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四章 附身

    “师父不可啊!”剑侠客一心只想着再见楚恋依,好不容易才在修行之路上看到一点希望,岂肯只因师父这样一句话便废去好不容易才打通的经脉,重新努力再来一次——而下一次能不能打通还是未定之数;剑侠客一生大叫,理智顿失,体内竟浩起一股非自身所有的无匹巨力,眼神突然一变,右手大指、小指、无名指一握,食指、中指一伸——应有一道实质白芒自食中两指端处锋芒而出。

    程咬金顿时心神一凛,脱口惊道:“聚气成剑!”声未落,一道白色剑芒已向胸口袭来,忙收了法力,双臂化盾,来护要害。

    然这一剑却未刺来,程咬金收了法力之际,剑侠客手中气剑竟也收了回去。

    程咬金警觉,先一个瞬移,后退丈许,随开口问道:“阁下何方高人,气息不似所罗前辈,却为何要附身小徒之身?”说到此处,突然想起一事,惊道:“阁下莫非便是传授小徒虚空破碎的高人?”

    那人借着剑侠客之身,充满沧桑的语气话道:“在下点滴修为岂敢与所罗前辈相提并论!”

    程咬金闻言,心神蓦然一震。随又听附身剑侠客之魂话道:“此子修为浅薄,不足以承受老夫灵压,不想此子现在便死,莫在多言,此法决拿去,此子习得,即可自行开关七经八脉!”话罢右手化出数片链接竹片,流光飞入程咬金手中,又留下一句:“凡胎莫试,以免走火入魔!”声落处,剑侠客神色一变,双眼一合,烂泥一般瘫倒在地。

    程咬金忙向前察视,脸色就是一变,剑侠客周身血肉竟已被灵力威压毁坏二三,急拿出一粒百品大还丹来给剑侠客服下。

    灵药触口即化,剑侠客遂徐徐醒转过来,双眼霍泪有声,控诉也样哭道:“我师何以如此狠心,好不容易才帮徒儿打通七经八脉,既不帮徒儿另想办法,亦不给徒儿任何机会,说废便就废了!师父好狠,师父好狠,徒儿此生恐都再难打通七经八脉了!”正哭的悲哀,突然一声惨叫,箭也似地倒射而出,重重地摔在了室壁之上。

    程咬金本就心中有愧,被剑侠客这么一哭,心烦的厉害,终于忍耐不住,蓦地一脚踢了出去,话道:“休要恼人,运运法力!”

    剑侠客不明程咬金之意,但师父难为,只得边哭诉着:“师父好狠!师父好狠!”边催法提魔,运时片刻,心神突然一凛,哭声戛然而止,神情复杂满脸,片刻惊疑数声,蓦然跪倒在地,边边磕头边话道:“多谢师父!多谢师父!多谢师父未废徒儿经脉!”

    程咬金脸色依然难看得厉害,话道:“此乃天意,为师将要废汝经脉之刻,寄身汝意念空间中的高人突然附身汝体阻止为师,并传一法决,言说汝依法学来,便可自行开关经脉。”说着,将手中竹笺一松,便流光一线飞落剑侠客手中。

    剑侠客展开书来,不过略看一遍,竟话出一句惊天稚语:“这个简单!”话落一声沉喝,第二系第一层脉穴处亮点一明而逝。

    程咬金闻言正要训一声狂徒,嘴尚未张,忽又听剑侠客大叫道:“师父,看剑来!”声落处,剑侠客已化出龙泉剑来,剑锋一闪,剑光一道,霹雳砍来。程咬金扬手来格,这一回果不见有剑气乱纷,只一道纯正剑气随剑侠客剑势纵横。

    十余招过罢,剑侠客猛然向后一退,只双目一开一合,第二系第一层脉穴处亮点一明而逝;剑侠客再度纵剑而出,猛砍程咬金,这一回剑刃前方三丈除有一道主剑气之外,又有数道纷乱剑气纵横。

    又一连十余招过后,剑侠客猛然向后一退,双目又是一开一合,第二系第一层脉穴处再度亮点一闪而逝;剑侠客便又要向程咬金砍去。

    “住手!”程咬金突然扬手一止,话道:“为师确信了,汝已掌握自行开关经脉之法!”

    “那师父是不是还要废掉徒儿经脉?”剑侠客满脸堆笑。

    程咬金一时不知该哭该笑,只悲喜交加地无奈道:“剑侠客啊剑侠客!为师的玩笑都敢开了!”说着猛然抓住剑侠客耳朵,使劲揪扯。

    直痛得剑侠客连连求饶道:“不敢了师父!徒儿再也不敢了!求师父开恩!”

    程咬金突然松开了手,一声感叹欣慰道:“汝福缘深厚,此法恐是非汝不能?”

    剑侠客一脸好奇道:“师父此言何意?”

    程咬金道:“为师观此法决,乃需极强法力,纵使勇武修士也不能成,便是神威修士也不过可以勉强一试。然汝身上有两大万千修士梦寐不得之物,一者先天资质卓越,万中难求其一;二者世外高人之魂入寄体内,危机迫临,便是冒着鱼死网破之危也会助汝一臂之力。此回这位世外高人附汝之体,阻为师之行,险些就因法力过强,汝肉身无法承受,被赫赫法威灵压而死!足可见,汝体内宿住世外高人之魂,虽有助与汝,然多数情况下生死参半,未必都是好事。倒是这回,汝可如此轻松开关经脉之穴,必是得了体内世外高人天大帮助。汝若有幸,再得见其面,需当好好言谢才是!”

    剑侠客忙道:“徒儿必不敢忘恩负义!”

    程咬金点了点头道:“为师并不担心这点,只是汝当下已不适合在外修行,自此便留在为师坐下,与为师静修吧!”

    “啊!”剑侠客吃了一惊,急声话道:“徒儿却觉得当下最合适在外修行,一者英雄大会将至,徒儿需加快修为提升;二者为备战英雄大会,徒儿也需大量战斗经验,方有可能在面对实力相当的对手时多出一分胜算;三者徒儿唯有在外修行,也才能多长一些知识,才有可能知道其他门派将会有何高手出战,也好收集一些资料。”

    程咬金一脸吃惊地看着剑侠客话道:“想不到徒儿这次修行归来,不仅修为有了长进,头脑亦长进不少!”

    剑侠客不好意思地摸着脑蛋,心中却在庆幸:“还好有仇千,不然真得留下来了。”

    程咬金一脸欣慰道:“汝如此长进,倒也可外出修行,但需答应为师一事!”