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八章 地狱迷宫惨案

    地藏王菩萨道:“施主所言本顺水推舟之事,只是数个时辰之前小徒接到任务,已出发而去。”

    “啊!”剑侠客不免一声惊讶,颇有一些失落道:“那还真是不巧,看来只有有缘再见了。”说到这里,又叩首一拜道:“多谢地藏王菩萨厚赐,晚辈任务已了,不便叨扰,这便告辞而去。”话罢起身,便要转身而去。

    地藏王菩萨道:“本门地狱迷宫已经开放,内中鬼怪甚宜施主当下修为,施主若无他处可去,或可前往一探。”

    剑侠客道:“多谢地藏王菩萨提醒,晚辈正有此意。”话罢拱手一礼,转身而去,一步踏出,却是时空幻变,人已置身在鬼城出口,右侧所站便是那僵尸模样的鬼吏。

    剑侠客上前一步话道:“敢问鬼吏大哥,地狱迷宫去向。”

    鬼吏转身话道:“及此路,绕至鬼城后方,向前直行,过一桥便是!”

    “多谢鬼吏大哥!”剑侠客说罢走下台阶,转身向地狱迷宫而去。

    行至鬼城之后,又行有一盏茶之久,剑侠客终于走到鬼吏所说之桥,竟是一座薄薄仅有拳头来厚的天然石桥——长有三丈,宽有三尺,桥下便是火蛇腾舞的无情炼狱;对面则是目的地地狱迷宫的入口——被一道幽兰鬼雾遮挡,正有几名鬼吏把守——其身后道路之上,排了长龙也似的修士,皆在等待下一波进入的机会。

    剑侠客看看石桥,心中犹豫不决,到底是用点手段通过,还是返回去另寻他路。忽闻仇千意念传音话道:“主人,此桥瓷实,必然常有人过,无需顾虑!”

    剑侠客猛然醒觉,俯身一看,桥面确实被踩的足够明亮,神色方得一喜,踏桥而上,霍拉拉行将过去。

    几名鬼吏见来人自鬼城方向而来,先自吃了一惊。但见来者走近,有一鬼吏上前几步,颇有几分恭敬话道:“不知少侠有何贵干?”

    剑侠客道:“欲往迷宫修行。”

    鬼吏道:“请少侠排队等候。”

    “道友,队尾去吧,我等都已在此等待六七个时辰了!”队伍前方有人一声充满讽刺的大叫。

    众人闻言纷纷大笑起来。

    剑侠客顺着声浪一眺,顿时一脸苦笑,根本看不到人头尽处,只得化出十二门派通行令牌,话道:“请鬼吏大哥过目!”

    鬼吏一眼便看出那令牌来历,只得一脸难色,话道:“迷宫鬼怪凶险,少侠可等些时辰,找几名队友,待有队伍出来,再一同进入!”

    剑侠客道:“无妨,在下素来独来独往,迷宫之中再寻队友不迟!”

    鬼吏一脸为难,又劝道:“当下时辰风水不好,少侠另选佳时为宜。”

    剑侠客道:“不妨,在下自会避开怪群,找单个下手!”

    鬼吏看出来人意志坚决,只得话道:“少侠这边来!”

    剑侠客一脸疑惑,随鬼吏步离人群四五丈远。

    鬼吏压低声音话道:“不敢欺瞒少侠,迷宫之中有一妖物突破封印而出,正在内中兴风作浪,已有多名修士不幸被害。本门已派出弟子前往缉凶,在确定安全之前不便放少侠进入!”

    “哦!”剑侠客吃了一惊,随想起地藏王菩萨所说之言,怀疑骨精灵正在执行此项任务,欲发想要进入地狱迷宫,随扯出一个谎来道:“鬼吏大哥如此说时,在下更要进入了!昨日在下有一好友进入迷宫,在下需确定好友安危才是!”

    “少侠!”鬼吏又要劝阻。

    剑侠客不在啰嗦,只拿出十二门派通行令牌道:“请鬼吏大哥放行!”

    鬼吏无奈,只得话道:“少侠如此执意而为,小吏不敢阻拦,然凡事种种小吏已言全轻重,少侠若有和闪失,均与本门无关,”

    剑侠客道:“凡事种种皆乃在下一意孤行,鬼吏大哥已言明在先,倘在下当真有何疏忽皆乃在下咎由自取,与贵门毫无瓜葛!”

    鬼吏听罢又无奈地叹了一声道:“少侠,请!”言罢不再劝阻,带着剑侠客径往入口行去,对其余把守鬼吏命令道:“放行!”

    一名鬼吏转身,不见血肉骨手在雾障上一抚,雾障之上极起旋涡一个,径向深处旋出一条通道。

    “少侠,请!”那与剑侠客密谈鬼吏又道。

    “多谢!”剑侠客一脸肃然,一抱拳,一步迈入旋涡通道,只留下身后无数讶异呱噪之音。

    这一步,又是一场时空转换,落脚处已不闻刚才世界之声,映入眼帘的乃是另一个幽兰鬼森世界,另有地底冒出的火红闪光点缀其中。

    “好诡异!”剑侠客一声惊叹,转身向后看去,旋涡通道仍在,纹理向外,竟似要将门口之人吸出去一般;剑侠客情不自禁倒退几步,远离通道一些,正欲转身而去,忽听仇千意念传音话道:“主人这回却乎有些鲁莽!阴曹地府即决定开启迷宫,自是做了万全准备,而今突发意外,众前来修行修士自是只可出不可入,以免造成更大伤亡。然闻排队修士所言,已等待六七个时辰,或可说至少有六七个时辰,不见有修士自迷宫出去。足可见此次妖物凶恶,恐不幸遭遇修士,皆已被害!”

    “如此我越发不能在外等候,”剑侠客意念传音,异常笃定地话道:“地藏王菩萨曾言骨精灵数个时辰之前方接任务而去,依骨精灵之要强性格,我担心她必在其中。曾得骨精灵多次搭救,今即知她有可能遭遇危险,便是拼了这条性命,也要确保她万无一失!”

    “主人啊!”仇千一声哀苦,意念传音话道:“以仆下之见,阴曹地府发生这等大事,骨精灵女侠绝不可能单枪匹马出来缉凶!骨精灵女侠修为原本便超出主人许多,其随行人员也未必在其之下,倘真如主人所言,骨精灵女侠真在此回任务之中,果真遭遇那个妖物,以主人当下修为能做何事?”

    剑侠客顿时一愣,在心中自问道:“是啊,以我当下之浅薄修为能做何事?”想着,不免回头望向出口,只觉那旋涡之中站着一人,满眼悲伤,全身浴血,不是别人正是骨精灵;心神蓦然一凛,脱口话道:“不管如何,先找到再说!”

    声落处,咯呜有声,丈许眼前地下,突然伸出几只肮脏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