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五章 演武场之斗

    剑侠客喜道:“师父尽管说来,徒儿照办便是!”

    程咬金看着剑侠客,语气突然变得分外严肃,话道:“汝这回外出修行,绝不可锋芒太露,以免被他派高手盯上,招来杀身之祸。”

    剑侠客先自吃了一惊,感觉自己近些时日以来,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这句:“以免招来杀身之祸!”然心意已决,也不多想,只满口应道:“徒儿谨遵师父教诲,必当小心行事!”

    “如此甚好!”程咬金点了点头问道:“汝此回有何打算?”

    剑侠客不假思索道:“阴曹地府已开放地狱迷宫供三界修士修行,徒儿决定前往地狱迷宫一探。”

    程咬金道:“有方向便好!正好为师这里有一封写给地藏王菩萨的信,汝顺道送去吧!”说着化出一封信来,随手一抛,信已实实在在握在剑侠客手中。

    闻听此言,剑侠客忽然想起钟馗所说之话,当下喜形于色抱拳话道:“谨遵师父法旨!”

    程咬金道:“时辰尚好,徒儿可以启程!”

    剑侠客跪倒在地,磕了三个响头,起身话道:“师父保重,徒儿这便去了!”

    程咬金摆了摆手,不免有些感伤道:“去吧!去吧!”

    剑侠客不再多言,转身阔步而去。

    经过任务大厅,不免大吃一惊,若大的屋子竟然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师兄弟在左挑右选不知该拿取哪个锦囊,心中惊疑,上前问道:“师兄,今天什么大日子,竟然这样……”

    那人也不知自己是师兄还是师弟,但见有人这样问,先觉神清气爽,也不看问者一眼,只一边摸着满桌锦囊,一边话道:“师弟啊,今天明博雅师兄要与杜耀阳师兄在演武场一决高下,谁胜了谁就收新来的颜歉师弟为徒,现在大家都在外面等着看好戏呢!”

    “颜歉?”剑侠客想了想道:“莫非就是那位新来的天资过人的师弟?”

    那人不无嫉妒地回道:“是啊,香饽饽一块,众师兄一场好争啊!”

    “多谢!”剑侠客一抱拳,急步向外走去。

    出得大厅之门,一眼便看到右侧演武场人山人海,挤了不知多少同门师兄弟,杂乱的哄叫之声先已倾天盖来!

    “加入本门这么久,头一回看到这种热闹!”

    “常听有人为钱为利斗狠的,为争徒弟这样连斗三天还是头一回见!”

    “可不是说!不过也正因如此,我等才能看到几位师兄师姐的精彩技法。”

    “只可惜未见悦盈师姐出面,不然又可一睹悦盈师姐的芳容了!”

    “悦盈师姐?听说一直在外缉拿白衣快手应无常!”

    “应无常?”

    “正是!听说这厮前不久在长安酒店犯下一桩血案,此后不久悦盈师姐便向徐秋阳师叔告假去缉拿应无常了!”

    “这该死的应无常,竟害得悦盈师姐在外如此劳苦奔波,若让我遇到时,定将他一刀两段!”

    “在下看好明博雅师兄!”

    “在下倒是觉得杜耀阳师兄一定赢!”

    “足下此言何意?”

    “阁下此言又是何意?”

    “足下要见个高低不成?”

    “阁下有何能耐尽管放马过来!”

    “快看!快看!明博雅师兄来了!”

    “杜耀阳师兄也来了!”

    “大家快让开路来,让两位师兄入场!”

    众人闻言,纷纷附和响应,向后倒退,让出一条道来。

    剑侠客原本就在最外围,被这样一挤,越发退得远了,倒是听得人群吵闹之声越发激烈——

    一群人高呼着:“明师兄!明师兄!明师兄……”

    一群人高呼着:“杜明兄!杜师兄!杜师兄……”

    忽声高震,师门之外亦能听得几分。

    高呼良久,戛然而止。

    一人道:“杜兄当真不肯将颜师弟让与在下?”

    一个道:“若明兄肯将颜师弟让与在下,莫说感激不尽,在当必有好礼相送!”

    剑侠客看不到内中情况,但听二人所说之话也知道谁是谁是了,只差照个面,定个容貌。

    “看来杜兄今日是定要与明某见个真章了?”明博雅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善的味道。

    “若明兄执意不肯相让,杜某也只好勉力奉陪了!”杜耀阳显然也不是个好惹的茬。

    “请!”明博雅显然是亮出了剑。

    “看剑来!”杜耀阳一声大喝。

    下一刻,便听到乒乓声响,观战众人再度激动起来,声潮再度起伏,随着双方打斗情境一会为明博雅叫好,一会为杜耀阳叫好。

    处在外围修士始终看不得内中情景,不禁气急败坏地骂道:“妈的,早知老子就早点来了!”亦有不死心的修士想要挤进去看个明朗,结果挤不进一步距离,就被里面修士连踢带扭喝了出来,是谁打的根本是不清不楚。

    “看样子只能等个结果了!”剑侠客看出这个局势,虽然心中火热,也只得站在一旁耐心等待。

    双方斗了不下一柱香之久,观众已开始声疲,叫好声也不再那么激烈。这时打斗声突然停了下来,演武场上突然有两股灵气缓缓聚涨起来。

    剑侠客蓦然心神一凛,神情猛然一变,但见前方修士纷纷向后倒退开来,同时话着忐忑不安地兴奋之语:“动真格了!动真格了!明师兄和杜师兄要动真格的了!”越说越急,越退越快,只几眨眼功夫剑侠客便从最外围的观众摇身而成为了最内中的观众。

    但见,将近数十丈开外的演武场上站着二人,一个一袭黄衣,一个一袭黑衣,皆周身金泽淡淡,灵气激涨,持着一把游龙剑而峙。

    那身着黄衣的修士道:“杜兄,明某再给阁下最后一次机会,杜兄到底是让还是不让?”

    那身着黑衣的修士道:“为何是杜某来让,却不是杜兄退出!”

    明博雅大叫道:“好!明某便不客气了!”

    杜耀阳高声应道:“明兄尽管放马过来!”

    话罢,二人同时一声大喝,就要使出极招。

    却在这时,众人身体突然一沉,一股庞然巨压蓦然轰天而降,明博雅、杜耀阳身上金泽应时一散,灵气恢复初常。

    一名黑发中夹杂着缕缕白丝的修士,一步一缥缈地自后院踏了过来,嗡声话道:“无知小儿,胆敢在自家院内大动干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