力为主人争取利益。”

    剑侠客意念传音道:“偏劳道友多多费心!”

    剑侠客继续向深处走着,想着遇到仇千之前和之后的种种,早已意识到很多事情只靠蛮干是无法有效解决的,只是不想改变罢了。但是似乎不去改变又不行,否则会给别人带来麻烦,而自己似乎也显得莫名的蠢!

    “不过,有道是: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有些事情再怎么说也是不能改变的,一旦改变了,就不再是自己了!”剑侠客打开路观图一面察看线路,一面若有所思想着。

    仇千信誓旦旦地意念传音道:“但与主人利益有关,仆下绝不敢懈怠。”

    剑侠客没有回应,看着地图,研究道:“看样子走到顶头绕着中间山石而行即可,但有入口两个,也不知骨精灵他们选的是哪一个?”寻思片刻,突然决定道:“罢了,反正距离都一样,先到了岔路口再说!”说着收了路观图,疾风而行又杀几场,果觉便如洪涛所说二层怪物并不及一层怪物能耐,只是行动敏捷一些剑侠客知会这点行得愈急,杀的愈凶。

    不觉已来到二层通往三层的两个岔路口,又在选择哪个路口的事上犹豫起来,忽听得右边路口入传来微弱的求救之声,心神蓦然一凛,额头冷汗直冒,慌急飞纵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